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11岁女孩沉迷玩手机自杀,妈妈把社媒告上法庭:赔我女儿! ​​​

收藏

11岁女孩沉迷玩手机自杀,妈妈把社媒告上法庭:赔我女儿! ​​​

英国那些事儿 英国那些事儿 11天前 10:03

来自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塔米·罗德里格斯(Tammy Rodriguez)曾经有过一个可爱的女儿,赛琳娜(Selena)。



(赛琳娜)


赛琳娜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女孩儿,喜欢在舞台上翩翩起舞。


她总是活力四射地微笑着,像个小太阳一样,把温暖送给每一个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却在11岁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


杀死她的,是如今人人离不开的社交媒体……



(示意图)


塔米说,赛琳娜第一次接触到网络时才7岁,当时她用平板电脑第一次在网上看了视频。


后来赛琳娜长大了,塔米送给了她一部手机。


一开始,赛琳娜只拿手机玩游戏、看视频,但没过多久,她就不可避免地接触到了Instagram、Facebook之类的社交媒体。


赛琳娜喜欢跳舞,想把自己跳舞的身姿发到网上。


但塔米作为成年人,她更了解互联网的危险,于是她告诉赛琳娜,她可以录制自己跳舞的视频,但只能存在草稿箱自己欣赏,不能发到网上去。


赛琳娜同意了。


塔米也没有多想,因为她关注了赛琳娜的个人账号,发没发东西,她一眼就能看到。


只是她没想过,这个还不到10岁大的孩子已经懂得怎么创建小号,偷偷发自己跳舞的视频了。



(赛琳娜的跳舞视频)


慢慢地,赛琳娜越来越沉迷于这些社交网站,她已经上瘾了。


塔米说,赛琳娜每天都捧着手机,不肯睡觉,也不吃东西,甚至患上了饮食失调症。塔米试过没收赛琳娜的手机,结果她就好像失心疯一样,甚至开始袭击自己的妹妹……


再后来,疫情来了。


被困在家里的赛琳娜开始更加迷恋手机,不能玩手机的场合她死都不去,到最后她甚至开始逃课玩手机了。


赛琳娜的行为愈发出格了。


塔米发现一些成年男性开始在社交媒体上骚扰11岁的赛琳娜,在这些成年人的压力下,年轻又懵懂的赛琳娜给他们发送了自己的色情照片。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照片传到了她同班同学的手上。赛琳娜开始在班级里被嘲笑、霸凌……


(社交媒体上的赛琳娜)


赛琳娜的行为终于引起了学校的注意,学校上报给了当地的儿童和家庭部门。经过保护机构的判断,赛琳娜经出现了成瘾性,需要前往精神病院入院治疗。


可赛琳娜已经病入膏肓了。


她用尽了各种办法,从医院逃跑、离家出走、自残,只要能玩到手机,她什么都肯做。


最终在2021年7月,赛琳娜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最后一段视频。


在视频中,她一边喝着苏打水,一边服用了两片安非他酮(抗抑郁类药物),这是妈妈塔米的药。


接下来赛琳娜关掉了摄像头,又吃下了大把大把的药丸,最终在当天晚上,11岁的赛琳娜离开了这个世界。



(社交媒体上的赛琳娜)


到现在,赛琳娜已经去世了三年了,但塔米还是忘不了她。


塔米说,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事让她想起自己的女儿,让她泣不成声。


她对Facebook和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以及Snapchat的母公司Snap发起了起诉,指控这些公司“故意设计、制造、营销和销售具有不合理危险性的社交媒体产品,这些产品的设计初衷就是为了让未成年上瘾。”


在她的牵头下,33个州,100多名家长和青少年联名向社交媒体公司提起诉讼。他们表示这些社交媒体公司通过有针对性的算法,故意诱使年轻人陷入成瘾循环。



(米塔和其他家长们正在发起抗议)


事实上在不少网友看来,孩子沉迷社交媒体,最终自残、自杀,根本原因其实都在家长身上。


不可否认的是,的确有很多家长疏于对孩子管教和关心,导致孩子们受到了创伤。但专家们表示,社交媒体使人,尤其是未成年人上瘾这件事,其实也是真实存在的。


专家们表示,青少年特别容易沉迷于社交媒体。


因为人类的大脑在20-25岁之前会持续发育,他们需要吸收各种信息,但如果从社交媒体上吸收了太多无用信息的话,反而会阻碍大脑的发展。


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报告称,美国近四分之一的青少年表示他们住在网上,大约有一半人称自己沉迷于社交媒体。


这种沉迷与人们对酒精和毒品的沉迷有些相似。


这也是一种慢性的、致命的,但可以控制的脑部疾病。


不过跟酒精和毒品相比,社交媒体成瘾的可怕之处在于,这东西一开始真的是无害的,但随着成瘾的严重,当人们意识到时,往往已经为时已晚。


除了成瘾性之外,社交媒体对年轻人还有另一重威胁。


青春期的孩子往往比较注重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当他们在网上发布视频后,很容易被网上不友好的留言和私信恐吓甚至霸凌,最终引发一系列的心理健康危机,甚至有可能自杀。


为了保护未成年人,不只是家长,美国各州也在努力解决问题。比如佛罗里达州就签署法令,禁止14岁以下的任何人使用社交媒体。



(美国卫生局局长在强调社交媒体的危险性)


但对于家长和专家的指控,Meta(Facebook和Instagram母公司)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我们向每一位家长表示,我们的工作是帮助青少年获得安全的上网体验。


我们已经开发了30多种工具和功能,包括让父母限制孩子在我们应用上花费的时间,年龄验证,限制16岁以下未成年不会收到未关注人的消息,定时发送鼓励青少年休息的通知等等。”


可问题在于,家长们往往没有孩子们了解这些社交媒体,家长们的办法总是会很快被孩子们想办法解决,最终导致赛琳娜的悲剧重现。



(站在后排的是抗议社交媒体的家长们)


在今年一月的一场国会听证会上,参议院对以扎克伯格为首的社交媒体公司所有者们进行了质询,询问他们如何在各自的应用程序上保护未成年人。


在当时的会议上,扎克伯格被迫向许多家庭道歉,这些家庭几乎都跟米塔的家庭一样,孩子因为社交媒体成瘾而自残或自杀。


扎克伯格表示,“我对你们所经历的一切深表遗憾,这太可怕了。没有人应该体验这样糟糕的经历。”




遗憾的是,扎克伯格在道歉的时候或许是真心的,可作为社交媒体的所有者,他们除了道歉之外,真的会为了儿童的心理健康福祉,去主动地改变算法,把无数的用户群体推开吗?


也许答案也只有这一声叹息罢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