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堪培拉女子熟睡中,卧室惊现不速之客!ACT公共住房要改建,竟直接将住户赶走!女子哭诉:就要无家可归了

收藏

堪培拉女子熟睡中,卧室惊现不速之客!ACT公共住房要改建,竟直接将住户赶走!女子哭诉:就要无家可归了

CBRLife堪生活 CBRLife堪生活 7天前 18:46


01

堪培拉女子正在家中熟睡,不速之客突然闯入卧室!竟是地产中介来检查?




堪培拉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被勒令赔偿损失,原因是一名中介进入一名熟睡的妇女的卧室进行例行检查。


“我感觉自己被困住了,担心自己的安全,当中介第二次返回卧室拍照时,我从被子里开始录音。”


在本周公布的澳大利亚首都地区民事和行政法庭判决中,Property Partners Canberra Pty Ltd 被勒令向该妇女及其丈夫支付1500澳元的赔偿金。


该中介公司还被要求支付前租户 635 澳元的申请费。


视频录像显示,该中介公司于去年 8 月到达这对夫妇的公寓进行检查,并在未按大厅门铃的情况下用万能钥匙开门进入。


中介公司的律师告诉仲裁庭,按照标准程序,中介在进入公寓前应先按门铃,宣布他们的到来。


“8 月 31 日可能没有按门铃,因为中介可能因为当天非常忙而分心了。”律师说。


据仲裁庭成员Mark Hanna称,录像显示,该中介在中午的检查中显得轻松自如,不慌不忙。


澳大利亚首都地区民事和行政法庭,图片:Karleen Minney


中介提供的证据显示,他敲了三次门,并大声呼喊看是否有人在家,而这名妇女作证说她睡得很浅,就在附近,也没有听到敲门声。


她描述说,看到这名男子进入她的卧室时很震惊,并解释了他为什么会在那里,然后又关上房门检查公寓的其他地方。


她的证据与中介的证据有冲突,中介告诉法庭,他发现这名妇女时自己也很震惊,并向她道歉,征得她的同意后才继续检查。


她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在床被下处于易受伤害的位置,由于没有佩戴伊斯兰围巾去见陌生人,所以无法及时出来。”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继续检查,包括检查自称“吓坏了”的女子所在的卧室时,他说他在得到允许后“有工作要做”,而且“在我的检查中见过比一个人躺在床上更奇怪的事情”。


该名代理后来作证说,在几次检查中,他对当天的情况记得不是很清楚,虽然喊话通知自己是他的惯例,但有可能他那次没有这么做。


这对夫妇没有回复通知他们检查将在多小时内进行的短信和电子邮件。


最终,法庭认为,从民事可能性权衡的角度来看,该女子更有可能没有直接同意继续检查。


“甚至必须怀疑她是否被直接询问过。”Hanna先生说。


法庭还得出结论认为,虽然该代理人最初确实有权进入公寓,但他在发现该女子躺在床上后没有进一步获得继续检查的授权,这构成了非法侵入。


即使该代理人征求了该女子的同意,但该女子在卧室里面对一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时所处的弱势地位“并不适合进行这样的谈话”。


Hanna 先生说:“证据表明,申请人因 8 月份的检查事件而感到痛苦,而被申请人也没有就所发生的事情道歉,这导致了申请人在固定期限结束前毁约。”


这对夫妇以侵犯隐私权和宗教歧视为由要求赔偿 25 000 澳元,但未获成功。法庭还对这对夫妇因合理损耗而退还部分保证金的问题分别做出了裁决。


02

ACT一公共住房要改建,竟直接将住户赶走!负责人还有甩锅嫌疑,女子痛哭:我就要无家可归了…



Samayah Jay预计几周后将在灌木丛中过粗茶淡饭的生活。


她说:“我真的得去买个瑜伽垫和帐篷了。”


Jay女士在Narrabundah Salvation Army所属过渡性住房大楼的居住期于周五结束。


她和其他住户被要求在三个月内搬出,因为该公寓将被改造成青年住房。


Jay女士说,她在堪培拉医院住了八个月后才住进了这栋公寓楼,是在怀孕和无家可归的情况下入院的,自从她搬进Salvation Army公寓后,就再也没有支援人员联系过她。


Salvation Army住房租户Lee Stuart和她的爱犬Daisy谈起她的生活,情绪变得十分激动。图片:Elesa Kurtz


在听取了Jay女士对《堪培拉时报》的谈话后,另一位住户向她提供了他们新住所的一个房间。


Salvation Army发言人说,所有租户都有一名支持人员,他们或通过自己或通过外部服务提供支持,已经10 人有了新住所,其中 7 人住在澳大利亚首都地区住房部。


Samayah Jan 在Stuart女士的Salvation Army所有的 Narrabundah 单元里安慰她。图片:Elesa Kurtz


他们说,仍在帮助四人获得公共住房。


《堪培拉时报》了解到,Salvation Army需要通过澳大利亚首都地区民事和行政法庭(ACAT)强行驱逐这些租户,而居民向Salvation Army支付了租金并签署了租赁协议。


Salvation Army租户Samayah Jay和Lee Stuart


59岁的Lee Stuart接受了为她和爱犬Daisy提供的一套“可爱的”两居室公共住房公寓。


她花了八年时间以为自己在澳大利亚首都地区住房等待名单上,但最近发现自己的申请从未提交。


Stuart女士认为,她在Narrabundah complex的生活严重影响了她的心理健康。


Lee Stuart在谈到她八年来住在Salvation Army在Narrabundah拥有的综合设施时情绪激动。图片:Elesa Kurtz


她称那里是“地狱”,被当局忽视,充满暴力、吸毒和酗酒。


“如果Salvation Army做好了他们的工作,我就不会在这里,我也不会处于现在的精神状态”Stuart女士哭着说,“我离开时比进来时更糟。”


Stuart女士在 4 月份被列入公共住房名单后不到两个月就得到了新房。


截至 6 月 3 日,公共住房名单上共有 3181 人。


优先住房的平均等候时间为 6 个月。


高需求住房的等候时间为 3 年,标准住房的等候时间将近 5 年半。


Salvos Housing ACT 政府提供住房和无家可归者服务的近 3 千万澳元的合同已于 6 月 30 日结束。


Salvation Army没有为 Narrabundah 居民提供持续的个案工作者。


一名发言人说,租户“是通过机构转介来的,由转介机构提供个案工作者支持”。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