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诺贝尔奖作家女儿惊爆家族丑闻:我遭继父性侵,妈妈却置若罔闻!

收藏

诺贝尔奖作家女儿惊爆家族丑闻:我遭继父性侵,妈妈却置若罔闻!

北美省钱快报 北美省钱快报 前天 07:08

1992 年,安德里亚·罗宾·斯金纳 (Andrea Robin Skinner) 给她的母亲爱丽丝·门罗 (Alice Munro) 写了一封信,信的开头是一句警告。


“亲爱的妈妈,”信的开头写道。“请在阅读这封信之前找个地方独处……我保守了一个可怕的秘密 16 年了,格里在我 9 岁时对我进行了性虐待。我一生都害怕你会为所发生的事情责怪我。”


安德里亚是门罗最小的女儿,当时 25 岁,她知道她的话会让她的母亲伤心欲绝,而她的母亲爱丽丝·门罗(Alice Munro)已经凭借屡获殊荣的短篇小说成为加拿大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格里就是杰拉尔德·弗雷姆林 (Gerald Fremlin),爱丽丝·门罗一生的挚爱,她的第二任丈夫和安德里亚的继父。安德里亚想象着这封信会改变一切。


以下是安德里亚·罗宾·斯金纳 (Andrea Robin Skinner)的自述:


“1976 年,我去安大略省克林顿市的妈妈家过暑假。一天晚上,当她不在家时,她的丈夫,也就是我的继父杰拉尔德·弗雷姆林爬上我睡觉的床,对我进行了性侵犯。当时我九岁。


第二天早上,我起不了床。我醒来时第一次出现了偏头痛,这种症状多年来发展成了一种慢性、使人衰弱的疾病,一直持续到今天。我渴望回家,回到维多利亚,和我的父亲吉姆·蒙罗、我的继母卡罗尔和我的继兄安德鲁在一起。


在我终于飞回家的那天,弗雷姆林独自送我去了机场。我妈妈很忙。在车上,他让我玩一个叫“给我看看”的游戏。当我拒绝时,他让我告诉他我的“性生活”,向我打探我和其他孩子玩的游戏的细节。然后他告诉我他的性生活。


回到维多利亚后,我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安德鲁,想开个玩笑。他没有笑。他说我应该马上告诉我的继母。我照做了,她告诉了我父亲,我父亲决定什么也不告诉我妈妈。


起初,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父亲没有告诉她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但后来我逐渐意识到,父亲无法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保护我,这也让我感到我不再真正属于这两个家。我孤身一人。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每年夏天都会回到克林顿的家。继父的情绪波动主导了我们的生活,我花了很多天在路边的拍卖场里,和等待被提货的动物们在一起。当我和弗雷姆林单独在一起时,他会讲一些下流的笑话,在乘车时裸露自己,告诉我他喜欢的邻居的小女孩,并描述我母亲的性需求。当时,我不知道这是性虐待。我以为我通过避开视线和忽略他的故事来防止性虐待。


当我 11 岁时,弗雷姆林之前已经断交的朋友曾告诉我母亲,他曾向他们 14 岁的女儿暴露自己。他否认了这一点,当我母亲问起我时,他“安慰”她说我不是他的类型。


当着我母亲的面,他告诉我,过去的许多文化并不像我们这样“拘谨”,孩子们通过与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来了解性被认为是正常的。我母亲什么也没说。我看着地板,生怕她看到我脸红了。


十几岁的时候,我与自己作斗争,患有暴食症、失眠症和偏头痛。我是一个成绩优异的高中生,非常希望帮助别人。但我内心的痛苦却让我付出了代价。在大学里,由于暴食症占据了我的生活,我的成绩一落千丈。我退出了多伦多大学的国际发展项目,放弃了出国工作的梦想。到 25 岁时,我已经无法想象自己的未来了。


一天,当我去看望母亲时,她告诉我她刚读到的一篇短篇小说。在这篇文章中,一个女孩在继父性虐待她后自杀身亡。“她为什么不告诉她妈妈?”她问我。一个月后,在她对这个故事的反应的启发下,我给她写了一封信,终于告诉了她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事实证明,尽管我母亲同情虚构的人物,但她对我却没有同样的感觉。她的反应和我担心的完全一样,好像她知道了不忠。


她打电话给我的妹妹希拉,告诉她她要离开弗雷姆林,然后飞到她在卑诗省科莫克斯的公寓。我去那里看望了她,她对自己的伤害感让我不知所措。她认为我父亲让我们保守这个秘密是为了羞辱她。然后她告诉我弗雷姆林与其他孩子有“友谊”,强调她自己觉得她个人被背叛了。


当我试图告诉她她丈夫的虐待如何伤害了我时,她难以置信。“但你是个如此快乐的孩子,”她说。


与此同时,弗雷姆林迅速采取了行动。他告诉我妈妈,如果我报警,他会杀了我,并给我的家人写信,指责我虐待了她。他把九岁的我描述成一个“破坏家庭的人”,并说我的家人没有干预,这表明他们是他的帮凶。


他还威胁要报复:“安德里亚闯入我的卧室进行性冒险……安德里亚毁了两个相爱的人……我将公开一些照片,尤其是一些在我渥太华附近的小屋拍摄的照片,这些照片非常有感染力……其中一张是安德里亚穿着我的内裤……”


(直到我读到这封信,我才想起这些照片。大多数照片都是在我 11 岁时拍摄的。)

尽管收到了这些信件和威胁,我的母亲还是回到了弗雷姆林,一直和他在一起,直到他于 2013 年去世。她说她“被告知得太晚了”,她太爱他了,她坚持认为,无论发生什么,都是我和继父之间的事。与她无关。


很多年过去了。我的生父不定期会与我妈妈共进午餐,但从不提及我。


我试图原谅我的母亲和弗雷姆林,继续去看望他们和我的家人。我们都恢复了原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这种否认持续了整整10 年。


内心深处,我仍然在与这个丑陋的东西作斗争。但逐渐地,通过治疗,我了解到这不是我的错。我爱上了一个好男人,结婚了,有了孩子。


我白天追着我的双胞胎跑,晚上精疲力竭地躺在房子的某个地方。今天,保护弱势群体仍然是我生活的驱动力。

我的双胞胎出生后,我断绝了与母亲的联系。

两年后,38岁的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了我母亲的一次采访,在采访中,她非常充满爱意地描述了弗雷姆林。她说她很幸运能有他陪伴在她的生活中,并宣称她和包括我在内的三个女儿都有“亲密的关系”。三个星期以来,我病得无法动弹,几乎没下过床。长期以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在母亲眼中微不足道,但现在她却在抹杀我。

我想说出来。我想说实话。就在那时,我去警察局举报了弗雷姆林对我的虐待行为。

2005 年 2 月 25 日,采访发表四个月后,弗雷姆林被指控在 1976 年 7 月 1 日至 8 月 31 日期间对我进行“猥亵”。(如果没有弗雷姆林的信件,这个案子会弱得多。我曾试图销毁它们,因为羞愧,但幸运的是,我的姐姐珍妮阻止了我。)

2005 年 3 月 11 日,他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在提审中认罪,并被判处两年缓刑。法院还命令他在两年内避免与 14 岁以下儿童接触的任何活动。

我很满意。我不想惩罚他。但我想要的是一些事实记录,一些公开证据,证明我的遭遇。


我也希望这个故事,我的故事,成为人们讲述我母亲的故事的一部分。但很遗憾,我母亲的名气意味着沉默仍在继续。


在弗雷姆林被定罪后的几年里,我与原生家庭疏远了。他们似乎不理解我仍然承受着被抛弃的痛苦,当我和他们在一起时,我觉得自己总是被批判着。


2014 年,我的姐姐珍妮联系了我。她告诉我,她和我的其他兄弟姐妹去了多伦多的 Gatehouse,这是一个帮助儿童性虐待幸存者的组织。他们去那里是为了更多地了解我与他们分离的情况。他们希望更好地了解自己和彼此,并处理他们对弗雷姆林虐待我的沉默所扮演的角色。

在珍妮写信之前,我一直以为我的消失对我的兄弟姐妹来说是一种解脱。我错了。他们也很痛苦。


现在,他们又回到了我的生活中,治愈仍在继续。我属于他们,对他们来说,说实话是消除羞耻的良药。


至于我和母亲的关系,我从未与她和解。我没有要求自己去弥补关系,或者原谅她。我为失去她而悲伤,这是我治愈的一个重要部分。

对我来说,我母亲的名气意味着秘密远远超出了家庭。许多有影响力的人知道了我的一些故事,但他们仍然继续支持并助长他们知道是虚假的叙述。


似乎没有人相信真相应该被说出,真相永远不会被说出,当然不会以与谎言相媲美的规模被说出。


直到现在。”


爱丽丝·门罗于今年 5 月去世。当全世界为失去一位文学偶像而悲痛时,她的孩子们对母亲的感情却更加复杂。


“她热情、可爱,性格可爱,”她的女儿珍妮说。“我对她忠心耿耿。这非常复杂。”


家人明白,说出来会有代价。他们预计会有各种各样的反应,但并不是所有的反应都是正面的。他们担心这会对门罗的声誉造成什么影响,希望这些故事能为自己立足,并让人们更深入地了解她作为一名作家的形象。


“我仍然觉得她是一位伟大的作家——她应该获得诺贝尔奖,”她的女儿希拉说。“她将一生献给了这个事业,她展现了惊人的天赋和想象力。而这其实就是她一生中唯一想做的事情。把这些故事写下来,让它们广为流传。”


但他们都同意,这个故事也必须广为流传。


“我非常希望我的个人故事能够聚焦于沉默的模式,以及家庭和社会中这种倾向,”安德里亚说。


“我只是真的希望这个故事不是关于名人行为不当……我希望……即使有人是为了娱乐而去看这个故事,他们也能从中得到一些适用于自己家庭的东西。”


如果它能引导我们作为一个社会接受“将性暴力视为针对女性的流行病的想法,那么我们将走向一个时代,我们将开始说出真相,它再也无法隐藏。


“这就是我所希望的。”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