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河南27万“血色彩礼”事件:那个19岁的女孩,被剥得一滴不剩……

收藏

河南27万“血色彩礼”事件:那个19岁的女孩,被剥得一滴不剩……

桌子的生活观 桌子的生活观 15天前 12:10


今年三月底,河南一名19岁的女孩彤彤,跳河自尽了。



逼死她的,是一次相亲,一次订婚,和一份27万元的彩礼。


在去世前,她的人生轨迹,几乎像被按下了快进键。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匆匆走完她绚丽而短暂的一生。


看完整个故事后,我觉得这并不是一场普通的悲剧。


更像是一场由女孩身边每个人共同完成的“谋杀”。



彤彤的悲剧,其实从很早之前便埋下了伏笔。


她出生两个月时父母便离了婚,跟着母亲周蓉多次改嫁,有5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


作为大姐,她不光要照顾弟弟妹妹,而抑郁症的母亲有时犯病还会虐待她。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彤彤毫不意外地成为了一个“懂事”的孩子,处处为他人着想。


她早早便辍学,每天6点钟起床给妹妹买早餐,还开着电动车往返10多公里接送妹妹上下学。


她还打好几份工,一个月4000元的收入,一半都转给了家人,自己努力攒钱也是为了帮衬家里。


甚至,她曾经说过“我即使卖血,也要供妹妹上学”这样的话。


图源:北青深一度报道


然而,别人口中彤彤的“懂事”和“乖巧”,却也成为了锁住她自己命运的镣铐。


悲剧,始于一场相亲。


彤彤的母亲周蓉托人做媒,想给彤彤找个丈夫。


媒人非常上心,很快便找到了四五十公里外一个叫邢亮的男人,据说只比彤彤大4岁。


两人仅仅相处了几天,就在周围一片劝说声里,迅速订了婚,彩礼28万。


相信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这未免也太仓促了。


彤彤同样很犹豫,觉得邢亮太强势,年龄也显然不止比自己大4岁,并不合自己心意。


她内心很抗拒,想退婚,但她做不了主。


因为邢亮家境不错,母亲周蓉相当满意,想尽办法要把彩礼和车房谈得更多。


收了介绍费的双方媒人也尽量撮合他们,费尽心力地劝说彤彤,誓要促成这段“良缘”。


更何况,订婚宴都已经办了。


彤彤的母亲还在订婚宴现场,数男方家人的27万彩礼。



后来男方听说彤彤有退婚的想法,邢亮的父亲还专程从外地赶来,表示希望看在自己的面子和名声上,不要退婚。



一个19岁女孩的人生大事,一生幸福,竟然比不上一笔彩礼,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子,和两个媒人的介绍费。


最终,在各方的软磨硬泡下,彤彤又做了一次“懂事”的孩子,选择妥协。


只是,这一次“懂事”的代价,太过沉重。


她不是没有做过抗争,也曾和母亲大吵过几次,但都无济于事。



她也和邢亮表露过轻生的念头,可这个刚刚才认识的男人,又怎么能明白她的心意?



这个善良懦弱的孩子,到最后一刻也不希望伤害他人。


她只能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抗拒这场被安排的婚姻。


几天后一个深夜,彤彤走到了公园河岸边,翻过栏杆,纵身一跃......


或许,她在最后一刻,还在想着自己的死,可以让母亲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在她死后,仍旧没有人关心她的想法。


母亲周蓉不愿退彩礼,和男方家庭闹得极不愉快。



最后,还是男方找到电视台曝光,经过当地各部门的调解,她才肯妥协。



而两个媒人,也是相继甩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亲人、男方、媒人,都不理解彤彤为什么自杀,也都觉得彤彤的死与自己无关。



彤彤活着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推着她结婚。


然而当彤彤死去之后,所有人又都在极限拉扯,撇清责任。


然而这责任,不是说撇清就毫无关系的。



问题最大的人,就是彤彤的母亲周蓉。


从头到尾,她一直都在争取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女儿的幸福。


媒人介绍时她满口答应,只因为男方条件极好。


发现彤彤对婚姻的抗拒,她的第一反应也是“压着”女儿。


网传视频中,在订婚宴时还有一个小插曲。


双方最初商议的彩礼,是连带着给女方舅舅的礼金一起一共28万。



可当她在订婚时亲手数钱,发现男方只给了27万时,她又立刻翻脸,提出退婚做威胁。


图源:北青深一度报道


同样是退婚,女儿想退婚不行,但因为彩礼不够却可以,这是一个母亲应有的态度?


据媒体北青深一度报道,在男方补上彩礼后,她又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要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和一辆新车”。


这些要求,到底是为了女儿,还是纯粹为了钱?


据媒婆说,女儿的彩礼,全都被存进了一张只有周蓉自己知道密码的银行卡。


图源:北青深一度报道


别人家的孩子,19岁时,恐怕还被捧在手心呵护着。


而在她这里,19岁的女儿却只是一件拿来换钱的“商品”。


这个母亲,但凡多考虑一下女儿的幸福,但凡多站在女儿角度思考一些,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


再来说说这件事情里面的媒婆。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双方合不合适,会不会幸福,而只是为了自己的介绍费。


明知道彤彤表现出了抗拒,却还是“苦口婆心”地劝说彤彤叫她不要退婚。


而在彤彤死后,他们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错误,而是这单生意没做成,介绍费落了空。


“我七十多岁,跑了好几趟说亲,最后(男方)还把那4000块钱要回去了。”


图源:北青深一度报道


最后说说男方一家。


虽然他们想要回彩礼无可厚非,但邢亮的父亲因面子而道德绑架彤彤,而且他们一开始就隐瞒了邢亮的结婚年龄,同样是堵住了彤彤的退路。


更离谱的还有彤彤的生父,听说女儿订婚有了彩礼钱,久不联系女儿的他,拨通电话后的第一件事,竟是想找女儿借钱......


钱!


钱!!


钱!!!


彤彤身边的每个人,都为了钱,都在追逐自己的利益,却从未有人关心过彤彤是否幸福?是否真的愿意和这个结婚?


整场悲剧里,彤彤是婚姻天平上的筹码;


是用彩礼和养育之恩来衡量的物件;


更是攫取丰厚彩礼报酬的一种工具。


她是那个懂事乖巧的女儿,却独独,没有人把她当做一个完整的人。


写到这里,我为这个年轻美好生命的逝去而感到叹息,也在不知不觉间,眼眶变得湿润。


她终于从那个家庭解脱出来了,但却是以这样决绝的方式。



彤彤不仅仅是她,也是这个世界千千万万女孩的缩影。


我记得那个四川雅安的彝族女孩。


网友发帖,这个女孩年仅17岁,就被母亲以20万的彩礼“嫁”给了一户人家。



女孩竭力反抗,想尽一切办法逃回家里,本以为能得到母亲的理解。


却不曾想,她的“安全归来”,却成了母亲的心病,生怕对方来找自己要回彩礼钱。


而没过多久,母亲就再一次以20万的彩礼,将她又“嫁”给了另一户人家。


女孩再度逃跑,但这一次,恼羞成怒的男方却追了上来。


不仅动手打人,更是要挟女孩母亲,要么交人,要么赔偿50万。



最后,痛苦不堪的女孩,用一瓶农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同龄的女孩,此刻或许还在明亮的教室里用功读书,而她却已在母亲的逼迫和贪婪下,两度“嫁”做人妇。


青春还未绽放,却已枯萎。


还有热搜上的“父母收26万彩礼强嫁16岁女儿”事件。


女孩好不容易出逃,又在父母的默许下,被男方强行带回去。


女孩报警,面对警察,那个16岁的孩子说出的一句话令人动容:


“就是我爸妈把我卖给他们的......”



短短的一句话,却饱含着无限的无助和无奈。


这些女孩,都有一个共同点。


她们不是自己的命运不好,不是社会对她们充满敌意,而是她面临的所有恶意和残害,都是来自于家人,来自于最亲近的人。


要么,是被亲生父母当成商品一样给“贱卖”,要么充当一种赚钱和牟利的工具。


她们的喉咙,被紧紧扼住;


她们的尊严,被踩在脚底;


她们的发声,没有人看见。


在这个时代,我们总觉得女性的地位已经很高,女性已经能够独立自强了,却没有想到,还有人过着我们想象不到的人生。


我们需要听到这些远方的哭声,我们也需要去看到她们的苦难和痛楚,这就是我想写这篇文章的目的。


希望更多人知道她们,多一个转发和传播,我的心愿就达成了。


因为:被看到,被关注,就是改变的开始。



最后聊一下,身处这种环境的女孩,该如何破局?


发现没有?


一般这种悲剧的发生,都是贫穷、落后、偏僻,而又各种封面迷信和世俗观念流行的地方,经济发达的大城市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强大自己,走出来。


尤其是底层女性,更要抓住一切机会去强大自己,挣脱身上的束缚。


就像那个出身农村,18岁逃婚离开家乡,最后成为作家的王慧玲。


在逃婚后母亲不堪入耳的咒骂声中,她头也不回地揣着身上仅有的260块钱去了上海。


靠着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和那份想要摆脱被家人不断吸血的强烈欲望,王慧玲用知识武装自己,不顾一切地向上爬。



她做过服务员,做过底层打工者,但她一边打工一边学习,最后成为了一家日企主管后勤的总务,在上海站稳了脚跟。


很多女性一开局就拿到了地狱难度,但你们一定要意识到,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你,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人身上,你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自己。


不管是未婚,还是已经结婚,只要把脚迈出去,路就有很多条。


一定要记住一句话:


吸血的父母也好,小地方的世俗束缚也罢,能欺负的,也只有弱小、老实的人。


而当你变得强大之后,这一切的东西,自然而然会被你甩开、因你改变。


只有自己变得强大,你才有驯服这个世界的勇气和实力。


你不要生气,你要争气;


你不要忍受,你要去抗争。


正如《肖申克的救赎》那一句台词:


“有些鸟儿注定是关不住的, 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