首页 > 娱乐 >

荷兰男子15年来疯狂捐精,如今全世界有上千个孩子?!被曝光后坚称:我这是在做好事!

收藏

荷兰男子15年来疯狂捐精,如今全世界有上千个孩子?!被曝光后坚称:我这是在做好事!

留学生大叔 留学生大叔 8天前 07:06

最近,Netflix上映了一部纪录片《千娃之父(The Man with 1000 Kids )》。



一千个孩子,同一个老爸?!听名字就知道这部纪录片很疯狂,实际上,纪录片一点都没夸大。这世界上,真的有人热爱繁殖,甚至不惜全世界广撒网,来回捐精多达上千次…


这个“千娃之父”,就是如今正处于舆论漩涡中的荷兰人,Jonathan Jacob Meijer,Meijer今年42岁,职业是一名音乐家和油管博主。



从照片看来,很难想象Meijer是多达一千个娃的亲生父亲。实际上,这些孩子出生成长在世界各地,从Meijer的祖国荷兰,到欧洲其他国家,再到南美洲、澳洲,Meijer的基因足迹遍布全球…



但如今,曾开心接受了他的精子的大量同性夫妇或者单亲妈妈,还有正常家庭,都对Meijer无比愤怒…



所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呢?


Meijer第一次捐精是在2007年,他27岁的时候。当时的捐精者和精子库的概念在欧洲来说都还比较新,而当Meijer听说很多渴望孩子的家庭急需一颗生命力旺盛的精子时,他觉得他能够帮上忙。


初期Meijer会去精子库捐赠精子,结果还捐上瘾了。


他觉得这实在是个好主意,既能帮助渴望生育的家庭,又能免费生下自己的很多孩子,何乐而不为呢?



后来,他发现在网上社区也能找到渴望精子的单身女性和同性夫妇,他就绕过了精子诊所和精子银行等第三方机构,直接约她们线下见面。


在这种完全脱离机构的捐赠过程中,Meijer会直接提议“自然捐赠”,也就是发生关系,把新鲜的精液直接留存在需要受孕的女性体内。


通过正规和非正规途径,Meijer在短短10年间,居然捐赠次数多达上百次!


2017年,Meijer在荷兰面临民事诉讼,法庭文件指出他在荷兰繁殖了超过100名孩子…


在荷兰,法律规定捐精者一生最多只能捐赠25次精子。很明显,Meijer的捐赠次数已经完全超标了。那之后,荷兰官方强行要求他不准再捐精造娃。


但你以为Meijer就这样停止造娃的步伐了吗?并不,荷兰本国捐不了了,那就去外国捐,茫茫人海总有需求…



接下来,Meijer就真的就跑到邻国和世界各地去捐精了,在接下来至少2年的时间里,他造了不少混血娃。


2019年,他终于停住了捐精的步伐,但仅限停止给“生人”捐赠,如果是受捐者的家庭成员有需求,他也会慷慨提供自己的精子。


2023年,他的全球捐精行动终于宣告结束。然而在得知了Meijer的无数次捐精史后,有外国的受捐者怒而起诉了Meijer欺骗和妨碍这些捐精孩子未来正常的恋爱生活。


最终,Meijer完全败诉,荷兰法院下令Meijer必须即刻停止所有捐精行为,否则每次违规都会被罚款10万欧元。



在这场审判中,Meijer最终承认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他的确已经造出了500个左右的孩子。


然而法庭给出了比这还夸张的数字:他们搜集证据后,认为Meijer极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繁育了超过千个孩子…


于是,如今Netflix推出了关于Meijer的纪录片,直击这场疯狂的捐精造娃骗局…


Meijer通过监管的漏洞,各个商业精子库之间的信息不互通,成功地多次撒谎骗过机构工作人员和求娃心切的女性们。


无数得知真相的女性们崩溃不已——在捐精前,她们大多数只听说Meijer有过几次或者几十次捐精行为,从未预计Meijer的真实捐精次数多达上千次…



有单身女性反映,当Meijer提出要和她“自然捐赠”时,她很明显被Meijer当场诱骗了,屈于压力完成了自然受精过程,却给自己留下了很深的心理创伤。


尤其是,当时Meijer还信誓旦旦说“放心吧我对此事绝对保密”,结果如今真相大白:他似乎打着捐精的幌子到处揩油…



除了受捐的个人和家庭被Meijer的谎言打击到,真实的危害也存在着——Meijer在全世界各地生下的孩子们,极有可能在成年后爱上彼此,然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组建家庭,生育子女,然而事实上,他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姐妹…


考虑到如今环球旅行的便利程度,这样离谱的情节,并非低可能性世界。


还有专家指出,像这种从小没有任何联系,成年后才开始相处的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由于缺乏童年的联系,在成年后的首次相遇中更容易产生一些类似爱情的情愫,殊不知,这都是他们体内的一半同样的DNA在作祟。他们会误以为对方很“熟悉”,像一位家人,很像自己,从而错误地坠入爱河。



而一旦这种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在一起生育了下一代,下一代的基因缺陷可能性就会成倍增长。


要是等到那个时候大家才回过神来去做DNA测试,不仅对孩子的病情于事无补,夫妻俩的感情也可能受到重创…



面对这么严重的乱伦后果,如今,Meijer却完全不承认自己有任何过错,甚至,他还在自己的油管频道上推出了一个视频,解释自己为什么是个好的捐精者。


“我提供的东西比精子库更好。我直接提供新鲜精子,这比冷冻精子更好。


我免费提供,他们不必付钱给我。对比通过第三方,他们可以联系我。他们可以问我任何他们想问的问题。


这怎么会误导人?这怎么会是假的?



他补充说:“当我开始做私人捐精者时,我对我帮助过的人数持开放态度。


如果我说‘哦,我帮了50次’,至少我给出的是一个大概的数字。这样他们就能看出他是一个大规模捐精者。


我给他们的比诊所提供的还多。


所有这些过时的观点,如‘近亲繁殖的恐惧’、‘身份危机’。我们现在已经到了 2024 年!


我们到处都能看到女同性恋夫妇。我们到处都能看到单身妈妈。


我们知道捐献者正在帮助家庭。这些过时的观点,我们应该停止把它们投射到这些孩子身上。


“如果你想要独享一位捐精者,你就该诊所,支付1万欧元,然后你的捐献者就是独享的。如果你不想和别人有一样的捐精者,你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条路?


这部纪录片中的这些妈妈,她们装模作样,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她们受伤了,就把这个强加给我。”



Meijer还表示,自己作为“私人捐精者”,其实难处非常多:


“我很坦诚,我给出了我的地址,但当我决定不帮助某人时,他们就站在我家门口。


谁来保护我?我在银行没有钱,也没有律师。


我非常脆弱,私人捐献者没有保护。”


除此之外,Meijer还声明自己是个很传统的人,渴望一位传统的妻子,和他一起组建多子女的大家庭:


“我想有一个大家庭。但现代社会很难找到一个也想拥有一个具有传统价值观的传统家庭的女性。



我总是谈论自然部落,我很想那样生活。但大多数女性对此不感兴趣。她们想有一份事业或专注于物质主义。


我想在一个小农场里过着非常简单的生活,自给自足。”


最后,Meijer还强调生育这么多孩子“绝对没有错”…


听完Meijer的辩解,网友们倒是有的表示理解,有的依然愤怒:


“他们不应该责怪精子库吗?精子库不是受到监管的吗?他们应该是阻止捐献者的人。”



“我认为他没有做错什么。女人想要精子。他给了。得到她们想要的东西的人不应该抱怨。所有使用捐献精子的母亲都应该告诉他们的孩子:在生孩子之前,接受DNA测试。”



“他肯定是个自恋者,说自己没做错什么。也是一个头脑简单的投机者。


最终,托他的福,一些人可能会被建议在结婚或生育之前接受基因检测。”




“我的同父异母兄弟就是 1000 个孩子中的一个。他当时告诉我们,他只有4个其他捐献的孩子,仅此而已。他对一切都撒了谎……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要保护他……是的,妈妈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孩子,但我的兄弟有可能和他的同父异母亲妹妹生孩子……”



“你知道,这种情况曾经是一场喜剧。确实如此。但现在,这显然是一种卑鄙的行为。”



不管如何,希望那1000多个孩子的生活,不会被这位“父亲”的行为影响到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