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沉迷色情视频和游戏!通网9个月后,亚马孙土著部落“乱套”了

收藏

沉迷色情视频和游戏!通网9个月后,亚马孙土著部落“乱套”了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 12天前 07:52


2016年,一架无人机在航拍时拍摄到巴西一个偏远原始部落。部落里的族人纷纷好奇地望向这个在家园上空盘旋的奇怪东西,还有人拿起长棍、石头砸向这个前所未见的外来不明物体。从无人机拍摄下的这些画面里,现代文明科技对于原始居民的冲击可见一斑。


(新华网)


而当一个土著部落进入网络时代,又会发生什么?美媒《纽约时报》关注到,随着马斯克进一步扩大“星链”业务版图,让全球一些偏远地区也能够用上高速网络,去年9月一个叫“马鲁博”(Marubo)的巴西偏远部落终于连上了互联网。但网络给他们带来便利、开阔眼界的同时,也让这个部落“陷入分裂”。


报道称,一些年轻人只想花整个下午的时间去玩手机,他们对打猎、捕鱼等生活技能,或是彩绘、串珠等传统手工艺不再感兴趣。除了对部落文化消亡的担忧,年轻人沉迷色情视频、暴力游戏,甚至发展为不端行为的变化,更令族内对网络的看法存在严重分歧。


“年轻人因为网络而变得懒惰,他们正在学习白人的生活方式。”有部落长者这样抱怨着,但他们仍希望森林里能够通网。


马鲁博部落村庄里的星链天线(纽约时报)


据《纽约时报》介绍,数百年来,马鲁博人居住在伊图伊河沿岸数百英里、分布在亚马孙雨林深处的公共棚屋里,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有的村落甚至需要一周才能抵达。


19世纪末,橡胶开采者的侵入,撕开了这片土地与外界联通的一个小口子,马鲁博人开始穿衣服,用枪代替弓箭来捕猎野猪,用链锯代替砍刀来开垦种植。很大程度上,他们仍维持着土著部落的生活方式,说着自己的语言,相信喝下死藤水能够与森林精灵沟通,用蜘蛛猴做汤或养作宠物。


2022年马斯克的星链进入巴西,随后这个有着2000名成员的部落,在2023年9月成为数百个突然被接入卫星互联网服务的部落之一。


在离开森林多年后,马鲁博的领导者伊诺克·马鲁博(Enoque Marubo)认为互联网可以给族人们带来新的自主权,让他们得以更好地讲述自己的故事,于是牵头了将星链引入部落的事宜,人们背着设备和太阳能电池板步行进入部落。


马鲁博人通过多次乘船和数英里的徒步,将星链天线运到村庄(纽约时报)


伊诺克说,通网后带来的最大好处是,在紧急情况下部落能够与附近的巴西政府部门求援。比如有人若被毒蛇咬伤,可以迅速寻求直升机救援,而过去他们使用的是业务无线电设备,只能在村落之间发消息。


报道还提到,网络的到来,让生活在闭塞环境里的年轻人开阔了眼界,他们的未来也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一对15岁的姐妹花因为网络,一个有了去圣保罗做牙医的梦想,另一个想去环球旅行。


但仅仅9个月,和一直受互联网治理困扰的现代社会一样,马鲁博正面临着同样的互联网潜在威胁——年轻人依赖手机、群聊里充斥着八卦新闻和流言蜚语、沉迷于社交网络和陌生人网聊、暴力电子游戏风行、诈骗虚假信息丛生、以及未成年人观看色情影片等等。


一名有着三个孩子的父亲表示,互联网能够帮助他的孩子获得教育资源,但他同时也很担心孩子沉迷电子游戏,甚至是在现实中模仿游戏里的开枪射击行为。还有些人说,由于缺乏网络经验,他们成为了网络诈骗的受害者。


阿尔弗雷多·马鲁博(Alfredo Marubo)是部落里对互联网批评最强烈的领导者之一。据报道,作为伊诺克的对立者,阿尔弗雷多还指控他带进森林安装星链的人,没有获得当局许可就进入了受保护的土著领地。


阿尔弗雷多对网络上的色情内容尤其感到不安。据他所说,马鲁博民风非常保守,其文明甚至不允许在公开场合有接吻等亲密举动,但他发现自从有了网络后,部落里一些年轻男性开始在群聊中分享色情影片,甚至有些人已经表现出了“有攻击性的性行为”,他们想要尝试一些在网上接触到的变态性行为。


阿尔弗雷多同时提到,马鲁博人通过口口相传,传承他们的历史和文化,但现在族人沉迷网络,以至于都不和家人说话,这让他对文化失传消亡倍感焦虑。


(纽约时报)


有着同样担忧的人不在少数。“一些年轻人还在保留着我们的传统,而另一些人只想花整个下午的时间去玩手机。”一位女性首领说。


73岁的部落成员猜纳马·马鲁博(Tsainama Marubo)也抱怨道,沉迷网络的人们不再对打猎、捕鱼等生活技能,和彩绘、串珠等传统手工艺技巧感兴趣。


“刚通网的时候,每个人都很高兴。但现在情况变得更糟了,年轻人因为网络而变得懒惰,他们正在学习白人的生活方式。”她一边用浆果做染料一边说。


不过,猜纳马并不希望因此撤走网络设备。她在发了一通牢骚后又补充道“请不要拿走我们的网络”,因为网络也的确给他们带来了明显的好处,比如能与远方的亲人进行视频聊天,以及在紧急情况下求救。


最初将设备引入森林的伊诺克,如今也承认,对于自给自足的马鲁博部落来说,通网确实极大地改变了族人们生活,而这种变化多少是“有害的”,“在村子里,如果你不打猎、不种植、不捕鱼,你就会饿死。”


但总体而言,他仍认为部落通网是利大于弊,而且无论如何他们也“回不到从前”了,“我们现在已经不能没有互联网了。”


由于对网络的作用看法不一,报道称,马鲁博部落现在对网络使用时间进行限制,只有上午2个小时、晚间5个小时,以及周日全天才开放网络。


外界对土著部落中是否应该通网也有不同的看法。巴西一些社会活动人士为马鲁博部落能够使用网络而积极活动,他们认为,马鲁博部落中目前对网络的抱怨和不满,是因为他们刚接触网络不适应,待时间久了,并引入各项培训和管理后,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一些巴西官员和非政府机构对互联网在部落中普及过快表现出担忧,他们认为网络的出现会改变原住民的生活方式,担心当地文化和习俗可能会永久消失。


帮助引入网络的、一直为土著部落奔走的巴西活动人士弗洛拉·杜特拉(Flora Dutra)则解释称,互联网的危害被夸大了,通网不是活动人士强行向部落推广,反而是许多部落里的人民自己主动要求的。她强调,这些原住民也理应享受现代科技成果,土著部落希望也应该与世界建立联系。


她批评称,那些试图教土著人应该如何生活的外来者,秉持的是一种种族中心主义,“白人总是认为他们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选择。”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