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赖着不走:这些人正在吃空澳洲!

收藏

赖着不走:这些人正在吃空澳洲!

澳洲财经见闻 澳洲财经见闻 8天前 06:00


最近,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公布了一组震惊各界的数据——赴澳留学的国际留学生人数突破70万大关,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除此之外,临时签证持有人的数量也达到了280万人,同样突破了澳洲移民局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这也促成了55万净移民大军在2023年入境澳洲的壮观场面。


史无前例的人口涌入澳洲,虽然造成了住房、基建设施和社会资源的激烈挤兑,但是在人口就是红利的经济硬道理面前,我们难以在可预见的未来看到新移民的迅速下降。



对于供不应求的房屋以及强烈消费增长带来的高通胀,澳洲联邦政府计划在2025年腰斩净移民数量(净移民等于入境人口与离境人口的净差值),目标从目前的55万下调至25万。


但是,这谈何容易?


远在北半球的移民大国加拿大,已经提前开始削减“多余人口”,但是却出现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尴尬局面——大量印度“留学生”已经迅速变成钉子户。


据《第一邮报》(First Post)报道显示,位于家拿到东部的爱德华王子岛(PEI)在近期宣布将大幅削减零售、餐饮以及大部分服务业岗位的移民担保通道,担保名额共计削减25%。


政策的转变让许多正在当地“深造”的印度留学生措手不及,一个个毕业即就业,就业即移民的美梦瞬间破碎。于是就出现了数百印度留学生的大规模抗议游行,其中一些通过绝食来表达强烈抗议。



但是,就算饿晕了,也得送走。


那么,同样作为资源富饶的移民大国,澳大利亚又应该如何处理这一棘手的问题呢?或者说,是不是应该趁早大刀阔斧地斩掉那些贡献比较低的外来人口呢?


这个问题的切入点,就在于数量庞大的留学生,所以弄清楚哪些留学生是高质量移民,也就是能够对澳洲社会造成最大经济贡献的群体,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


澳洲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24年3月末,全澳共有74.1万名国际留学生,其中14.8万来自中国、11.5万来自印度、5.5万来自尼泊尔、3.5万来自菲律宾,还有3.3万来自越南。



可见,在前5大留学生输出国中,除了中国以外,其余的4个国家都是典型的发展中国家,其中尼泊尔和印度的人均GDP仅为1,336和2,410美元,而越南的人均GDP最高,达到了4,163美元,但与中国的12,000美元仍然相距甚远。


换句话说,其他4个国家一共向澳洲输送的23.8万留学生,都属于经济条件较差的。


那么,数量庞大的穷学生,到底能够澳洲创造多少经济价值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澳洲高等教育联盟的回答是460亿澳元。


以新西兰的全年GDP为参考(3,700亿澳元),澳洲的教育产业创造的价值占到了一个国家总产值的12%,确实不是一笔小数目。


但是,这些穷学生带来的经济价值真的有这么高吗?


对此,MacroBusiness基金的首席经济分析师Leith van Onselen表示:想得美!


Onselen指出,460亿澳元的产值是基于每个留学生都来澳洲就读高等教育学府,并且是从出发地携带全款(以及生活支出)来计算的。



然而这与事实大相径庭——大量穷学生不仅不会带全款来留学,反而是利用签证审批的漏洞,大规模就读于野鸡学校,在几乎不查出勤率的情况下,在澳洲打工赚钱,再走把钱寄回老家(侨汇)。


这种骚操作不仅让这名义上的460亿澳元大打折扣,这些假留学生通过低价贩卖劳动力的行为更是对澳洲就业市场造成了冲击。


澳洲政府的数据似乎也在应证Onselen的观点:从教育部的数据库中可见,目前在澳洲就读的74万留学生中,有39万就读于高等学府(Higher Education),占到了总人数的52.7%,而就读于专科院校(VET)的人数为23.5万人,占总人数31.7%,剩余的分别就读于语言班(ELICOS、占10.4%)和其他学校(Schools & Non-Award,占5.4%)。


可见,只有半数的学生就读于收费最高的高等学府(3年平均学费约为专科院校的5~6倍)。


我们再仔细看数据,就会发现5大留学生输入国中的4个:印度、尼泊尔、菲律宾和越南留学生,主要都聚集在专科院校里。


印度留学生数据一览,数据来源:澳洲教育部


比如,5.2万印度留学生直接选择了专科院校,占到了印度留学生总人数的40.9%。剩余的59%中,又有相当一部分在以本科或硕士录取通知书入境澳洲以后,立刻转学进入收费更低的专科院校,许多就此变成了出租车司机和加油站工作人员。


不想在加油站兼职的出租车司机一定不是好印度留学生。


对于菲律宾留学生来说,这一比例的失衡更加可怕——78.4%的留学生选择定轨专科院校,只有不到20%进入了高等学府。


菲律宾留学生数据一览,数据来源:澳洲教育部


所以,澳洲高等教育联盟得出的460亿澳元产值,就显得有些经不起推敲了。


换句话说,敞开国门迎接这些留学生入境,因此而产生的经济价值和对社会资源的挤兑以及就业市场的破坏,对于澳洲来说,到底是不是一笔赚钱买卖呢?


如果不是,那是否应该大刀阔斧地砍掉留学签证配额呢?


先别着急,我们来看中国留学生——14.8万名中国留学生中有83.1%都就读于高等学府,而且更重要的是,全球三大上市教育集团之一的Navitas集团最新公布的调研显示:中国留学生最看重的分别是“安全与治安、教育质量、学府排名、学习成本,以及疫情管控”。



中国留学生数据一览,数据来源:澳洲教育部


这与印度学生的顺序截然相反,印度和非洲学生最看重的是“毕业后的就业机会和获得永居的通道”,而留学生最应该注意的“教育质量”却垫底。


可见,对留学生签证一刀砍并不是答案,而是有策略地选择优质留学生并欢迎他们入境,在对澳洲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最小化对公共资源产生挤兑。


巧妙抓住人口增长带来的红利,才是符合澳大利亚长期利益的明智之选。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