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华人房东偷拍中国留学生洗澡!多次骚扰却不用坐牢,还重操旧业开起了出租车……

收藏

华人房东偷拍中国留学生洗澡!多次骚扰却不用坐牢,还重操旧业开起了出租车……

加拿大家园 加拿大家园 11天前 06:22

关于女性被偷拍的事件,在近些年国内的新闻报道中多次出现。在移动设备高度发达的今天,偷拍并非难事。只用动一动手指头,一段未经许可的影像便生成了。而由于作案成本很低,偷拍这种行为在全世界各地泛滥。


我们之前报道过的韩国李胜利Burning Sun事件,也是偷拍引起的。但并不是每一个偷拍的人,都像李胜利一样被法律制裁。


最近,一位在爱尔兰生活的华人房东,因为多次偷拍女房客洗澡并对其进行了长达数月的骚扰而被告上了法庭,证据确凿无可抵赖,本以为这会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没想到法官最后的判决却让人大跌眼镜。


变态房东偷拍洗澡 


现年42岁的Le Wang和妻子住在都柏林的16区,大约在20年前,他从中国来到爱尔兰,之后就定居在这儿。



由于家里有空闲的房间,于是Le Wang就将其出租了出去。


2022年12月,一位从中国来到爱尔兰留学的女学生租下了Le Wang 家的一间房,并支付了950欧元的首月房租。


2022年的12月20日,这名女学生正在浴室准备洗澡,这时她注意到 Le Wang 的手机放在了洗衣篮里的衣服上。



她立即就把这件事告诉了Le Wang的妻子,他的妻子表示,一定是自己的丈夫不小心把手机放在那里的,随即便将手机还给了Le Wang 。


Le Wang偷听到了妻子和女学生的谈话,还听到了女学生的哭声。


当天晚上,他就给女学生发了很多条短信,告诉她第二天必须搬出去。


他在短信中威胁女学生,表示如果她把今晚发生的事闹大并毁了他的家庭的话,他就有办法毁掉女学生的名声。所以她最好乖乖听话,假装今晚什么都没发生。



当晚女学生就搬走了。Le Wang的妻子后来也打电话给受害人,告诉她自己翻看了丈夫的手机,发现里面有很多偷拍她的视频。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Le Wang一直试图用WhatsApp和微信骚扰受害人,但女学生一直屏蔽他的联系方式。Le Wang表示希望女学生可以回家,并不断询问她在哪里,说自己想向她道歉。


Le Wang一直对受害人进行骚扰,受害人不堪其扰,果断报了警。而骚扰此时已经长达3个月。


爱尔兰警察没收了Le Wang的手机,并发现了两段女学生在淋浴时赤身裸体的视频,拍摄时间分别为2022年的12月5日和10日。这也就是说,在这名女学生刚刚搬进新家,还没住几天的情况下,Le Wang就实施了第一次的偷拍行为,然后5天之后,又再次进行偷拍。第三次偷拍未遂被发现,那是第二次偷拍的10天以后。



那么,Le Wang是如何实施自己的变态行为的呢?原来他将手机悄悄藏在了浴缸旁边的洗衣篮里,然后用一些衣服将手机盖住,只让手机的摄像头露出来。



一个月之内就连续三次对女房客下手,好在女学生发现了他的这种变态行为,不然Le Wang肯定还会继续他的这种恶行。


警官保罗·凯恩表示, Le Wang将这些视频进行了删除,然后又将其恢复并截图,之后将这些截屏的图片发到了他自己的微信上。不过,据警方调查显示,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图和视频已被分享给其他人。

Le Wang的这种龌龊行为是不是不止发生过一次?他之前有没有对其他房客做出过变态举动?据警方回应,Le Wang没有前科。


在警察的问询中,受害人表示,当她搬进来时, Le Wang每天都给她发短信,问她在做什么,有时还会问她是否想去酒吧等。他甚至还要求女房客将自己什么时候要洗澡这样的私密信息都告诉他。

2024年5月2日,都柏林巡回刑事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



据悉,Le Wang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每周工作时间长达50个小时。辩护方想要利用其工作压力大为理由为他求情,此外他们还附上了一份心理报告,称其性格极度内向,童年“缺乏情感表达”,而且该心理报告还显示他再次犯罪的风险较低。


诺兰法官指出,世界上有很多内向的人,这既不是减轻罪责的因素,也不是加重罪责的因素。


律师还表示, Le Wang这种完全出丑的行为将自己的婚姻和工作置于危险之中,但他已经吸取了教训,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他和妻子的悔过信。


最终,法官判处Le Wang拘留两周,等待5月16日的进一步宣判。他希望Le Wang可以在拘留期间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事情出现反转    

   

5月16日, Le Wang回到了法庭,诺兰法官将他的行为描述为“可耻的”,但表示他不应该再继续坐牢。


Le Wang最终因骚扰罪被判处16个月的缓刑,法官还命令他在未来十年内不得以任何方式与受害人联系或谈论受害人。


然而,在裁决宣判不久之后的5月21日,当地媒体拍摄到了Le Wang还在继续驾驶着一辆有营业执照的出租车。



这样的消息的确令人震惊,在5月16日的最后宣判之后,Le Wang的生活好像并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


那些毫无戒心的女性乘客在驾驶员检查应用程序上查看了Le Wang的证件后,没有理由不上他的车——因为他的车牌号和注册信息显示他的小型公共服务车辆执照仍然有效。


事实上,警察作为发证机构有权“在任何时候吊销执照,如果他们确信执照持有人不再适合持有执照”。而根据2013年出台的《出租车管理法》,许可机构有义务考虑确保乘客和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和福利,并考虑持照人的任何“令人怀疑其是否适合持有该执照的行为”。



5月24日,当被问及他继续驾驶出租车一事时,Le Wang向当地媒体承认,他收到了警察的通知,告知他的驾照状态目前“正在考虑中”。


他告诉记者,他在受访过后就会去警察局处理营业执照一事。



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鉴于他的定罪,他不应该继续开出租车时, Le Wang回答道,能不能继续开出租车不是他的决定,而应由警察局决定。


当被问及他是否承认他自定罪以来一直在开出租车时,Le Wang声称他必须去接妻子和孩子,他需要一辆车。



并且他还表示,他将继续驾驶出租车直到警察告知他不可以的时候。


全国私人出租车和出租车协会的一位发言人告诉当地媒体,在得知Le Wang仍然在继续使用出租车后,该协会“认为他继续持有营业执照是不合适的”。


偷拍绝不是小事   

   

法官对Le Wang的判决是不是过于轻了?说到底,他总共只在监狱里待了两个星期而已,而且对受害者没有任何经济上的补偿。出狱以后,他也仍然在驾驶着出租车接客,似乎他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切照旧。


这样的判决是不是对公共安全来说也存在隐患?而且受害者被偷拍被骚扰,对她的补偿为零,这真的让人难以想象。


只要是未经对方同意拍摄或录影对方私密部分的行为都属于偷拍。而偷拍绝不是小事,而是违背对方意愿的性暴力行为。



大多数被偷拍者对自己的受害经历都会感到不知所措,被偷拍之后常常会情绪不稳定、自责、不愿外出,严重的甚至会产生轻生的念头。


而任何人都可能被偷拍,这一切与受害人的衣着、样貌没有太大的关系。虽然偷拍者男女皆有,但根据国内外目前的统计数据来看,被害人往往以女性占绝大多数。


由于取证与定罪困难、社会观念重视不够,大部分受害者都选择了隐忍。即便真的进行了报警处理,最后像Le Wang一样被轻判的人绝不是少数。


2018年,受害者向韩国警方报案的偷拍案件大约有6800起,但其中只有三分之一被移交审判,不到十分之一的案件被判入狱。


写在最后


自己的恶行暴露时,Le Wang不仅没有对该女生道歉,反而还威胁她要公开视频,并连续骚扰了这名年轻女孩三个月之久。本来洗澡被偷拍就已经是非常令人恶心的一件事了,还要被变态佬持续骚扰那么久,这对受害者来说是非常痛苦的。


最终法律似乎也并没有偏向受害人一边,谁能想象这名女学生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挣扎?


希望每一位女生都保护好自己,如果遇到了偷拍,一定要保存好相关证据,因为偷拍绝不是小事一件,是实实在在的性暴力。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