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1年331起性骚扰:韩国老师,被学生逼上绝路

收藏

1年331起性骚扰:韩国老师,被学生逼上绝路

世界华人周刊 世界华人周刊 7天前 14:41

韩国,又出魔幻新闻了。


据韩国教育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韩小初高教师举报的侵犯教权事件从2018年的2454起增加到2022年的3055起,增加了24.5%。



其中教师受到学生性骚扰等事件从2018年的187起增至2022年的331起,增加了77%。


不同于大众认知的校园性骚扰案件,受害者成了老师,听起来会有些许魔幻感。


但由于事件是发生在韩国,似乎又不那么奇怪了。


现在在韩国,教师俨然已成为不亚于总统的“高危职业”了。


失去权威的老师


2023年7月,韩国首尔市瑞草区一名24岁的小学教师金某,在校内自杀身亡。


此刻,距离她参加工作仅仅过去一年。


将金老师逼上绝路的,恰恰就是这份她曾经无比热爱的职业。


据首尔市教师工会发表声明所说,当时金老师所在的班级,有两位同学发生矛盾,结果一个男生的额头,在争执中被铅笔戳伤。


原本是一起普通的冲突事件,可学生家长转头就将怒火发泄到了金老师的身上。


家长冲到教务室就是一个举报,大骂金老师“没有做教师的资格”。


甚至一天内打了几十个电话,对金老师进行各种轰炸和骚扰。


最终,金老师不堪压力而选择了自杀。


● 涉事学校门口摆满了悼念的鲜花


此事一经曝光,就像一个导火索,瞬间点燃了韩国教师群体内心的怒火。


超20万人纷纷选择上街抗议,举行维权抗议。


● 人们手举要求查明真相的标语


据统计,最近6年里韩国中小学已有100名教师自杀身亡,其中超过一半是小学教师。


如此高自杀率的背后,除了有来自部分无理家长的霸凌外,也与韩国的法规脱不开干系。


韩国政府近些年出台了如《学生人权条例》《校园暴力防治法》《儿童福利法》等一系列保护学生权益的政策。


为了更好保护学生的权利,本是好事一件。


只是当中不少定义模糊的条例,却成了紧箍咒,死死箍在了老师头上。


譬如《儿童福利法》规定,伤害儿童的健康或福利,或实施身体、精神或性暴力,都构成虐待儿童。


因此,老师为了教育学生进行的一些惩戒行为,如没收学生的手机,要求犯错的学生写悔过书等行为,都有可能会被打上“情绪虐待”的罪名。


哪怕在遭遇学生的各种暴力行径时,老师都被校方要求“必须忍耐”,否则就会被家长举报。


● 图片来源:《最好的老师》剧照


韩国的老师,早就没有任何权威可言。


学生失去了最基本的敬畏之心,反过来凌驾于老师之上,乃至将性骚扰的主意打到了老师的头上。


在忠清南道某小学,一名小学生将生殖器形状的物品交给老师,并出言调戏。


在大邱某初中,一名学生在课堂上公然对老师进行骚扰,多次发表“你是不是和某某睡过?”“看着老师的背影让我很有欲望”等暴言。


在首尔某初中,一名学生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发如“我想摸老师的胸部”等不堪入目的内容。


甚至有男学生趁着晚自习老师离开座位,将精液倒进女老师的保温杯。


● 图片来源:韩国节目JTBC《事件班长》


在这种教师权威缺失的整体环境下,大多数的老师只能一忍再忍,不敢为自己发声。


因为他们深知,哪怕勇敢一次非但无法为自己争取该有的歉意,还有可能得到熊家长的疯狂报复,甚至是倒打一耙。


客体化的文化环境


此前有一个韩国网友发帖求助,自己女友遭遇所在六班级学生的性骚扰。


这个男学生在看到女老师和男友约会后,就开始在教室内各种胡言乱语,散布“老师只会勾引男人”等言论。


私下更是发送各种骚扰短信,以及各种脏话,其中不乏“我们一起度过火热的夜晚吧”等充满性暗示的内容。


● 学生给老师发的骚扰私信


而当老师将情况反映给家长,希望家长可以出手干预时,对方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好的”,压根不以为然。


甚至有着相似经历的老师,反手就遭遇家长的疯狂报复,认为“自己的孩子之所以这样,都是老师的错。”


一番操作,又将责任方摘得一干二净。


从根本上讲,正是由于韩国极度缺失的性教育,才造成了如今这种乱象频生的局面。


作为教育体系的核心部分,很多韩国学校并没有承担起一定的性教育责任,没有开设专门的性教育课程,就算有,也会在课程设置中将其边缘化,敷衍了事。


2018年,韩国教育部曾发布的性教育指南中,当中就有不少具有争议的内容。


如“女性要漂亮,男性要有钱”;“女性只能与特定男性发生性关系,而男性可以与不同女性交往”;“男性花钱约会,可以从女性身上寻求相对应的补偿,不情愿的性交可以发生”等让人难以置信的内容。



在被指出内容极具性别歧视后,相关的官员态度却依旧高高在上,没有任何要修改的意思。


再加上韩国家长们往往谈“性”色变,避讳与孩子谈论起相关的性知识,对孩子可能会萌发的性困惑,更是不以为意。


所以在学校和家庭的双重缺位下,这些学生并没有得到该有的正确引导。


而据韩国的一项调查显示,比起男老师,几乎有70.7%的女老师曾受到过广义上的性骚扰,36.9%的女老师认为原因是加害者将女性视为性欲对象,35.1%的女老师觉得这与韩国社会日常性的娱乐文化有关。


而这,也完全暴露了整个韩国社会将女性客体化的文化环境。


在韩国广告和媒体中,以及各大教材里,女性呈现的形象往往都是性感、娇弱和依赖男性的,这种呈现方式导致了女性在职业、教育和社会参与等方面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进一步加剧了女性的客体化。


2020年,韩国爆发了一起臭名昭著的N号房事件。


在由韩国匿名通讯软件Telegram各种大大小小的聊天室里,有超过26万人次在流传、甚至是公开售卖着各种胁迫、凌辱各种女性的私密影片。


调查发现,受害女性人数高达74位,其中有16位未成年人,年龄最小的受害者仅有11岁。


● N号房事件嫌疑人被捕


当身处将女性视为玩物的文化环境下, 一些学生会将老师视为性对象,可以随意对待的主体,也就不奇怪了。


谁能保护老师


然而就算有老师不畏惧学生或家长的举报,想要捍卫自己身为老师的尊严和教权,可是所要付出的代价,往往让他们无法承担。


韩国教育部统计显示,近五年来,因触犯《儿童福利法》,“教师虐待儿童”被起诉、告发的案件有1252件。


家长举报的理由,往往都让人匪夷所思。


有的就因老师没有提醒学生带书, 有的由于老师拒绝家长每天叫醒学生的服务……


而就是这么一个荒谬的举报,足以毁掉一个老师的职业生涯。


韩国的《儿童福利法》规定,一旦教师被指控虐待儿童,便会被停职。


停职期间,老师不得不与提告学生进行接触,更不得进行其他工作,相当于直接就失去收入来源。


为了自证清白,老师必须从同事、其他学生家长处搜集证据,法律流程通常会持续一年多,其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 2023年9月2日,韩国首尔永登浦区国会大路,数万名教师身着黑衣,呼吁恢复教师权威


哪怕最后是被证明清白,错误的记录也得由老师去各大部门进行核销。


所以很多老师在遭遇学生性骚扰时,哪怕自己占理,仍旧不敢反击。


而导致这一现象的根源,是韩国低到吓人的出生率,以及极其内卷的教育背景。


● 韩国总统尹锡悦宣布“国家进入人口紧急状态”


普通人能实现社会阶层的上升通道被不断压缩,想要逆天改命,只有通过考上好大学这一路径。


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子女,因此不少家长将对孩子的高期待,也转移到了老师的身上,要求老师满足自己的无理要求。


哪怕孩子没达到标准,或是出了差错,也会将矛头对准老师,以致出现了各种滥诉、诬告老师的极端现象。


鉴于这种背景,韩国有保险公司更是开始推出了为老师专门设计的《教师被告责任险》。


要是被举报导致调查停职,保险公司就会给发放一定的薪资补偿;


要是遭遇家长、学生不当行为需要去心理咨询,这笔钱保险公司也会给报销。


就算是被家长提告要打官司,保险公司也会出法律服务费。


保险一经推出,投保的教师人数不断激增。


可也只是扬汤止沸,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学生性骚扰老师的这个怪象,是韩国当下极度失序的教育体系的缩影。


老师还能否安心履行授业解惑的职责?


● 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今,整个韩国社会呼吁保护教师权威的呼声越来越高。


越来越多的老师选择勇敢,为自己遭遇的不公发声。


只是这些抗议的声音,是否真的能够被听见,依旧是一个未知数。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