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日本妹子找30个“糖爹”包养年赚6千万,又用这钱包养两情夫?!这.....

收藏

日本妹子找30个“糖爹”包养年赚6千万,又用这钱包养两情夫?!这.....

英国那些事儿 英国那些事儿 7天前 07:05

大概十多年前,日本流行起了一种叫做“爸爸活”的业务。

 

年轻女孩们开始和有一定财力的中年男性约会吃饭,以此换取一定报酬,付了钱的男性就会被称之为“爸爸”。

 

单次约会的酬劳不定,有人一小时只能收到几千日元,还有人上不封顶。


其中也可能涉及到一些“附加收费”,表面上爸爸活只是一起聊天逛街,背地里却经常发展成情色服务……

 

(示意图,来自网络)


说白了,就和欧美的“糖爹(Sugardaddy)”类似,不过糖爹一般是一对一的包养关系,但“爸爸活”不一定,它可以一对多,也可以多对一......


于是爸爸活界就出现了个别“女海王”,她们同时发展着多个约会对象,累积获取难以想象的高额酬劳。

 

前不久,日本媒体就采访到了这样一位女生,她化名里香(りか),今年25岁,才从事爸爸活两年就俘获了大概30位忠实的“爸爸”,每月最多可以从他们那获取500万日元(约人民币22.6万元),可以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到了业界顶尖,而她的时间管理大法更是令人惊掉下巴……

 

(ABEMA TIMES报道截图)

 

里香其实并不缺钱,她本职是接待业,月收入已经能达到200到300万日元(约人民币9万到13.6万元),爸爸活只是她的副业而已。

 

前面说的30人并不是里香的极限,她声称自己最多能同时应付50个。


当然这需要一定的技巧,由于“爸爸”数量众多,不可能给所有人同样的待遇,于是里香就按照财力,把“爸爸们”分为了不同等级。

 

最顶级的是“神爸爸”,他们出手阔绰,一次约会两三个小时,里香就能拿到3到15万日元(约人民币1357到6785元),有时还能收到家电作为礼物。

 

“神爸爸们”都很有付钱的自觉,认同“年轻女孩们的时间非常宝贵”“应该要给女孩们花钱”,这种大方又好相处的客户,里香自然要多花点心思维系好关系,所以一周通常会和他们见2次面。

 

(里香的家电都是“神爸爸们”置办的)

 

其次就是“好爸爸”,给钱也比较痛快,而且会尊重里香的意愿,在见面之前事先联络,也属于重点发展对象。

 

(“好爸爸”会尊重里香的意愿)

 

排在第三位的是“勒紧裤带的爸爸”,这类客户没多少存款,但还是会为了和年轻女孩们约会拼命攒钱,里香每两个月才会跟他们见一次面。

 

(攒够3万日元后就会找里香约会)

 

最不受待见的就是“抠门爸爸”,里香曾遇到过约会一次只给她5000日元的(约人民币226元),在她眼中这种人根本就不适合这行,立马就会与其断绝来往。

 

时间安排上大概就是这样,总的来说就是谁给的钱多,谁就能享有她更多的时间。最忙的时候,里香一天就要跟6个人约会,包括吃饭逛街去酒店等。

 

不过即便见面次数再多,她也不会单独对某一位顾客建立起深厚情感,更别提爱上对方。


在她看来,和所有人都维持着浅薄的连系,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才是聪明的选择。

 

(“抠门爸爸”会被直接拉黑)

 

除此之外,在讨要“零花钱”这件事上,里香也有着一套策略。

 

比如说想得到30万日元的话,她从来不会一次性索要,而是会分数次向“爸爸”收取同样金额,比如5万6万的,主打一个温水煮青蛙,以减轻“爸爸”给钱时的精神负担。

 

若是索要物品,里香则会请“爸爸们”帮自己挑选,拿捏住他们想“按照自己的喜好改变女生”的小心思,避免发生意见冲突,表面上看低声下气,实际上里香认为自己才是掌控大局的人。

 

靠着这几招,她每月的爸爸活收入至少都有200万日元,最多能到500万日元,年收入累积6000万日元(约人民币271万元)。

 

(里香还会向“爸爸们”讨要礼物)

 

爸爸活毕竟不是什么得体行业,很多女孩会因为这种灰色收入产生微妙的愧疚心里,但里香始终认为这属于平等交易,毕竟自己也为“爸爸”提供了美好的回忆和情绪价值。

 

而她之所以费尽心思赚这么多钱,背后有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理由……

 

不像很多出身贫穷、为了交学费或者帮生病的家人凑医药费,万不得已才走向爸爸活的女孩,里香赚钱是为了包养情夫,还一次包养了两个,而且以前都做过牛郎。

 

(图片来自树屋字幕组)

 

其中一人和她同居,另一人本来住在外地,后来里香也出钱让他搬到了东京。

 

现在两个情夫的衣食住行全靠她一人承担,假如每月钱还有剩余,她就会再去找其他牛郎,或者用在追星上。

 

从年长男性身上赚钱,再全部花在牛郎身上,里香展现了一个典型的闭环,让人不禁联想到之前多次发生过的“日本年轻女性被PUA后下海赚钱,只为给牛郎男友冲业绩”的悲剧。

 

(里香自己还包养了两个情夫)

 

不过里香应该还不到那种程度,她在提起情夫和“爸爸们”时,会用到“只”这个量词,因为在她眼中,无论是给她钱的还是拿她钱的,她都不把他们当成人看待。

 

接受采访时,她更是直言“爸爸们是非人生物”“属于其他动物”,因此从不在意他们的外貌,只要干净整洁就行,毕竟“没有人会仔细看猩猩的长相”。

 

可见,周围这几十个男性都只是她满足自身欲望的工具,也说不上谁更可悲。

 

(里香并不把情夫和“爸爸们”当成人类)

 

她的行为很快引发了日本网友的热议,很多人骂她不择手段捞金、要求税务局严查,不过意外的是,也有人夸赞道:

 

“这也是一种才能。”

 

(来自YouTube评论区)

 

“很多头脑聪明的人创造了价值,变得富有,这令我感到安心。”

 

(来自YouTube评论区)

 

看得出来,日本社会普遍对于爸爸活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

 

前两年有当地媒体进行过粗略统计,结果显示接受采访的女性中,每10人中就有1人做过爸爸活。


而且不止年轻女性,一些3、40岁的家庭主妇也把这当成了兼职。

 

(调查结果)

 

更夸张的是,连小学生都涉足到了这一危险产业中。

 

上个月,大阪有一名才10岁的小学生,被54岁的“爸爸”带去了酒店,对方提出支付3万日元以对她进行猥亵行为,后来被警方发现。

 

(日媒报道截图)

 

很明显,曾经社会对于爸爸活的不齿,已经在媒体避重就轻的话术包装,以及影视剧或综艺节目的美化和戏谑下,渐渐转变成了一种潮流。

 

(日本甚至以此为题材推出过“禁忌恋”电视剧)

 

用自己的青春美貌,甚至是肉体换钱,对于年轻女孩们来说仿佛已经是家常便饭,属于无伤大雅的赚钱捷径。


面对采访时,还会有人以骄傲的口吻,炫耀“爸爸”又给自己买了某某奢侈品……

 

之前经济不景气时,女孩们从事爸爸活是逼不得已,还有些人无家可归,只想找个容身之地,可现在,越来越多人和里香一样,沉迷于赚快钱,甚至把“爸爸”的人数当成了自身魅力的象征。

 

而社会也对此变得麻木,看到里香周旋于几十个男性之间,网友们首先想到的竟然是她交没交税,而不是如何帮她从这种向下的自由中解脱出来……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