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要来了!2024年最重要的一天,所有澳洲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收藏

要来了!2024年最重要的一天,所有澳洲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最西澳 最西澳 6天前 06:32
新冠疫情结束至今,飞涨的租金、巨额的债务、高昂的利率和疯狂的物价,是几乎每个澳人都要面临的痛苦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人呼吁澳洲政府赶快出手干预。

而联邦财政部长Jim Chalmers即将于5月13日晚上发布的新财年预算案,也因此备受关注。

为缓解生活成本压力而进行的退税和补助将受到欢迎,但却有可能进一步加剧通货膨胀,从而适得其反。



Jim Chalmers


从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除了范围和力度更大的减税外,政府还将提供额外的生活费用减免,不过,减免的形式可能不同以往。

财长表示,这将是一份针对家长和澳大利亚中产阶级的预算案,一份针对家庭、养老金领取者、学生和年轻人的预算案,它的目标是为大家减负。

但是,一些澳人却表示,任何措施都太少、太晚了……


1

新预算案内容展望


为了缓解澳洲民众的焦虑情绪,联邦政府很可能在新预算中公布这些措施:

生活费用减免

重新修订的第三阶段减税措施是政府预算的核心。这些措施于 1 月公布,2 月立法,7 月 1 日生效。

上届政府对最初立法的减税政策进行了修改,这意味着所有收入超过 18,200 澳元(即超过免税门槛)的澳大利亚纳税人都将获得减税。

在工党进行修改之前,最初的第三阶段减税政策更多地向高收入者倾斜。



与莫里森政府的税收计划相比,根据修订后的第三阶段变化,一个应纳税收入在 4.5 万至12万澳元之间的人将在7月1日获得804澳元的减税。

不过,政府也暗示了其他生活成本措施,财政部长称减税是更广泛援助的“基石”。

这些措施中包括能源账单减免(除了一些州已经宣布的措施外),财政部长指出,去年的措施降低了生活成本,缓解了通货膨胀。

调整租金援助,增加求职者补助金和老年人养老金也是可能的。



教育、培训和分担费用计划的变化


该领域的一大变革是取消去年 7.1% 的通胀指数引发的价值 30 亿澳元的分担费用计划债务。

这意味着 300 多万澳人的学生债务将减少,过去两年中,平均每个学生可获得约 1200 澳元的信贷。

债务减免也将适用于那些通过了职业教育与培训学生贷款计划 (VET Student Loan),或澳大利亚学徒支持贷款欠款 (Australian Apprenticeship Support Loan) 的学徒。


说到大学,政府正致力于解决“实习”问题,为学生提供经济支持,帮助他们在完成作为课程一部分的实践培训时维持生计。


根据该计划,学习护理、教学或社会工作的学生每周将获得最高 319.50 澳元的联邦实践津贴,但他们也将接受必要的经济状况调查。

同样,愿意学习清洁能源技能作为其行业一部分的学徒也将有资格获得最高 1 万澳元的补助。该计划已经存在,但政府根据行业反馈扩大了资格范围,将汽车、电气、住房和建筑行业的学徒也纳入其中。



作为政府将年度移民人数削减至 26 万人的更广泛计划的一部分,大学也将被要求阻止国际学生人数的激增,这引起了顶尖教育机构的极大担忧。

另外,政府还将投入9000万澳元用于1.5万个免学费的TAFE和职业教育与培训名额,以吸引更多工人进入住房建筑行业,并从2025年起额外提供5000个学徒前培训名额。



税收变化


除了更多关于第三阶段减税的消息外,政府很可能会在预算中公布另外的税收变化,以鼓励企业投资。

其中一项变化是将政府针对小企业的即时资产注销计划再延长一年,允许营业额低于 1,000 万澳元的企业从符合条件的资产中申请 20,000 澳元。

然而,去年预算案中的同一项措施仍未获得议会通过,企业界正紧急呼吁议会在6月30日到期前通过该措施。



住房


除了投入更多资金吸引住房和建筑领域的熟练工人外,政府还投入数十亿澳元在全澳范围内建造新住房。

据估计,政府将在住房方面投入约 113 亿澳元,致力于实现其到 2030 年交付 120 万套新住房的承诺。

通过国家住房基础设施基金(National Housing Infrastructure Facility),政府将花费 10 亿澳元为逃离家庭暴力的妇女和儿童以及青少年提供危机和过渡性住房。



根据一项新的五年协议,政府还承诺向各州和地区提供 93 亿澳元,用于改善无家可归现象、协助提供危机支持,以及建设和修缮社会住房,其中包括每年 4 亿澳元的联邦无家可归问题资金,由各州和地区进行匹配。


另外,政府还将向各州和地区提供 10 亿澳元,用于建设其他社区基础设施,以加快住房建设进程,包括道路、污水处理、能源和供水。

政府还承诺与各大学协商,建造更多的专用学生宿舍。



总体而言,在已承诺的250亿澳元新住房投资的基础上,政府又宣布了住房资金,其中100亿澳元用于澳大利亚住房未来基金(Housing Australia Future Fund),该基金旨在帮助建设3万套社会和经济适用出租房。

政府表示,住房资助措施还将有助于减轻私人租房市场的压力,该市场的空置率正创下历史新低,周租金价格也在急剧增长。

未来的澳大利亚制造


除了修订后的第三阶段减税政策外,振兴本地制造业是政府今年预算的另一个核心内容。

《澳大利亚未来制造法案》将一系列新的和现有的制造业和可再生能源计划整合在一起,总额超过 150 亿澳元。

换句话说,政府正在将纳税人的巨额资金用于支持本地产业和创新,尤其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



多项措施已经宣布(或重新宣布),包括:


  • 10 亿澳元用于太阳能 SunShot 计划,以增加澳大利亚制造的太阳能电池板的数量;
  • 20 亿澳元用于氢能起步计划,以加速绿色氢能产业的发展;
  • 4.7 亿澳元用于在布里斯班建造世界上第一台“容错”量子计算机,与昆州政府的捐款相等;
  • 8.4 亿澳元用于Gina Rinehart支持的矿业公司Arafura,以开发其位于澳大利亚中部的稀土矿和精炼厂;
  • 2.3 亿澳元用于西澳锂业前景乐观的Liontown Resources,该公司也由 Gina Rinehart 部分控股;
  • 在 10 年内出资 5.66 亿澳元,用于澳大利亚地球科学组织绘制澳大利亚土壤和海底关键矿物的详细地图;
  • 4 亿澳元用于在Gladstone建立澳大利亚首个高纯度氧化铝加工厂;
  • 斥资 1.85 亿澳元快速推进 Renascor Resources位于南澳的 Siviour Graphite Project;
  • 10 亿澳元的出口协议,为德国提供 100 辆步兵战车,由Rheinmetall位于Ipswich的工厂制造。


医疗和老年护理


在今年的联邦预算中,政府将在健康和医疗保险方面额外支出 85 亿澳元,其中 2.27 亿澳元将用于新建 29 家紧急护理诊所。

政府还将投入数百万澳元用于医学研究,其中2000万澳元用于儿童脑癌研究,5000万澳元用于资助澳大利亚科学家研发世界上首个长期人工心脏。


另外还将投入4910万澳元,为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和其他复杂妇科疾病(如慢性盆腔疼痛和多囊卵巢综合症)的患者提供支持。这笔资金将用于延长就诊时间,并在医疗保险福利表(Medicare Benefits Schedule)中增加回扣。


至于老年护理,政府尚未宣布该领域的任何具体措施,也未概述其对三月份发布的老年护理工作组报告的回应。

带薪育儿假

从明年 7 月起,享受政府资助的带薪育儿假计划的父母除了可领取薪金外,还可领取退休金。

根据现行计划,一对夫妇如果有新生儿或新收养的孩子,可以按照全澳最低工资标准享受长达20周的带薪育儿假,但这一数字将继续上升,直到2026年7月达到26周。



工党将在下次大选中提出该计划,按照每周 882.75 澳元的全澳最低工资标准,按带薪育儿假标准的 12% 支付退休金。


预算成本尚不清楚,但前政府委托进行的一项审查估计,在带薪育儿假之外支付退休金每年将花费约 2 亿澳元。

每年约有 18 万个家庭享受政府带薪育儿假。

家庭暴力

联邦政府承诺提供近 10 亿澳元用于打击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包括永久性资助帮助受害者脱离暴力关系,以及一整套打击网上厌女症和防止儿童观看色情制品的在线措施。

9.252 亿澳元将用于在五年内永久设立“摆脱暴力计划 (Leaving Violence Program)”。该计划曾于 2021 年 10 月作为试点计划设立,名为“逃离暴力计划 (Escaping Violence Program)”。



该计划将为符合条件的受害者提供个性化的一揽子支持服务,包括最高 1,500 澳元的现金、最高 3,500 澳元的商品和服务,以及安全规划、风险评估和转介到其他基本服务机构的服务,最长为期 12 周。

虽然这些措施受到了广泛欢迎,但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和反家庭暴力的倡导者们希望看到更多的投入。

一揽子计划还包括资助建立一个年龄验证技术试点,以保护儿童免受有害内容的侵害,包括“轻易获取”网上色情内容,政府称这将解决极端的网上厌女症,这种厌女症 “助长了对妇女的有害态度”。



国防与外交


联邦政府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增加500亿澳元的国防开支,这意味着澳大利亚的国防开支总额将在10年内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4%。

在太平洋地区,澳大利亚承诺为图瓦卢的发展计划提供 1.1 亿澳元的资金,其中包括一条海底电信电缆和直接预算支持。

澳大利亚政府还承诺向亚洲开发银行提供4.92亿澳元,用于向亚太地区的落后国家提供赠款。

环境

迄今为止,唯一一项专门针对环境的公告是取消垃圾出口税,也被称为“回收税”。

在中国宣布不再处理澳大利亚垃圾后,莫里森政府于 2020 年首次立法征收每吨 4 澳元的垃圾出口税,以减少和规范垃圾出口。



垃圾处理行业的从业者曾担心,一旦在 7 月份开始征收垃圾出口税,将会导致更多的垃圾被送往垃圾填埋场,而不是进行回收利用。

取消垃圾出口税是澳大利亚管理本国垃圾的更广泛举措的一部分。

基础设施

政府在全澳范围内做出了一系列资金承诺,其中包括为悉尼西部的升级改造提供 19 亿澳元资金,进行道路改善、规划项目和火车线路延长等。

政府还将为维州的东北连接线投入 32.5 亿澳元,该连接线将建在墨尔本的东部高速公路和 M80 环路之间。



在 2032 年布里斯班奥运会之前,政府还将投入 27.5 亿澳元资助布里斯班至阳光海岸铁路线,与昆州州长Steven Miles承诺的金额相当。

同样在昆州,Bruce Highway将获得 4.67 亿澳元的升级改造资金,而堪培拉将获得 5000 万澳元用于扩建轻轨。

悉尼和Newcastle之间拟建的高速火车线路也将获得 7880 万澳元,用于为该项目提供商业案例。

政府还将投入2100万澳元用于建立全澳道路安全数据中心。



其他公告


政府在预算编制前还做出了其他几项资金承诺,但并不完全符合上述类别。

政府将斥资 1.613 亿澳元建立全澳枪支登记册,为警方和其他执法机构提供近乎实时的枪支信息以及各州和地区的枪支拥有者信息。

在去年 12 月各州和地区领导人同意建立登记册之后,这笔资金将在四年内用于建立登记册。政府称该登记册是近 30 年来澳大利亚枪支管理系统的最大变革。



另外还将投入 1.664 亿澳元用于扩大反洗钱报告义务,要求房地产中介、律师和会计师报告可疑交易,此举将使澳大利亚与其他发达国家保持一致。

在2032年布里斯班奥运会之前,政府已向澳大利亚体育学院(Australian Institute of Sport,AIS)提供了2.497亿澳元的资金,用于升级其设施,为当地运动员提供支持。

在宣布将于 2028 年结束澳大利亚活羊出口贸易后,政府还承诺为农民提供 1.07 亿澳元的一揽子支持。

农民和地区社区也将受益于政府未来抗旱基金(Future Drought Fund)5.191 亿澳元的资金支持。



2

澳人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那么,这些举措是否能算得上是对症下药呢?让我们来看看普通澳人的想法?

来自悉尼西部Parramatta的29岁银行经理Andrew Naesse表示,大量移民导致导致租金飙升,这意味着政府应该在电力和燃气费用方面提供一些减免,同时采取减少汽油消费税,并且降低食品杂货价格。

“我现在只购买 Coles 和 Woolworths 的特价商品。”他说。

从事财务工作的James则表示,那些难以维持收支平衡的人需要更好的支持。



James

“有很多无家可归的人,谁能帮助他们呢?” 他说,“政府往往很难做到言行一致。”

20 岁的咖啡馆员工Coby Smith表示,他觉得政府“只是说说而已”。

对于他们这一代人而言,在大城市买房逐渐成为了一种奢望。一旦迈出这一步,他们或将面临一生的巨额债务。



Coby Smith


“我们的总理天天侃侃而谈,但实际上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说,“他需要关注年轻人,我们跟政府之间存在很大的代沟。”

Himanshu Verma和他的妻子Shivani七年前从印度搬到澳大利亚,并表示他们从未见过如此严峻的情况。

 “情况越来越糟,所有东西的价格都在上涨,比如牛奶的价格就比以前高得多。”



Himanshu Verma和妻子Shivani


两人有一个年幼的女儿,Verma先生全职工作,而他的妻子现在正尝试创办自己的企业。

这对夫妇表示,住房和租金危机以及税收增加使他们和其他许多人陷入困境。

2022至2023财年,澳大利亚的平均税率增加了7.6%。

尽管这对夫妇本身是相对较新的移民,但Verma表示,政府需要考虑削减移民,因为没有足够的住房来应对大量涌入的人口。

37岁的华裔妈妈Yu Chen有两个孩子,她最近不得不卖掉自己的投资房产,因为房贷的月供过于高昂。

“我为我的孩子们担心,他们可能永远都买不起房子。”



Yu Chen和她的孩子

年轻的妈妈Gabby拥有一套房子,她表示政府应该考虑增加儿童保育补贴。

她说:“我有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在我住的地方附近找到负担得起的托儿所是一个挑战。”

“托儿费用每天200澳元,这对年轻家庭来说很困难。”



Gabby

Gabby现在计划在休完产假后重返工作岗位,并表示对年轻家庭的经济支持是一个主要问题。

“工资增长停滞不前,生活成本上涨给年轻家庭带来很大压力。政府应该帮助减轻负担。”她说。

Hannah曾是一名法学院学生,现在是一名执业律师,她表示她很想知道自己能获得多少帮助来偿还“巨额”助学贷款。

“我的债务增加得比我偿还的速度还要快。”她说。



Lily 是一名19 岁的新南威尔士大学艺术商科学生,每周支付380澳元的学生宿舍费用。


她从新州南部高地的Bowral搬来学习,尽管符合标准,但仍无法获得青年津贴。

她表示,政府应该考虑为大学生提供生活费补贴。

小企业主也感受到了压力,要求政府提供帮助,并声称Coles和Woolworths正在抢走他们的顾客。

咖啡馆老板Jason Ryan表示,像Coles这样的大公司抢走了所有业务,这让像他们这样的小企业陷入了困境。


Jason Ryan


“当我们在新冠疫情期间为我们地区的一些老年居民提供食物和用品来支持他们时,政府没有采取任何帮助我们的措施。”

“政府必须监管大企业并支持当地社区更多的小企业,这就是我希望政府解决的问题。”

24岁的Jack表示,政府需要重点将有关性别暴力的教育引入中小学。



Jack(左)


仅今年在澳大利亚就有至少27名女性被杀害,凶手均为她们的伴侣或前伴侣。

42 岁的园林设计师兼叉车操作员Jerry Reyes表示,政府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为心理健康提供更多资金。

他说,如果那些陷入困境的人能够得到帮助,就可以帮助消除可怕的事情的发生。



Jerry Reyes

企业员工Isaac Humphries表示,政府应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我不认为政府做得很好。”他说。



Isaac Humphries


与移民结婚的Humphries表示,他完全支持合法移民,但表示政府应该关注那些生活在澳大利亚贫困线以下的人。

希望即将公布的预算案能让面临巨大生活压力的澳人们松口气,让所有人都有机会从中受益。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