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澳方便食品危险了!食用油“混运乱象”被曝光!卸完煤油直接运食油!

收藏

澳方便食品危险了!食用油“混运乱象”被曝光!卸完煤油直接运食油!

悉尼见闻 悉尼见闻 7天前 14:26

一家油厂的标牌上写道:信誉第一,产品优质。图源:新京报


食用油和煤制油混合运输?这将造成重大食品安全问题。


调查发现,中国多家食用油生产厂存在“食用油混运”问题,或影响澳洲零食和方便食品的食品安全问题。


据悉,一些食用油油罐车不仅没有做到专车专用,甚至连储存罐都不清洗,而是直接“混运”。


长期食用被“污染”的食用油制品会让人体中毒。


食品安全是民生之本,民以食为天,食往往被放在首位。


然而,中国食用油行业却可能不这么想。最近,一则消息让全球华人瞠目结舌,看着手中的方便面、酸辣粉、辣椒酱、火锅底料,华人们陷入了沉思。


据悉,在罐车运输行业,食品类液体(如食用油、糖浆)和化工液体运输混用且不清洗,竟是公开的秘密。为了节省成本,运输食用油的罐车不仅做不到专车专用,许多罐车刚运完工业油直接再运食用油。


而用这些食用油加工制成的零食和方便食品,就摆在澳大利亚亚洲超市的货架上。


图源:新京报


中国食用油罐车运输乱象,

澳超市方便食品或受影响


几天前,《新京报》的一篇报道震惊了无数华人。据悉,新京报记者在今年5月份进行长期追踪调查后发现,国内许多普货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承接糖浆、大豆油等可食用液体,也运送煤制油等化工类液体。


甚至,在天津一家生产食用油的公司门口,一名罐车司机正在擦拭卸油口。许多罐车不洗罐的话,司机都会通过擦拭卸油口来应付检查。


《新京报》报道称,当天,记者看到这辆罐车驶入了一家名为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的厂区。厂区保安介绍,包括这辆罐车在内,进厂装载的都是大豆油。


由于距离不远,记者在厂区外能清晰看到罐车装油的全过程,自始至终这辆罐车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也没有人检查罐体内干净与否。大约四十分钟后,这辆罐车就装满了油,出厂区的地磅显示,这辆罐车装了35吨大豆油。


图源:新京报


“卖油的厂家不怎么管,买油的公司不知情,让运输公司钻了空子。”


对于食用油混运的情况,罐车司机邱某表示很无奈,直言散装食用油在长距离运输过程中其实属于半脱管的状态。因此,许多运输订单普遍经过层层转包,转来转去买卖双方对最终承运的罐车都无从了解。


2024年5月21日,河北燕郊。一辆运输油罐车缓缓驶入当地一家粮油公司,一个小时后,满载30多吨大豆油驶上道路。


三天前,这辆油罐车刚刚将一整车煤油从宁夏运到河北秦皇岛,在未清洗油罐的情况下,直接装载大豆油开启了下一趟运输。


《新京报》称,“煤制油,那是一种由煤炭加工而来的化工液体,如液蜡、白油等。”


然而,食品类液体和化工液体运输混用且不清洗,已是罐车运输行业里公开的秘密。


图源:新京报


报道称,在对该行业进行了长期调查之后发现,中国许多普货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承接糖浆、大豆油等可食用液体,也运送煤制油等化工类液体。


有时候,为了节省开支,不少罐车在换货运输过程中不清洗罐体,有些食用油厂家也没有严格把关,不按规定去检查罐体是否洁净,造成食用油被残留的化工液体污染。


图源:新京报


一名罐车司机表示,罐车一般分为危化品罐车和普货罐车,前者用于运输汽油、柴油等易燃易爆的液体,后者运输危化品以外的普通液体。


“煤制油产品,比如像液蜡、白油这些,它们明火点不着(使用专用灶具气化后可燃烧),不属于危化品,普货罐车就能运。”


目前,中国在食用油运输方面,没有强制性国家标准,只有一部推荐性的《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其中提到运输散装食用植物油应使用专用车辆。由于是推荐性的国家标准,这意味着对厂家约束力有限。


一位专家对此表示,“混用又不清洗,残留物势必会对食用油造成一定的污染,运输食用油应该专车专用。”


煤制油主要是碳氢化合物,其中含有的不饱和烃、芳香族烃、硫化物等成分影响人体健康,可能导致中毒。


更让人担忧的是,油罐车混运食用油或已成为行业“潜规则”。


图源:新京报


在宁东一家能源化工基地的停车场内,许多油罐车正在等待装运。据悉,这里拥有中国最大的煤制油项目,专产液蜡、白油等产品。


等候装运的车辆内包括了运送煤制油的普货罐车,罐车的油罐上标注了容积和介质等信息。一名运输司机表示,介质通常是指罐车所运输的物质,运输煤制油一般是把介质标注为“普通液体”。


不久后,一辆油罐车从厂区内驶出,两天后,抵达了一千多公里外的河北省秦皇岛市。这辆车运输的正是煤制油,在秦皇岛完成了卸货,司机表示,“一般都要在卸货地附近配货,不能空车跑回去。”


随后,该车辆驶入了当地一家粮油公司的停车场,停在这里的油罐车均转背进厂运输食用油。此时,自从卸完煤制油后这辆罐车都没有去洗罐。


一个小时后,该车辆满载而出,据厂区门卫留存的运输单据显示,“这辆罐车进厂装载的货物是一级豆油,货物净重为31.86吨”。


图源:新京报


在另一处位于天津的停车场内,一辆油罐车也正在等待着装载食用油。司机称,该车辆刚从宁夏运送煤制油到河北,前一天在石家庄将煤制油卸货后,连夜从石家庄赶到天津。


司机坦言,这辆车也未曾洗罐,且表示,并不担心会被食用油厂家拒之门外。他称,“能装就装,不能装就算了”。


当天下午,该车辆驶入了天津一家食用油厂区,装载运输大豆油。自始至终这辆罐车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也没有人检查罐体内干净与否。据悉,该车辆驶出食用油厂区时,装载了35吨大豆油。


《新京报》表示,“这意味着,这辆刚刚卸完煤制油的罐车,在并未洗罐的情况下,也顺利装上了食用油。”

图源:新京报


据悉,煤制油是含有多环芳烃、氮氧化合物等有毒物质的化工品,具有很强的致癌性。


上述油罐车运输的食用油或许不会流入分装厂分装,家用瓶装油通常由原厂制油并罐装。这些食用油往往会流入食品制造厂,特别是代工厂,它们用油量非常大,会直接通过油罐车从油厂拉回。


进入食品工厂生产各类食品,比如方便面、酸辣粉等方便食品,薯条、辣条等零食,辣椒酱、火锅酱等调味料。


而由此生产的方便食品以及零食,通过贸易,安静地躺在澳大利亚各个亚洲超市内。


图源:新京报


为节约成本不洗油罐,

食用油混运已成常态


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区被称为“罐车之乡”,在这里,至少有3000辆用于运输的油罐车。


一位当地运输司机表示,“刚开始当地罐车都是只运食用油,后来开始运输其他液体货物,最近几年很多罐车开始去宁夏拉煤制油。”


原因很简单,油价被压低,司机们再也不能接受“空车返回”。“以前运食用油的罐车一般空车返回,以天津到西安为例,最早单程运费报价都在每吨400元以上,现在降到200元左右。”


近几年,当地油罐车增多,行业竞争激烈,这就逼迫许多罐车不得不在返程时想办法配货,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罐车就将目光放到了煤制油上。


图源:新京报


同时,由于油罐车增多,运输费用被压低,一些运输食用油的罐车不仅做不到专车专用,许多罐车为了节省成本,甚至连罐体都不清洗。


“单次洗罐的成本少则三五百,多则八九百。”


由于普货罐车运输次数多,换货次数也多,司机称,承担不起每次都洗罐而产生的成本。一名司机表示,尽管有些司机很想洗罐,但有时也不得不听从车队老板的安排。


据悉,绝大多数的油罐车都是隶属于车队,规模大的车队有上百辆油罐车,小规模的车队只有几辆油罐车,自营油罐车占比很少。


“老板让清就清,老板不让清就不清,老板的事。”


图源:Yahoo News


一些油罐车司机认为,不洗油罐现象的存在,是因为有些食用油厂家把关不严,他们通常不会检查罐体是否干净,“要是验罐就得洗,不验罐就不用洗。”


一名司机称,一些车队老板对食用油厂家的验罐情况了如指掌,“一般都不下到罐里去验,就看看两个口,我们就把这两个口擦一下就行。”


对于载货单上需要填写之前所运货物的信息,司机也可以随意编造。


图源:新京报


天津一家食用油制造厂的负责人表示,食用油运输需使用专用油罐车,然而,罐体只要有“食用油专用”字样就行,“其实我们也不验罐,是不是食用油专用罐车我们也没办法去分辨。”


另一家食用油公司在验罐时也不严格。一名在该公司等待装油的油罐车司机表示,这里验罐只是走个过场,仅需司机自行上传照片即可。“自己拍摄的泄油口、罐口照片,另外罐体有‘食用油’字样就行。”


他还透露,甚至有人上传之前拍摄的照片也可以蒙混过关,“你就找几张干净照片给他瞅一眼就完事了,不管是不是今天的照片都行。”


图源:新京报


另一些厂家需要检查油罐外侧标识,即检查油罐上的“食用油”字样。司机称,这也“非常容易应付”,只需要将之前罐体标注的“普通液体”字样擦掉重新喷上食用油字样即可,“现在有清漆剂,涂改很方便。”


据《新京报》透露,在食用油厂内,不少进厂的油罐车罐体上喷涂的介质信息都有明显的涂改痕迹,有一些罐车只是用贴纸将“普通液体”字样遮盖住,再重新张贴一张写有“食用油”字样的贴纸。


而即便如此,也没有对油罐车运输食用油产生影响。


图源:新京报


据可查信息显示,中国于2014年开始实施的《GB/T30354-2013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以下简称《运输规范》)中提到,运输散装食用植物油应使用专用车辆,不得使用非食用植物油罐车或容器运输。


不过该《运输规范》只是推荐性的国家标准,不是强制性的国家标准,对食用油厂家约束力有限。


专家表示,使用专用运输车辆十分重要,否则食用油在运输过程中就存在被污染的风险。


一名油罐车司机正在擦拭卸油口以应付厂家的检查。图源:新京报


从业油罐车运输十余年的司机邱某表示,如果卸完煤制油不洗罐的话,通常罐内会残留几千克到十几千克不等的煤制油,“洗罐的话一般都要用碱水,洗完再高温蒸罐这样才能洗得相对很干净,如果只是普通的水洗也会有一些残留。”


他同时表示,尽管卸货时,食用油收货方会检验食用油,但由于检验手段有限,即便食用油“不干净”,也检测不出来。


“煤制油可能还算干净的,其他一些不常见的化工液体,污染食用油的话,可能危害更大。”


图源:新京报


所以,如果运输食用油的罐车还去运输其他化工液体,其风险更是难以预料。


“如果都不知道这个油里面有什么样的污染物,更是防不胜防,如果毒性大的化工液体残留在里面,直接接触或者吸入都可能对人体产生危害,比如说有机溶剂、酸、碱、重金属等等,有可能对呼吸系统、消化系统都会造成损伤。”


食用油是生产许多食品的必需用料,“食用油混运”埋下诸多食品安全隐患。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混运”现象并非个例,而是运输行业内的“潜规则”。


总之,守护舌尖上的安全,必须坚持全链条、全过程监管,生产、加工、流通、消费等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放过。罐车“混运”现象的曝光,再次敲响了食品流通领域的安全警钟。


图源:新京报


近日,一则消息打破了华人圈食品安全的平静,或对澳洲亚超的零食即方便食品产生重大影响。


据《新京报》报道,中国出现油罐车运输乱象——油罐车卸完煤制油,未清洗储存罐就直接装上食用油继续运输。


许多普货油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承接糖浆、大豆油等可食用液体,也运送煤制油等化工类液体,不少罐车在换货运输过程中不清洗罐体,造成食用油被残留的化工液体污染。


有罐车司机透露,食品类液体和化工液体运输混用且不清洗,已是罐车运输行业里公开的秘密。


图源:新京报


煤制油主要是碳氢化合物,其中含有的不饱和烃、芳香族烃、硫化物属于强致癌物,长期食用会导致人体中毒。


为节省开支、降低成本,很多车队老板选择能省则省,既没有专车专用,也不洗罐。


这个过程中,一些散装食用油生产厂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严格把关,不按规定去检查罐内是否洁净,而收货方检验手段过于单一,也无法发现问题。


然而,远远望去,一家油厂的标牌上赫然写道:“信誉第一,产品优质。”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