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美国将现首位华裔女副总统?还未上任,中美网友已开始疯狂质疑……

收藏

美国将现首位华裔女副总统?还未上任,中美网友已开始疯狂质疑……

英伦大叔 英伦大叔 15天前 07:25

妮可·沙纳汉,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而就在最近几天,这个名字却被世界上更多的人知道。她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政治与文化的明星,甚至有可能成为美国副总统。



几天前,她已官宣成为小罗伯特·F·肯尼迪 (Robert F. Kennedy Jr.)——2024年独立总统竞选的竞选搭档。而这位肯尼迪正是1960年代美国传奇总统肯尼迪的侄子。



虽然名字中并不带中文,可她是一名华裔。她是什么来头?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戏剧化的是,这位华裔的大名还远没有“众所周知”呢,一盆盆脏水就劈头盖脸地泼过来了。


1

淡化族裔背景,华人也对她怀疑


妮可·安·沙纳汉(Nicole Ann Shanahan,生于 1985年9月16日)是一位美国技术专家和律师。



沙纳汉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毕业于普吉特湾大学和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在进入法学院之前,她曾担任律师助理和专利专家。


她还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 CodeX、斯坦福法律信息学中心的研究员。


但她从未担任过民选公职。


沙纳汉于 2018 年与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 (Sergey Brin) 结婚;他们于2021年分居,并于2023年离婚。她于 2019 年成立了私人基金会 Bia-Echo。



幽默的是,现在美国媒体一提起她就先说她的前夫。


可见,她自己的名堂还是并没有弄得很响亮。


不过,这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当年希拉里参选时,一大“卖点”便是:她是克林顿的老婆。


克林顿可是创造了美国经济奇迹的总统,所以自然有人会买账。


但是,这一次的沙纳汉可就没那么大的份量了。首先,谷歌创始人跟把美国经济整体拔高的克林顿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问问世界上的吃瓜群众,谁不知道克林顿的大名?哪怕是因为莱温斯基。


可你如果问他们谷歌创始人叫什么名字,又有几个人能答上来呢?



何况,当时希拉里是克林顿名正言顺的妻子(尽管闹过小三儿),而沙纳汉只是谷歌创始人的前妻啊。


政治上的资历完全空白,而且她一个搞法律的,治理经济的能力也未可知,这个华裔女副总统的路并不好走。


不过,尽管如此,也并不妨碍有人给她起劲儿地泼脏水。这个我们后面会讲。


现在,她表示她支持小罗伯特·F·肯尼迪的立场,并为他的超级碗广告提供了资金(400万美元)。



美国媒体是怎样评论的呢?


当然是毫不留情地评论说:


“独立总统候选人小罗伯特·F·肯尼迪周二宣布妮可·沙纳汉为竞选搭档,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慈善家和政治捐助者提升为第二把手,挑战拜登总统和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各大媒体或政治评论作家都没有过分提及她的华裔背景,最多就是带一句“华裔”,甚至很多媒体连这一句都不带上。


反倒是,在美国的华人、华裔们对她的族裔背景特别上心。


他们非常普遍且特别有代表性的一句评论就是:


“你们猜,华裔一旦身居高位,是会对华人更好,还是对华人更狠?”



2

“婚外情”脏水已经加身,但马斯克出来辟谣,力挺她!


沙纳汉的人生故事是一个典型的励志故事,是一个真正的“美国梦”故事。


她自幼生活在美国社会底层,十二岁便在社会上打工,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实现人生进步,一步一个脚印,相当扎实——进了名校、拿到学位、成为律师,成为法律科技公司ClearAccessIP和Bia-Echo基金会的创始人,教科书一样的“升级打怪”。



2015年,沙纳汉和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在一次瑜伽旅行中相识。



二者此前皆有过一段婚姻:布林的前妻是基因公司23andMe Inc的联合创始人安妮·沃西基(Anne Wojcicki),沙纳汉的前夫是一名财务高管。布林和沃西基育有两个孩子,在2018年,布林与沙纳汉迎来了一个女儿。



说到这里,脏水就来了。早在一年多以前,就有坊间传闻,她跟马斯克有一腿!


坊间人士有鼻子有眼地说道,马斯克与沙纳汉的短暂婚外情始于前年12月在迈阿密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而布林在得知“要想人生过得去,头上必须有点绿”的数周后,就想让这段婚姻彻底过去了。


他于2023年1月提出离婚,理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段往事随着她现在的官宣竞选,又被重新炒起来了。


其实这种泼脏水行为是美国选举中的惯用套路了。一百多年前马克.吐温就吐槽过:总统候选人正跟台上演讲呢,突然台下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孩跑上来抱着他大腿管他叫爸爸!


其实当然都是竞选对手们安排的了。


都2024年了,“婚外情”这个老招数还是生命力顽强啊。


面对婚外情指控,她坚称自己与马斯克的关系只不过是朋友而已。


“埃隆和我有没有发生过那种激情一刻过后就一拍两散的性·行为,没有”她说: “我们有过恋爱关系吗? 不,我们没有婚外情。”



那么,马斯克又是如何回应这个指责的呢?当时他就表示:



“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谢尔盖(布林)和我是朋友,昨晚一起参加了一个聚会!


三年内我只见过妮可两次,而且两次都周围有很多其他人。 没什么浪漫的。”


甚至他还表示:“自己都没性·生活多年了(唉)”。



事实上,沙纳汉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恋情,也是一位正当年的CEO,我们不多赘述。



不过,无论她的私生活如何,太多选民对她这个人是根本都不买账,批评声此起彼伏。


“你(肯尼迪)刚刚失去了我那一票”


“我们知道她,你(肯尼迪)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选不出比她还糟糕的了”


肯尼迪也是及时对他的竞选搭档做出了捍卫:



“小罗伯特·肯尼迪捍卫副总统人选:国家需要局外人


小罗伯特·肯尼迪 (RFK Jr.) 在宣布竞选搭档后首次接受采访,候选人选择律师妮可·沙纳汉作为潜在的副总统——我们需要一个能够以不同方式思考(问题)的人。”


但实话实说,小肯尼迪的这番说辞并不能让选民买账。


2

名不见经传,没有存在感,但还是有三件事


虽然沙纳汉近乎属于“三无产品”——无资历、无名声、无关注,但美国媒体还是挖出了她的一些“事迹”,反正怎么着也不能让版面儿空着啊。


首先,关于儿童疫苗,她有鲜明的立场。


沙纳汉在今年二月份告诉《纽约时报》,她之所以被肯尼迪先生“吸引”,部分原因是他在疫苗等问题上挑战科学共识的努力。


挑战科学共识?


是的。


肯尼迪先生和他的组织“儿童健康保卫会”一直在宣传有关接种麻疹、脊髓灰质炎、破伤风、脑膜炎、和其他疾病疫苗是对孩子们有健康风险的。


“我确实想知道疫苗造成的伤害,”沙纳汉女士上个月说道,但同时,她又表示她“并不是一个反疫苗者”。


既支持肯尼迪反疫苗,自己又不是反疫苗者。这听得人一头雾水。


然后,她折中地说道:“我认为需要有一个空间来进行这些对话。”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需要一个地方来和稀泥”。


除了和稀泥,她还赞扬肯尼迪先生作为一名环境律师的工作。


然而在大众眼里,肯尼迪因反疫苗激进主义和对政治阴谋论的拥护而更为人所知。


“我确实认为这个国家存在环境健康危机,”她说。“我确实相信美国人应该得到干净的水。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下我们无法实现这一目标。”


之前的资历不说了,但看这段采访,坦白地讲,她的个人魅力和政治魄力也非常的一般,不足以打动公众。


那么,为什么她还是被选为了副总统竞争者呢?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要真相,就跟上金钱的流向。



沙纳汉女士十多年来一直是民主党的捐助者。


除此之外,她创立并领导了 Bia-Echo基金会,该基金会为刑事司法改革和环境项目提供资金。


去年肯尼迪竞选民主党提名时,她向肯尼迪捐赠了6600美元(法定最高限额),之后肯尼迪转为独立候选人。



她还向支持他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Common Sense 捐赠了50万美元。2020 年,她向拜登胜利基金捐赠了25000美元。


如前文所述,今年早些时候,沙纳汉女士向支持肯尼迪先生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American Values 2024 捐赠了400万美元,用于在美国春晚——超级碗投放广告。


这笔捐款支付了广告费用的一半以上,这与肯尼迪先生的叔叔约翰·F·肯尼迪 (John F. Kennedy) 在 1960 年总统竞选期间投放的广告几乎相同。


不过,肯尼迪家族在美国可是一个大家族。家族里有些人并无为此感到高兴,而是这位这位肯尼迪消费了家族先烈——这部翻拍作品激怒了肯尼迪的一些亲戚,他们批评肯尼迪利用叔叔的形象以及对民主党的怀念来宣传一场竞选活动。



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联合主席托尼·莱昂斯 (Tony Lyons) 上个月表示,沙纳汉女士是重拍 1960 年广告的“决定背后的推动力”,此前该组织不得不放弃之前的一个广告创意。


总结一下:


客观来说,这次小肯尼迪的竞选,基本上属于“打酱油”之旅。无非是给自己后面的政治生涯增添经历和阅历。


不过,沙纳汉作为华裔女性能够被拉入伙,或者说,作为金主,她能够让小肯尼迪拉自己入伙,对于华裔来说怎么着都是一个突破。


可刚一官宣,她就招来包括华人在内的这么多质疑和批评,后面会有什么“妖蛾子”,咱们就静观其变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