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空中交通管制员人手不足,悉尼机场航班大面积延误或取消

收藏

空中交通管制员人手不足,悉尼机场航班大面积延误或取消

1688澳洲新闻网 1688澳洲新闻网 10天前 09:55

周一,悉尼机场塔台两名空中交通管制员的缺席对全澳各地的航班造成了严重影响,造成了大范围的延误和取消。


澳大利亚航空服务公司(Airservices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杰森•哈菲尔德(Jason Harfield)在参议院委员会调查飞机噪音时表示,机场多次面临人员短缺的问题。


国家党参议员布里奇特·麦肯齐(Bridget McKenzie)曾要求对航空服务公司的表现进行调查,她就悉尼机场的情况盘问了哈菲尔德。


这位参议员表示,航班起降从每小时50架次降至每小时26架次,导致多个航班出现严重延误和取消。


由于人员不足,澳航从悉尼出发的航班平均延误72分钟,维珍澳大利亚航空(Virgin Australia)的航班延误95分钟。


麦肯齐参议员问哈菲尔德:“当悉尼机场遭遇中断时,全澳都会受到影响,国际旅客也因此错过了转机。我想知道你对此的回应。”


哈菲尔德回答道:“两名空中交通管制员请了病假,导致进出悉尼的航班减少。尽管有948名可操作的空中交通管制员,但他们无法取代周一生病的两位。”



麦肯齐参议员说:“两个人不上班,整个机场就关门了,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哈菲尔德说:“在我们没有合格的空中交通管制员提供服务的地方,我们建立了一个临时禁区,我们有一个人来监控那个空域,与此同时,他们提供飞行信息服务,我们增加了一个额外的协议,即飞机需要广播他们的位置。”


麦肯齐参议员说:“你建立了一个我们的航空公司都不愿遵守的制度。”


哈菲尔德回答:“这是航空公司的运营决策,有些航空公司确实飞过,这是他们的选择。”


他承认,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直接归因于航空服务的航班延误情况有所恶化,当时100多名经验丰富的空中交通管制员进行了提前退休的选择,以换取丰厚的薪酬。


哈菲尔德说:“问题不在于缺乏工作人员或经验,而在于这个体系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变的。这就是我们正在解决的问题。”


他还面临着伊丽莎白·布罗德里克(Elizabeth Broderick)进行的一项职场调查的质疑,该调查显示,整个政府机构都存在欺凌和骚扰问题,员工士气普遍低落。


参议员麦肯齐随后向哈菲尔德提出挑战,让他考虑航空服务面临的问题和他百万年薪,给自己的表现打分。


哈菲尔德建议给他一个B,然后透露他的职位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换人。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