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大批中国家长赴澳陪读!有人甚至放弃国内高薪工作...

收藏

大批中国家长赴澳陪读!有人甚至放弃国内高薪工作...

UNILINK官微 UNILINK官微 3天前 16:49

大批中国父母在澳洲陪读

有人不得不放弃高薪工作...


来澳后,她们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呢?


在澳洲华人社区,有一个被称为“陪读妈妈”的群体,她们不远万里来到澳洲,陪伴年幼的孩子在接受教育。


据SBS报道称,澳洲内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24年6月,有近3000名中国母亲在澳洲陪读。


但在陪读过程中,她们还要面临着经济上的压力、语言障碍、人际关系以及孤独...



两位妈妈Michelle Chen和Angel Dong表示,因为中国优质的教育资源非常稀缺,而且孩子在澳学习有望获得永久居留权,所以来澳陪读还是“值得的”。


2024年初来澳的Angel Dong说:“澳洲气候温和,华人众多,对我们许多人来说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


澳洲规定,未满18岁的国际学生在澳洲学习,必须有寄宿安排或由监护人陪同。



通常,这些监护人持有590类监护人陪读签证(590 Student Guardian visa),该签证禁止他们工作和长期学习,并要求他们除了特殊情况外不能离开孩子。


据内政部统计,截至2024年6月,澳洲共有6084名学生监护人签证持有者,其中一半以上(3419 人)是中国公民。



Michelle Chen和儿子Ethan Peng于2017年来到悉尼,这对母子已经在澳生活了近7年。


Michelle认为,陪读不仅能保证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也为母亲们提供了一个开辟人生新道路的机会。


Michelle Chen依靠在中国的房产获得租金收入,她说,来澳洲是她重新开始的方式。



Michelle Chen表示,现在儿子已是青少年,母子关系偶尔会“紧张”,她说:“有时我忍不住会想,如果有父亲在身边,沟通可能会更容易。”


为了改善他们之间的关系,她透露自己每年都计划去澳洲不同的地方,包括墨尔本、黄金海岸和塔州进行亲子旅行。



今年早些时候,47岁的陪读妈妈Angel Dong辞去了上海一家外企的高薪工作,决定带着女儿前往澳洲寻求更好的教育机会。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很容易就会职业倦怠,而我在公司已经工作了超过20年。我只是想尝试一下不同的生活。”


她说,她和女儿在澳洲的生活费由留在中国的丈夫提供。


与此同时,语言障碍是Angel Dong每天面临的挑战。她说自己花了一些时间才学会基本的英语,比如点咖啡或询问正确的牛肉部位。



为了克服这一点,她开始背单词积累日常词汇,并在志愿者工作中加以运用。


她加入了非政府组织Community Action for Better Living(CABL),为妇女提供家庭支持,还加入了澳洲养老院基金会,为老人提供帮助。


“在我所在的CABL部门,我是唯一一个有中国血统的人。”


“有这样一群人,她们背井离乡,远离家人,为了孩子的梦想勇敢地开创新生活,她们就是母亲。不过,我们也可以为了自己做这些事情,更好地享受生活。“



随着孩子们年满18岁,Michelle Chen和Angel Dong所持的590签证即将失效。


她们表示,由于没有其他签证,她们将依依不舍地离开澳洲。


Michelle Chen的儿子将在明年11月年满18岁。她说:“我不知道明年会发生什么。我可能会回到中国。这意味着我必须和这里的一切以及每一位朋友说再见。”


“在澳洲当了7年全职陪读妈妈后,中国没有一家公司愿意雇用我,中国的就业市场竞争激烈,而我离开工作岗位太久了。”


“我已经尽力了,接下来的路他要自己走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