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澳洲印花税比上代人贵了五倍!澳洲人承受住房压力历史最高!

收藏

澳洲印花税比上代人贵了五倍!澳洲人承受住房压力历史最高!

澳洲财经见闻 澳洲财经见闻 10天前 16:58



01

澳洲这代人印花税比上代人贵了五倍!



在过去一代中,印花税负担增加了五倍,印花税负担在仅仅一代人的时间里就增长了5倍,成为阻碍人们搬家、换工作甚至生孩子的一项负担。


e61研究经理尼克•加文表示,即使在扣除通胀因素后,各州和领地政府征收的大幅增加的房产转让税,现在也相当于一名普通全职工人5个月的收入。


加文表示:“住房成本不仅仅包括印花税,5个月的实得收入也是一笔相当大的成本。”


“对于那些搬家的自住业主来说尤其如此,他们可以通过出售旧房子来支付新房的费用,但还要缴纳印花税。”


经济学家和房地产专家说,房产税阻碍了经济发展,州政府严重依赖印花税作为收入来源,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繁荣时期。


去年,新州的工党政府取消了其前政府的印花税改革计划。维州和南澳已引入计划,取消商业地产的印花税,但不包括住房。澳大利亚首都领地长达二十年的印花税改革正在遇到阻碍。


在印花税成本增长最多的墨尔本,买家需要相当于六个月的平均全职税后收入,或42,500澳元,来支付中位价房屋的印花税。这相当于1980年代中期的六倍增长。


其次是悉尼,中位价房屋的印花税增加了五倍,增加了44,500澳元或半年的收入。


根据e61对3000名澳大利亚人的调查,更高的印花税迫使25%的40岁以下澳大利亚人延迟换工作,20%的30至40岁的人延迟生育,以及所有年龄段的人重新考虑搬家。


由于印花税而推迟这些重大人生决策对澳大利亚经济来说是令人担忧的,因为它减缓了生产力。


他表示:“我们似乎可以合理地得出结论,印花税成本上升至少是导致澳大利亚生产率放缓的原因之一。通过改革现行印花税制度,个人和整体经济面临的部分压力可能会得到缓解。”


PropTrack高级经济学家安格斯•摩尔(Angus Moore)表示,日益严重的负担能力问题来自两个方面;房价的增长速度超过了收入的增长速度,印花税税率也在攀升。


根据CoreLogic的数据,在过去30年里,首府城市的房价上涨了450%以上,而单元房价值在同期内增长了300%以上。


因此,大多数购房者被推入更高的印花税等级,推高了他们在印花税中所占的购房成本份额。


摩尔表示,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支付相当于购房价格3%或以上印花税的购房者比例,已从约12%升至95%。


摩尔表示:“虽然有关第三阶段减税的讨论一直是关于所得税背景下的等级攀升,但我们看到,印花税的等级攀升更为严重,因为过去几十年房地产价格的增长速度快于收入的增长。”


咨询公司Corrina的前澳新银行(ANZ Bank)和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首席经济学家索尔•埃斯莱克(Saul Eslake)表示,尽管最新研究表明,“印花税就像打了兴奋剂的阶层蔓延”,但由于其背后的艰难政治,改革不太可能到来。


02

澳大利亚60个地区房源供应最紧张



最新数据显示,悉尼内西区、东区和北海滩是全澳住房市场供应最紧张的地区,只有大约0.3%的房屋对买家开放。


SQM Research董事总经理Louis Christopher的分析发现,过去一年这些地区的房源下降超过30%,违背了悉尼房源增长21%的趋势。


在全澳60个供应最紧张的城区中,有51个位于悉尼,2个在墨尔本,7个在阿德莱德。在这些城区,只有多达0.59%的房屋进入市场。


Christopher先生表示,按照常规,一个地区总住宅数量的1.2%会进入市场流通。


“鉴于悉尼房源水平上升,看到悉尼邮编区成为全国供应最紧张地区之一,这确实令人意外。”


“我本以为我们会在全国更多地区,特别是西澳州看到更多这样的情况,但实际上更多集中在悉尼。”


内西区的Stanmore是供应最紧张的市场,只有3588处住宅中的9处上市销售,大约只有该地区全部房产的0.25%,截至上周。过去一年,房源下降了30.8%,过去三年下降了一半以上。


SQM Research显示,北海滩的Curl Curl、Killarney Heights和Brookvale,东区的Clovelly和Coogee,内西区的Newtown、Balmain、Marrickville、Rozelle和Haberfield也是买家面临的最紧张市场之一。


在Mount Ku-ring-gai、Cammeray、Artarmon和Cremorne等地,市场上的房源数量与总住宅数量的比例也是最低的,大约只有0.29%到0.41%,在过去一年内,房源数量下降了多达66%。


“这意味着,买家在这些地区的选择将继续受限,也可能意味着,尽管会有周期性的涨跌,但如果我们继续保持相对强劲的人口增长,这些地区的房价可能会在中长期内继续上涨。”


悉尼房地产经纪人兼BresicWhitney首席执行官Thomas McGlynn表示,这些地区的大多数买家,特别是内西区的买家,倾向于长期持有。


在悉尼以外,墨尔本的Watsonia和Kilkenny以及阿德莱德的Novar Gardens、Regency Park、Largs Bay、Melrose Park、Unley和Wynn Vale等郊区也是供应最紧张的市场之一。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墨尔本西部的Rockbank房源充足,该郊区28%的房屋被列为出售。过去一年,房源增加了31%。


悉尼西南部的Leppington和西北部的Box Hill也有大量房源,可能是因为大量的新房开发,Christopher先生说。


Leppington约有22%的房屋上市,而Box Hill约有13%的房屋出售。


布里斯班北部的Russell Island、珀斯北部的Eglinton和阿德莱德郊外的Virginia也供应过剩。在这些郊区,超过16%的住宅在市场上出售。


展望未来,Christopher先生说,预计未来几周房源将会增加。


“我们预计从2月份开始,新房源将会显著增加。如果市场能够吸收额外的供应,这将是市场的一个有趣测试。”


McGlynn先生表示,早期迹象显示需求可能会满足这些额外的房源。


03

越来越多澳洲人承受住房压力 20-34岁年轻人最痛苦



越来越多澳人把30%以上的收入用于偿还房贷或支付房租,创下了历史新高,而中等收入人群则首当其冲地承担着全澳每天1.9亿澳元的利息支出。


澳洲储行(RBA)最新数据显示,房奴面临的利息支出在过去两年中飙升了131%,从2021年底的74亿澳元增至2023年12月季度的171亿澳元。


每天仅利息偿还额就达到创纪录的1.9亿澳元。在2021年四季度,利息为每天8100万澳元。


投资者的房贷利息也同样增加,同期从41亿澳元增加到87亿澳元,增幅达 110%。


虽然利息飙升,但还款总额却没有增加那么多。自住者的还款总额增加了51%,达到创纪录的280亿澳元。 利息和还款的增加,再加上所有市场的租金创纪录飙升,使很大一部分澳人承受着经济压力。


联邦银行(CBA)根据其内部客户数据编制的数字显示,为维持生计而花费收入30%以上租房和还房贷的澳人数量创下了历史新高。一般认为,30%是一个家庭面临住房压力的临界点。


根据该银行的数据,近四分之一的中等收入者将至少30%的收入用于偿还房贷或支付房租。在新冠大流行前,这一比例约为20%。


在最低收入人群中,这一比例从17%攀升至近22%。富人受影响最小,部分原因是他们大多拥有自己的住房,但即使在他们当中,这一比例也从11%多一点攀升至近15%。


CBA经济学家Stephen Wu说:“以家庭收入把家庭平均划分为五档,在所有档中,住房支出超过30%临界值的家庭比例都高于大流行前。第三档和第四档家庭中,将收入的30%以上用于支付房贷和租金的比例最高。在过去的18个月里,这一比例明显上升。


04

超过六成议员至少有两套房 绿党呼吁修改负扣税



一项最新统计发现,澳洲65%以上的联邦议员至少拥有两处房产,与此同时,房价暴涨导致许多人买不起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子。绿党呼吁工党政府修改负扣税政策。


众议院要求议员披露自己或配偶名下房产,参议院只要求议员披露自己名下房产。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在联邦众议院的151名议员中, 有103人或其配偶至少拥有两套房产,其中88人至少有一套投资房。只有少数议员租房住。


76名联邦参议员中,47人至少拥有两处房产,其中30人至少有一处投资房。


负扣税政策通过减税来鼓励人们投资房产。在当前房价房租暴涨,住房成本越来越高的大环境下,一些独立议员和绿党呼吁工党政府改革负扣税政策。


首都领地独立议员波科克(David Pocock)表示,他理解一些人投资房产是为退休生活做准备,但他认为不应该用纳税人的钱来补贴人们购买的第四套房或第五套房产。


名下没有房产的绿党住房发言人钱德勒-马瑟(Max Chandler-Mather)称现任总理阿尔巴尼斯是投资房总理。


阿尔巴尼斯在悉尼内西区有两处房产,一套是位于Marrickville的家庭住宅,另一套是位于Dulwich Hill的投资房,目前这两套房子都已经出租。


钱德勒-马瑟说,数十亿澳元的投资房减税导致许多人买不起房子。“我一生都在租房住。我知道被无理由驱逐和遇到不公平的涨租是什么感觉,但这对于工党和自由党来说似乎是完全陌生的,他们都是房产投资者,所有人都反对设置租金上限或改变负扣税政策。”


工党有75%的议员申报他们名下或其配偶名下至少有2处房产,联盟党的这一比例是64%。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