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太惨了!龙卷风过后,西澳灾区现石棉暴露危机!上百民居受损!现场一片狼藉!

收藏

太惨了!龙卷风过后,西澳灾区现石棉暴露危机!上百民居受损!现场一片狼藉!

最西澳 最西澳 11天前 17:12


此前曾为大家报道过:5月10日上周五下午四点左右,西澳西南部的Bunbury遭到了威力巨大的龙卷风的袭击:众多房屋分崩离析,屋顶、墙壁倒塌,碎片到处都是。


据目前的统计数据,此次龙卷风造成100多所房屋受损,7所房屋完全无法居住,另有7所房屋受损严重。随着评估工作推进,预计这一数字还会上升。


当地的监狱、体育中心、其他社区公共建筑和基础设施也遭到严重破坏,所幸无人受重伤。


龙卷风还破坏了社区电网,导致大规模停电。South Bunbury、Withers、Carey Park 1600余户家庭在风灾近一天后仍未恢复供电。



今天,该镇的学校经评估确认安全,正常开放。


现在,安置、清理和补偿工作正在有序进行。回忆起那天下午的景况,Bunbury的居民仍心有余悸……



受灾情况盘点

Hay Park运动综合中心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那里有公民青年中心(PCYC)和当地的曲棍球场。



风灾第二天,由于龙卷风的破坏和石棉的危害,South West体育中心所有比赛取消,Bunbury曲棍球馆繁忙的赛程也取消了。


公民青年中心也被破坏了。当时,中心内的儿童竟有序地靠在室内一侧,避开了遭受破坏的主要地方。其中15名儿童患有不同程度的神经疾病。


中心的墙壁塌了,四处都是碎片。一名30多岁的女性瘀伤严重,没有儿童受伤。


自周五下午4点以来,至少120个求助电话向应急服务部门打来。但由于处理能力有限,到周六中午为止,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只接听了其中的40个。



Bunbury地区监狱两栋建筑的屋顶也在风灾中倒塌。两名囚犯受伤,一名手腕骨折,另一名擦伤。其中一名50多岁的囚犯受伤后被送往医院,目前情况稳定。


惩戒服务部长Paul Papalia确认了监狱建筑遭风灾破坏的情况。目前有17名低风险囚犯需要转移。


昨天下午,Bunbury召开社区会议,讨论应急服务提供和灾后赔偿事宜。


目前,9人被安排在紧急住宿区。


14栋严重损坏的民居的主人可以获得4000澳元紧急赔偿,其他房屋受损的居民可以获得价值2000澳元的日用品补贴和住宿补贴。



Bunbury行政官员Don Punch表示,社区团结体现了Bunbury的精神。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非常同情那些直接受到这一创伤事件影响的人。”


“风灾给人们带来很多焦虑和痛苦,但社区居民积极通过社交媒体和直接接触互帮互助,这是Bunbury做得最好的事。我为此感到欣慰和鼓舞。”



目前,500多个Western Power的客户仍然断电。任何受停电影响超过12小时的人都可以申请120澳元的赔偿。


应急服务部长Stephen Dawson预计赔偿金将达数百万澳元。此外,他还证实临时住宿区的治安是安全的,因为里面有许多工作人员。


石棉的威胁


现在,灾后清理工作正在有序开展。龙卷风破坏房屋后露出的一种有害物质现在成了威胁居民健康的主要物质:石棉!


周六下午12点30分,消防和应急服务部发出石棉危险品警告。



石棉主要散布在Hay Park Sports Complex附近。附近三个街区的居民被告知暂时远离住所,待清理干净后才可返回。


稍远一些地区的居民则被告知清理现场时要谨慎行动,不要使用吸尘器、扫帚等,以防促进石棉扩散。


昨天,西澳州长Roger Cook证实,街道上散落大量石棉。


“为确保公众安全,我们已经划出了石棉污染隔离区,派出专业团队清理石棉,以逐渐缩小隔离区。”



消防和应急服务部代理专员Melissa Pexton表示,当局已将工作重点放在遏制“危险品暴露带来的紧急情况”上。



“预计两到三天就可完成清理工作,目前进展顺利。”


失去家园的人们


Elaine Bartels已经在College Grove的家住了17年了。当天下午,她洗了个痛快澡,本打算度过个放松的夜晚,没想到洗完澡换好睡衣后情况骤变。



“我穿好睡衣坐在床沿给朋友发信息,抬头往外一看发现对面的屋顶都要被吹飞了。”


“我还没来得及站直身,一根巨大的梁就掉到我房子前面了。”


Bartels马上起身去往地下室。就在她动身的短短几分钟内,房屋被吹得散架。“它就像一枚大炸弹,真可怕。”



Bartels一度担心自己小命不保。走出地下室后,她看到家里所有天花板都塌了下来,里面的隔热材料重见天日,碎玻璃到处都是。


龙卷风的威力如此之大,Bartels家的太阳能电池板和一个三米长的钢支撑结构飞出20多米远,掉在一个灌木丛中。


乐观的Bartels夫妇好奇而惊恐地打量着灾后的一切。一位评估师告诉他们,由于他们的房产受损严重,将被注销。



Bartels还表示,龙卷风其实把社区里的温暖引了出来。


“风灾后很快就有人来了,有位女士看到我们的情况马上打紧急电话。第二天就有人来了,确认我们没事,还问我们有没有地方睡,他们真是太棒了。”


Withers居民Quinn Armstrong的家没有被龙卷风破坏,但由于住所处在石棉危险区,周六以来她一直被禁止返回自己的住所。




风灾停息后,她马上去商店买了一些必需品,但被告知暂时不能回去。于是Armstrong只好把一些零碎的家什背着。


“这几天我一直在朋友和亲戚家借宿,都没睡个安稳觉。”


Armstrong的许多朋友情况类似。也处于同样的情况下,其中一些是弱势亲属的唯一看护人,另一个需要前往珀斯,疏散中心关闭,该地区没有家人。


Kyle Moore和Breanna Johnso的家也遭受了破坏。当时,这对夫妇在家里,突然客厅屋顶塌陷了,让他们害怕不已。




“我们不知道屋顶的其他部分是否会陆续坍塌。”Moore回忆道,“我顾不上想那么多了,想起我们的猫被压在了塌下的天花板下,我马上也钻了进去。”


幸运的是,猫只是受了些惊吓,两人也没有受伤。



风灾已过,万事待发。愿Bunbury的居民在平安度过风灾后仍能乐观参与灾后重建工作,逐渐进入新的生活……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