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因胸部女性化遭霸凌,澳男仇视乳房,杀害割乳多名女子,服刑期间与大16岁护士结婚

收藏

因胸部女性化遭霸凌,澳男仇视乳房,杀害割乳多名女子,服刑期间与大16岁护士结婚

没药花园 没药花园 9天前 16:44


上文链接:公墓变态狂:人前胆怯懦弱,人后却边虐杀女性,边拨打性爱电话……


失败的救赎


彼得被移送到弗兰克斯顿警察局,他试图在警察局自杀,但没有成功,警方认为他并不是真的想自杀,只是在“表演悔恨”。当年6月,彼得在法庭上承认了猥亵罪和强奸罪。结合他的累累前科,法官指出,像彼得这样的罪犯再犯罪率在80%到90%之间,彼得就像行走在大街上一颗不定时炸弹,对其他人存在很大威胁。这次必须给予重惩。


法官最终判处彼得12年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前必须进行有效的心理治疗。坐牢后不久,彼得给父母写了一封信,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并再次自杀未遂。


精神科医生给他开了压制性欲的药,帮助他在监狱里状态稳定。医生试图为他做长期的谈话治疗,但他内心只想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捷径,并没有耐心和动力接受长期治疗,所以心理治疗收效甚微。


52岁的格蕾丝·麦康奈尔 (Grace McConnell) 是一名精神科护士,在彼得服刑期间前来会见、帮助他。她比彼得大16岁,彼得最初将格蕾丝视为慈母般的人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迷恋上了她。


彼得告诉格蕾丝她可以帮助他打破病态的自我,成为一个正常人。格蕾丝也因为怜悯,与彼得越来越亲密。当彼得成功申请转到维多利亚的另一所监狱时,格蕾丝也跟着搬了去,以继续保持对彼得的常规探访。


到新监狱后,彼得向格蕾丝求婚了,格蕾丝感到很惊讶,她觉得两人是母子般的关系,并没有情侣之间的爱意。尽管如此,格蕾丝觉得自己有道德责任帮助彼得回归正常人,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一员,她还是答应了求婚。他们在监狱里举行了婚礼。


(格蕾丝·麦康奈尔)


结婚后,彼得开始申请假释,他以与格蕾丝的婚姻为由,称她是一个美丽的人,自己拥有了她,就不会再次进行性侵犯。他还参加了帮助囚犯重返社会的帮扶项目,被批准暂时释放到墓地和回收站工作。同时,他还参加了职业培训课程,重拾自己装配和机械加工的技能。


1992年,彼得服刑满七年(总刑期十二年),获得了假释。假释后,他与格蕾丝定居在伍德小镇(Wood),社区不知道他的犯罪史。彼得获得了一份道路护养的工作,格蕾丝成为一名清洁工。彼得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不关心任何事情,大部分业余时间都花在看电视机上。


格蕾丝形容他们的性生活很常规,她是出于责任感而配合着彼得。彼得也未显示出任何不正常的性癖好。她认为彼得总体上彬彬有礼,脾气温和。沮丧时,他不会攻击人,只是坐在那里空空地望着前方。他经常陷入沉思,有时会突然大汗淋漓并开始颤抖,却不解释为什么。格蕾丝相信她已经成功地改造了彼得。


对于他们的婚姻,格蕾丝自称从来没有对彼得有任何爱情的感觉,她也不相信彼得对她有这种感觉。她怀疑他是否有爱的能力。


彼得平稳地度过了一年的假释考验期,彻底成为一个自由人。


定时炸弹


1994年1月3日星期一,露西·艾恩斯 (Lucy Irons) 和一群朋友出去玩。期间,露西独自去了女厕所。突然有人试图推开厕所门进入,露西赶紧用手抵住门,说了声不,示意厕所里有人。那人不但没离开,还从门外伸进来一把黑柄长刀,一个戴着头罩的男人试图挤进来。露西抵挡不住,她的手掌和两个手指被刀划破,滴着血。她很恐惧,但她努力保持冷静,避免激怒袭击者。她反复说着“我很害怕”。那个男人把刀靠近她的脸,抓住她的右臂将她从厕所里拖了出来。这时该男子的神态突然转变,竟自动放开露西,然后离开了。


露西瞥见他朝一辆蓝色福特旅行车走去。她赶紧喊来朋友们,冲向那辆车,但那辆车已开动了,他们没抓住那个男子。


露西的朋友和未婚夫开着自己的车去追那辆福特车,他们在一个环岛与福特车相遇。福特车高速行驶中一个急左转进入土路,然后失去控制,最终被迫停在了路边。追赶者将车开到福特车前面挡住它,然后下车小心翼翼地靠近福特车,抓住了司机。


袭击者正是彼得·杜帕斯。


(彼得·杜帕斯)


警方搜查了彼得的车,发现了两个头罩、胶带、避孕套、手铐、一块塑料布、一把铲子,还有三把刀,其中一把刀上沾满了露西的血迹,他的身上也有露西的血迹。


彼得在见到自己的援助律师之前,不愿意与警方交谈,拒绝回答所有提问。检察官认为彼得有强奸露西的意图,但是他们掌握的证据不足以进行强奸罪指控。


彼得最终对非法监禁罪认罪,以逃避更严重的绑架、袭击和猥亵指控。审判于1994年11月进行,考虑到受害人只被拘禁了几分钟就被放走了,法官认为彼得在犯案过程中良心发现,主动停止了犯罪,最后判处彼得三年零九个月的监禁。


1996年9月,43岁的彼得服完了最低两年刑期,获得假释。过去的20年里他有17年因性犯罪在监狱里度过。


彼得的妻子格蕾丝向《星期日先驱太阳报》确认他们的婚姻已经结束。彼得的父母也不再支持和供养他,并搬了家。彼得在墨尔本北部的帕斯科谷(Pascoe Vale)郊区重新定居,在这里无人知道他的过去。


犯罪升级


回到前文所述,1999年4月,当警方将彼得与妮可·帕特森凶杀案联系起来时,他们基本可以认定已经找到了真凶。


警方在一个旅馆的游戏室里发现了正在玩老虎机的彼得。当发现自己被警察包围了,彼得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脸上有两处划痕,左脸颊的伤痕看上去是最近被指甲刮的。


彼得否认杀害了妮可,说他不认识妮可,也从未去过她家。当被问及脸上的划痕时,彼得声称,是他在车库里被一块木屑划伤的。


(彼得左脸的划痕)


在接受进一步讯问之前,彼得联系了他的律师和在狱中遇到的一位牧师。他又采用了此前面对警方的策略,拒绝回答一切提问。


警方搜查了彼得在帕斯科维尔的家,发现冰箱侧面的便条上写着那个印度学生哈利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警方还发现了一份《先驱太阳报》,是妮可谋杀案几天后的报纸,头版刊登了标题为《心理变态持刀杀手》的报道,并附有妮可的照片。


警方在他的垃圾箱里发现了妮可的心理咨询广告,下面写了妮可家的地址、电话以及“马尔科姆,上午9点”的字样。


对此,彼得承认这些字是他写的,他是给妮可打了电话,预约了她被谋杀那天的心理咨询,以解决自己的赌瘾和人际关系问题。因为不想让女朋友知道他在寻求心理治疗,才向妮可提供了假名字。但他声称自己后来改变了主意,又打电话取消了与妮可的预约。彼得坚持说他那天早上出去办事了,没有靠近过妮可的家。


警方还在他工作室架子的最底层发现了一件夹克,与其它衣服捆绑在一起,还发现了一个头罩。夹克上溅满了血迹,经测试,血液属于妮可和彼得。而彼得在妮可被杀前不久到过一家加油站,加油站的监控显示他当时穿着这件夹克。


彼得承认这件夹克是他的,妮可被杀的那天早上他也确实穿着这件夹克,但不知道妮可的血是怎么溅到夹克上的。


警方基于充分的证据,正式指控彼得谋杀妮可,但彼得拒不认罪。


2000年8月彼得杀害妮可案进行审判,彼得的辩护团队暗示是警方将一小瓶妮可的血液滴在彼得夹克上,制造了不利于彼得的证据。


(彼得·杜帕斯)


检方花了大量精力证明警方的取证完全合法,没有证据造假。检方在庭上质问彼得,将割下来的妮可的乳房和她的驾照、钱包放在哪里?彼得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陪审团用了不到三个小时就做出了一致裁决,彼得谋杀妮可罪名成立,彼得被判有罪。法官对彼得说:“你不尊重妮可的生命,没有把妮可当人看,而是把她视为猎物,困住并杀死了她。她的生命、青春和个人品质,这些宝贵的东西,都被你夺走了,而你只为了自己的满足感和权力感。你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有预谋地实施了犯罪行为。你充分理解行动的严重后果。你现在47岁了,仍然有着根深蒂固的性暴力欲望,此前的监禁和精神病治疗没有对你产生任何有效作用,我们对你能康复并回归社会的前景感到绝望。”


最后,法庭判处彼得无期徒刑且不得假释。维多利亚警方终于让这个恶贯满盈的暴徒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彼得伤害女性长达30年,此后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但警方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他们相信彼得还有更多黑暗的秘密等待揭开。


更多的罪行


文章开头提到的1997年玛格丽特谋杀案,受害者的乳房也被切除了,伤口出现与妮可案类似的刀痕。


警方提审了监禁中的彼得,讯问玛格丽特谋杀案,他开始发抖。警察讯问他是否认识玛格丽特,是否在她被谋杀当晚跟踪她,尸体旁边发现的黑色羊毛手套是否是他的。彼得均拒绝回答。警方在黑色手套上检测到至少两个人的生物信息,一个来自彼得,另一个来自无法确定的人员。因此,只能说明彼得戴过这个手套,但不能证明是他戴着手套时谋杀了玛格丽特。


彼得的电话记录显示,玛格丽特被谋杀时,他曾多次拨打性爱服务电话,正是文章最开头提到的艾琳·兰利接听了他的电话,艾琳永远不会忘记1997年10月接到的那个令人恐惧的电话。


根据性爱电话记录,警方第二次讯问彼得是如何谋杀玛格丽特的,但他依旧拒绝回答。


尽管没有得到指向性唯一的关键证据,但检方还是根据间接证据链对彼得谋杀玛格丽特案提起公诉。


2004年7月,此案审判中,检方指出玛格丽特和妮可乳房上的切口极其相似,几乎可以说是凶手的签名,可以认定凶手就是同一人。同时,1989年到2000澳大利亚各地发生的近4000起凶杀案中,涉及切除乳房的就是这两起,不可能是巧合。


此次审判,彼得没有出庭,但有51名证人出庭作证。最终陪审团做出有罪判决。虽然彼得已经因妮可案被判无期徒刑,这次的判决在刑期上对他没有影响,但有罪判决,替玛格丽特伸张了正义。


警方对彼得的调查还没有结束。警方认定1997年梅西娜·哈尔瓦吉斯的谋杀案也是彼得所为。彼得的祖父也被埋葬在福克纳公墓,距梅西娜祖母之墓128米。有9名女性站出来指认,彼得在梅西娜被杀前在墓地骚扰过她们。有人描述,他夹克的右口袋有一个撕痕,与他杀死妮可时穿的夹克特征相符。


(梅西娜·哈尔瓦吉斯)


福克纳公墓还有不止一个人看到他戴着金框眼镜,穿着蓝色工作服,这是他的标志性装扮。谋杀案发生后,彼得还曾到一家理发店剪发和染发,似乎是为了让自己不像画像中人,不被认出。


警方就梅西娜案讯问彼得,他依然拒绝回答。警方询问了与彼得一起关押的囚犯,想寻找线索。一个因参与走私和贩运毒品入狱的前律师安德鲁·弗雷泽和彼得一起在监狱的花园里工作,两人也常常一起看电视。


安德鲁认为彼得是一个安静、社交无能、多疑和内向的人。他不愿意多说话,当他偶尔说话时,他会用不连贯的短句,中间穿插着长时间的停顿,仿佛在自我审查以避免有什么说漏嘴。安德鲁还见到过彼得毫无来由的全身颤抖,冒汗并流泪。


(安德鲁·弗雷泽)


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德鲁认为彼得是他见过最危险、最不可预测的人。有一次,安德鲁和彼得在花园里工作,他在泥土中发现了一把刀,把它拿给彼得看。彼得开始出汗,脸上出现一种奇怪的表情,然后说出了“梅西娜”的名字。


还有一次,一名狱友走到彼得面前,说自己是梅西娜的表弟,威胁说一有机会就会杀了彼得。彼得震惊地对安德鲁说:“他怎么知道我杀了梅西娜?”


当彼得被指控谋杀玛格丽特时,他告诉安德鲁,他认为自己可能也会被指控谋杀了梅西娜。


梅西娜的案子悬赏一百万美元,安德鲁因为提供的证人证言,得到了赏金的一部分,具体金额警方没有透露。


彼得谋杀梅西娜案于2007年进行审判。他的辩护团队辩称,彼得已经如此臭名昭著,以至于对他的指控都被确信是真的。这种情势下,彼得无法得到公平审判。法官不同意此说法。


辩方还试图将罪行归咎于梅西娜的未婚夫安吉洛,但还是被证据否定了。彼得最终被判有罪。法官对彼得说:“你没有改过自新的希望,你是一个精神变态,你的罪行来自于对女性根深蒂固的仇恨和变态的虐待欲望,你完全蔑视她们和她们的生存权。”彼得因谋杀梅西娜罪名成立,第三次被判无期徒刑,他不认可判决,提起上诉,但上诉失败,维持原判。


随后他又提出重审,2012年,他的重审申请获得批准。重审依然被判有罪。


警方认为彼得与多起未侦破的暴力案件、性侵犯案件和谋杀案有关。监狱线人安德鲁还告诉警方,彼得曾暗示自己与95岁的凯瑟琳·唐斯 (Kathleen Downes)的谋杀案有关。


(凯瑟琳·唐斯)


1997年12月,梅西娜被杀一个月后,凯瑟琳躺在疗养院的床上被刺三刀,喉咙被割断。彼得对安德鲁说,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是我做了这个案子。


2019年,彼得被指控谋杀凯瑟琳,并准备开庭审判。但此时,关键证人安德鲁得了癌症,无法出庭作证,审判被中止。主审法官称,审判只是中止,并没有宣判彼得无罪,时机合适时是可以重新开启审判的。凯瑟琳家人感到非常失望,但也理解并感谢警方和检方的努力。


彼得也是48岁的海伦·麦克马洪 (Helen McMahon) 和31岁的雷妮塔·布伦顿 (Renita Brunton) 谋杀案的嫌疑人。


警方没有公开海伦谋杀案的细节,只是说她在海边小镇晒太阳时遭到了杀害。被害时间正是彼得在四公里外的海滩上强奸了汉娜的前16天。警方认为,海伦可能是彼得的第一个谋杀受害者。


1993年11月,雷妮塔在自己经营的服装店里被刺106刀,大部分伤口集中在胸部,但警方没有足够的证据起诉彼得。


可能的动机


对于自15岁时第一次袭击以来所犯下的所有罪行,彼得不能提供任何合理或诚实的解释。文章开头,彼得打给语音性服务者艾琳的电话中,称受害者是他的母亲,这表明他可能有潜在的弑母情结。


有专家认为彼得割下受害者乳房的行为,是出于他对自己女性化的胸部感到自卑。


在马格丽特案审判期间,一位法医心理学家提交给法庭的报告中指出:彼得袭击女性,是为了实现征服和控制的幻想。然而实际的攻击行为并没有达到他脑中幻想的效果,他对自己的表现和受害者的反应都感到失望,于是不断寻找下一个更合适的受害者,导致他的罪行不断重复并升级。


(彼得女性化的胸部)


民众和一些社区组织对多次提前释放彼得,最终由小罪酿成大惨剧表达了愤怒。人权组织“自由维多利亚”的主席就此说:“监禁本身并不能阻止每个人犯罪。重要的是要记住,一个人必须因他们所犯的罪行被判刑,这还可能意味着某人得到的判决与犯罪相称,但这并不能消除他们的危险性或使他们继续犯罪的特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1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 印象用户498532

    印象用户498532

    8天前 07:23

    真是个变态...那个护士真是也病得不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