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恐怖!堪培拉夫妇新房遭暴力闯入!家中晒太阳,警方突然破门而入,锅从天降!一切只源于堪培拉男子是黑人?

收藏

恐怖!堪培拉夫妇新房遭暴力闯入!家中晒太阳,警方突然破门而入,锅从天降!一切只源于堪培拉男子是黑人?

CBRLife堪生活 CBRLife堪生活 11天前 16:43

01

恐怖!堪培拉夫妇新房还未入住,就遭暴力闯入!屋内一片狼藉!




Georgia Wilson和丈夫Lachlan经过长时间的寻找,在预算紧张的情况下买下了他们的第一套住房,这本应该是一个令人兴奋和幸福的时刻。


为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Wilson太太寻找一套经济实惠、无障碍的住房一直是一项棘手的任务。


因此,在一次例行的安家前检查中,他们发现自己的联排别墅被人闯入,这让他们“伤心欲绝”。


Georgia Wilson想象着在自己的新房子里工作就感到害怕,因为他们还没搬进去,新房子就被闯入了。(ABC:Lottie Twyford)



Wilson女士将这些破坏描述为“毫无意义的破坏”。


“基本上就是毫无意义的破坏行为,比如把灯具和墙上的东西扯下来,到处都是吸毒工具,他们试图拿走洗碗机......把淋浴喷头扯掉......墙上有洞,到处都是污垢,诸如此类。”


虽然房子里没有可能被偷走的家具,但这起事件对这对夫妇造成了深深的影响。


他们的计划立即受到了影响,包括结算和入住日期的推迟,以及与房地产中介、卖方保险公司和工匠的持续互动。


Wilson太太也对未来感到不安。


“这也有点吓人,因为我是在家工作的,我就想,‘天哪,我是不是要去某个地方,然后一直担惊受怕,这样的生活可不行’。”


压力也加剧了Wilson太太的病情,导致她出现假性发热和身体左侧的活动障碍。


她还在与疲劳作斗争。


Wilson太太和她的丈夫一直在等待修复损坏的房屋,这样他们就可以搬进新家了。(图片提供:Georgia Wilson)


Wilson夫妇已经考虑过安装 Crimsafe 门窗装置以及安装监控等事宜,不过Wilson太太也不希望她的新家开始给人一种“高度戒备”的感觉。


他们还与邻居和法人团体进行了接触,以促进邻里关系,希望这能减少类似事件在他们小区发生的几率。


这也不是Wilson太太第一次遭遇投机分子闯入公寓楼的负面经历了。


她说,她以前曾给警方打过电话,但警方告诉她,如果闯入者只是在公共区域,他们也无能为力。


“我认为如果他们能满足我们的要求就好了。”


Wilson太太解释说:“我们不能总是承担保障房屋安全的责任,你得有钱才行。”


汽车被盗意味着持续的不便


Gungahlin居民Lexi Harding在试图去办生日派对前的一些事情时,发现自己的车被偷了。(ABC:Lottie Twyford)


Lexi Harding也知道不安全的感觉。


今年早些时候,她的汽车在Gungahlin的公寓楼被盗。


她并不完全清楚事情的经过,但她认为罪犯很可能是尾随她进入地下室停车场,然后再用锁匠的设备撬开了她的车。


Harding女士确实拿回了自己的车,但她现在不得不支付更高的保险费,而且她觉得自己几乎无法阻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我买了一把方向盘锁,这可能是我能做的最好的办法了。”


“但我们已经和车身公司讨论过在下面安装摄像头的问题。”


02

堪培拉男子在家中晒太阳,警方突然破门而入,锅从天降?一切还源于种族歧视!

堪培拉一名被警方描述为“好战”的男子在一次疑似出于种族歧视动机的“创伤性事件”中被戴上手铐、逮捕并搜查了住所,之后他提出了正式申诉。


Tuck在泳池边休养时,警察赶到并给他戴上了手铐。图片:Keegan Carroll


这名 38 岁的男子只愿意被称为Tuck,他刚从医院回来,在当天中午 12 点 15 分左右,当警察到达并逮捕他时,他正在Narrabundah住宅区的游泳池边“晒太阳,进行身心休养”。


几分钟前,他与小区的一位邻居发生了争执,邻居告诉他“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并让他离开,否则就会报警。


Tuck说:“我以前从未见过这个人(邻居),他对我的不礼貌让我很生气,我说‘请便,我住在这里’。”


Tuck原籍津巴布韦,拥有澳大利亚国籍,在 6 月 27 日事件发生前已在该小区居住了三个月。他在堪培拉居住多年,拥有多个科学学位,从事健康宣传工作。


当警察赶到时,他在泳池边没有携带任何身份证件,但他说出了自己的单元号,指出了自己的住处,并有泳池大门和附近联排别墅的钥匙。


Tuck已就此事向警方提出正式投诉。图片:Keegan Carroll


尽管如此,他还是被警方拘留,戴上手铐,押上警车,警方用提供的钥匙搜查了他的住所,以确认身份。


警方证实发生了这起事件,称该男子“对警方的指示变得好斗”。


“由于该男子的行为,警方有理由怀疑他非法入侵,因此将其逮捕,当警察试图给该男子戴上手铐时,他进行了反抗,导致一名警察的手受了轻伤。”


“在确认该男子是公寓楼的住户后,他‘未被逮捕’,ACT警务部门认为此事已经结案,没有发现任何犯罪行为。”


警方没有就逮捕事件或虚假指控道歉。


Tuck说,他以前在堪培拉遇到过一些孤立的种族主义情况,但这是他第一次“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遭到人身攻击,而且“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成分”。


“这对我来说是一次非常不安和痛苦的事件,完全是在没有挑衅的情况下,以人身攻击的方式剥夺了我的权利。”


“我对他们(警察)不构成任何人身威胁。我本来就很虚弱,直到今天,我的前臂上部还(因该事件)感到疼痛,我的背部酸痛,手也被划伤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