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如果拜登真的退选了 | 解读

收藏

如果拜登真的退选了 | 解读

新京报 新京报 7天前 13:30


民主党要选出替代的总统候选人并非易事。


自上周电视辩论以来,关于美国总统拜登可能放弃竞选的猜测甚嚣尘上。


当地时间6月27日,分别锁定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拜登和前总统特朗普举行2024年总统选举首场电视辩论。然而,拜登在辩论中堪称“灾难”的表现,不仅加深了美国选民对拜登能否继续角逐总统之位的疑虑,还在民主党内引发“临阵换帅”的讨论。


面对日益增加的退选压力,拜登公开表达自己将继续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决心。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7月4日,拜登在白宫主持活动时对数千名现役军人及其家人表示,竞选在即,他“哪里也不会去”,会继续参加大选。


尽管拜登强调自己不会退选,他的竞选团队也一再力挽辩论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民主党内呼吁另推人选的呼声渐高。分析认为,民主党内围绕拜登是否退选正在进行激烈的博弈,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民主党内对找到替代拜登的候选人没有把握。如果拜登顶不住压力主动退选,民主党要选出替代的总统候选人也并非易事。


为何频传“拜登退选”?


对于拜登及其竞选团队而言,2024年总统选举首场电视辩论的余波仍未平息。


拜登在与特朗普的辩论中表现不佳,应答时声音嘶哑,时有停顿,显得语无伦次。拜登后来将此归咎于辩论前出国访问倒时差太过疲惫,白宫则说他当时患感冒。无论原因如何,拜登的辩论以惨淡收场,引起其所在民主党的担忧,党内出现了“劝退”拜登的声音。


目前已有两位民主党人要求拜登退出总统竞选。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民主党籍资深众议员劳埃德·多格特称拜登在辩论中表现差劲,有时显得没有思路,且未能“有效捍卫自己的诸多成就”,拜登应该“做出痛苦而艰难的退出决定”。继他之后,亚利桑那州众议员劳尔·格里贾瓦也公开呼吁拜登应该退出总统竞选。


不过,民主党内不少核心成员仍然在公开场合表达对拜登的支持。上周,多位民主党人在电视节目中发声,表达他们对拜登的支持,并尝试将选民的注意力从拜登混乱而痛苦的辩论上转移,让选民将关注的重点转向特朗普再次出任总统可能带来的后果。


▲美国总统拜登。图/IC photo


围绕是否“劝退”拜登,民主党陷入分裂。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教授崔洪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民主党内部正进行激烈博弈,有一方面原因是拜登的表现让民主党大失所望。按照民主党的说法,拜登此次出场辩论,非但没有挽回选情颓势,反而加剧民主党的被动局面。因此,从所谓民主党利益出发,他们肯定希望接下来能尽快摆脱此次辩论危机。在此背景下,接下来一段时间还要看拜登方面的表现。


在崔洪建看来,拜登接下来是否会面临民主党内更大的压力主要看两点,一是拜登能否推出一些补救措施。现在民主党内对他的不满,不仅仅是由于他之前在和特朗普的辩论中糟糕的表现,还在于他事后似乎没有采取足够危机公关的措施。例如拜登没有通过明确意图的表达来挽回民主党和民主党选民对他的信心。


据美联社报道,拜登竞选团队对拜登在竞选关键时刻灾难性辩论表现的反应,尤其是拜登等了好几天才与自己党内高级成员沟通止损,在私下里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不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助手说,拜登缺乏回应比辩论表现本身更糟糕。


二是民主党能否找到拜登退选的替代方案。如果民主党能够找到一个看上去更接近现实,且看上去比拜登可以表现更好的候选人,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民主党内部对拜登的压力会持续加大,而且能够给他提供所谓竞选赞助的金主可能也会改变主意。
“所以在上述两个条件没有出现之前,民主党内多数人在这个问题上目前还是保持相对的沉默,因为他们需要看接下来事态如何进一步发展变化。”崔洪建说。

民主党纠结的点是什么?


面临多方“劝退”的声音,拜登及其竞选团队还在力挽选情。


拜登的竞选团队分别于6月30日和7月1日与质疑拜登继续竞选的金主进行了电话会议。7月2日,拜登的竞选团队宣布他们在今年第二季度筹集了2.64亿美元竞选资金,美国广播公司(ABC)称这一筹款金额可能有助于缓解民主党内对拜登辩论不佳的担忧。7月3日,拜登还与竞选团队成员在白宫会见了多位民主党州长,希望能争取他们的支持。白宫新闻秘书卡里娜·让-皮埃尔当天也在记者会上回应拜登是否考虑退选的问题时说,“绝对不会”。


然而,拜登及其竞选团队在辩论后迅速进行的危机公关并不足以打破外界对拜登的质疑。美国的民意调查显示,拜登与特朗普的差距拉大。《纽约时报》和美国锡耶纳学院联合进行的民调发现,特朗普与拜登民意支持率分别为49%和43%,特朗普领先拜登6个百分点,这比辩论前高出3个百分点。


为了挽救选情,拜登接下来的公开露面活动正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经过ABC编辑后的完整采访将在美东时间周五晚上8点作为“黄金时段特别节目”播出,并且拜登计划于下周在北约峰会上举行新闻发布会。


民主党的国会助理表示,ABC的采访意义重大,议员们希望看到拜登能够应对快速提问,而不仅仅是精心策划的竞选露面。似乎是为了回应对这种录音和编辑格式的强烈反对,ABC已承诺在节目播出的当天发布完整的采访记录。


崔洪建认为,如果接下来拜登不能有更好的表现,或者他顶不住民主党内部的压力而不得不退选的话,不仅会对民主党接下来的选情,也会对今年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产生直接影响。


崔洪建分析称,回溯拜登刚刚登上总统宝座之时,无论民主党内部,还是美国国内舆论,对于拜登能否顺利完成任期均表示出担忧,毕竟他年事已高,身体健康引关注,但他撑过来了,现在有决心要带领民主党参与下一次总统大选,应该说这本身有点“打悲情牌”的意味。但此次辩论糟糕的表现的确给拜登本人和竞选团队以及民主党都带来很大打击。


因此,接下来一旦拜登退选,会造成两个问题。崔洪建分析称,首先,无论是拜登此前的人设,还是拜登政府所取得的成就,这些原本可能作为民主党有力的筹码可能会在接下来的选情中毁于一旦。其次,距离11月总统大选仅有数月时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换帅,无论换上谁,民主党的选民,包括那些仍然在犹豫的选民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如果适应过程过长,民主党选民,包括更多美国民众会认为他们很难选出一个足以胜任美国总统的民主党人。


“所以,在(拜登)退选或不退选的问题上,民主党人纠结的一个很大原因在于,他们对于能否推出一个能够取代拜登担任总统候选人的事情并没有把握。”崔洪建说。

为何寻找拜登“接班人”并不容易?


按照美国的程序和法律,除非拜登选择退出2024年总统竞选,民主党党内其他人并没有太多办法让他放弃总统候选人的资格。即使他真的退选,确认“接班人”也并非易事。


据ABC等媒体报道,现任副总统哈里斯、加州州长加文·纽森、交通部长皮特·布蒂吉格和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等都被视为潜在的候选人。


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委托民意调查机构SSRS进行的一项新民调显示,四分之三的美国选民表示,如果民主党更换2024年总统候选人,该党将更有机会赢得大选。


民调结果还显示,哈里斯的支持率比其他外界讨论的潜在候选人较高。若哈里斯和特朗普在选举中对决,47%的登记选民将支持特朗普,45%的选民支持哈里斯。CNN报道称,这一结果在误差范围内,表明上述二人在民调中均未获得明显的领先优势。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图/IC photo


在调查中,其他被视为可能替代参选的民主党人在登记选民中的支持率均落后于特朗普,其中包括纽森(特朗普支持率为48%,纽森支持率为43%)、布蒂吉格(特朗普支持率为47%,布蒂吉格支持率为43%)和惠特默(特朗普支持率为47%,惠特默支持率为42%)。


在崔洪建看来,虽然民主党内部有诸多讨论,但现在最有可能的替代人选是哈里斯。“如果哈里斯接替拜登成为新的民主党候选人,至少一定程度上可以延续拜登政府的政策主张等,如此可以不让民主党因更换一张新面孔而造成选民的困惑。另一方面,作为副总统,哈里斯接替拜登有天然的合法性。”他说。


不过,哈里斯并未在公共场合对“接棒”拜登表现出兴趣。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7月3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哈里斯当天与拜登一起参加同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工作人员的线上会议时表态:“我们将追随总统。我们会战斗,我们会赢。”

崔洪建指出,现在民主党内部派系斗争非常激烈。要推选一名接替拜登的总统候选人,有个前提条件是他需得到民主党内各个派系的共同认可,但在这个过程中,各派系之间能否达成一致,在利益分配上能否有个新的平衡,这些问题都会出现很大的不确定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