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澳洲政府:以后国家不再出钱帮你们找性服务了

收藏

澳洲政府:以后国家不再出钱帮你们找性服务了

CityDiscount都市折扣 CityDiscount都市折扣 11天前 14:31

前工党领袖,澳洲现任NDIS部长Bill Shorten昨天表示,全国残疾保险计划将不会再出钱报销性工作者的服务了。


Shorten说,不得不排除它,这不是一个可持续的选择。


残疾行业人士现在"深深担忧",他们警告这会剥夺了残疾人的选择权,以及意味着以后是不是会有更多项目要被限制。


2020年起,根据2019年时法院的一项裁定(一名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妇女胜诉),寻求性服务的残疾者在申请“用NDIS支付性治疗疗程”后,国家残疾保险局须在“合理和必要的条件下批准这些服务”(国家报销)。

这为"他们过上正常生活提供了支持"。

但后来,政府不想买单了。

2021年,莫里森前政府就有意禁止性服务成为NDIS可以报销的门类。

当时反对的人中包括Shorten........可他自己现在也说不了。

他在2023年11月正式提出了26项改革建议和140项具体行动,旨在在未来5年内改革NDIS计划。

绿党方面则一直赞成政府继续出钱,“NDIS参与者已经难以获得性支持,并在得到性支持时感到羞耻”。

"禁令可能不仅针对了性工作,还可能包括为残疾人提供专门的性辅助工具的行业,以及在发出信息——我们现在要阻碍残疾人继续寻求支持"。


James Cook大学的Matthew Yau教授表示,残疾并不会削弱一个人的性欲以及他们对亲密关系的追求。


"数十年的研究表明,性可以保证一个人的身心健康并提升他的生活质量。残疾人士不论是面临身体还是智力上的挑战,都可能难以获得性所带来的欢愉"。


“一些残疾人士没有固定的性伴侣,他们身体或智力上的残缺影响了他们的性生活,向性工作着寻求性服务以满足他们的所需,应当被视为一个合理的选项”。


澳洲残联主席Marayke Jonkers(下图)说,性表达是普通生活和人类体验的一部分,"难道得政府来决定谁才可以做爱吗?"

“改变现有规则意味着实际上是让政府决定一些残疾人是否能发生性行为”。

NDIS,国家残障保险计划(National Disability Insurance Scheme),是澳洲残障支持的一整套体系,服务包罗万象,为符合条件的人提供支持,项目"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做........"



NDIS“通过以个体为中心,自助自主的方式,使得人们能够对他们的生活和计划作出选择和掌控”。


其目标之一是说"通过鼓励残障人士参与经济与社会生活以及鼓励社区的包容性,来提高澳大利亚人的健康与福祉"。



据统计,全澳有440万人被定义为有不同程度的残疾。

在澳洲居住,尤其到年老时,几乎都或多或少会要和这个系统打点交道。

它在澳洲是堪称“碎钞机”般的存在,每年耗费超过350亿澳元的预算。

如果按照当前14%的增长率来算,到2032-33财年,支出预计将达970亿澳元。

反对者们称它为这个国家的“怪胎”,“肿瘤”,“我好想当个残疾人,郁闷,性格内向的心理残疾收不收”。

调查显示,大多数纳税人不反对对残疾人的额外支持,但表示要量力而行,不该过度。

工党政府如今正在寻求节省数十亿澳元的NDIS在未来的开支,加强政府决定批准内容的权力,同时保护参与者免受欺诈。

绿党和联盟党现在联合投票决定将改革法案先提交委员会进行调查,使其预计被通过的时间要至少推迟8周。

政府说,这样一稿,成本又再白白增加10亿。

各州州长和地区首席部长也态度暧昧,因为改革将要求各州再次买单部分残疾人的支持服务。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