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绝望!华裔男子确诊癌症,苦等两月见不到专科医生!有人等到死...

收藏

绝望!华裔男子确诊癌症,苦等两月见不到专科医生!有人等到死...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 5天前 09:48

“他想与病魔斗争,但他没有机会。”


最近,加拿大埃德蒙顿的一家人已经崩溃。两个月前,41岁的华裔男子王先生(Steven Wong,音译)被查出癌症四期,可直到现在都没见到专科医生或开始治疗。



41岁的王先生是一家房地产投资公司的项目经理,家中有三个孩子。他不吸烟、不喝酒,身体一向健康。


但在今年5月,他被诊断出患有四期胃癌,已经无法手术,一家四口原本宁静的生活迅速“四分五裂”。


据CTV、Citynews等媒体报道,自从5月2日被诊断出胃癌后,王先生的病情迅速恶化。


他从能陪孩子们打棒球的健康父亲,变成了躺在医院病床上要依赖喂食管和轮椅的重病号。



他的妻子阮女士(Cici Nguyen,音译)说,确诊癌症无疑是个噩耗,但王先生并没有放弃,而是想和病魔战斗。


不幸的是,治疗的延迟令人难以接受,王先生直到现在还未能见到肿瘤科医生。


阮女士对此感到困惑和愤怒。“他在5月2日被诊断出来的,为什么癌症患者却不能立即见肿瘤科医生?”、“我感到非常沮丧,因为我们一家一直被蒙在鼓里。”



确诊之后,医护人员曾告诉王先生的家人,他们会“积极地”与癌症作斗争,但现实却是漫长的等待和沉默。


阮女士形容这段时间为“痛苦、可怕的黑暗”。她表示,丈夫从未见过肿瘤科医生,也没有任何预约,甚至没有和埃德蒙顿十字癌症研究所的肿瘤科成员交流过。


阮女士绝望地说:“我没有收到他们的任何信息。我们一直等待着,除了等待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我们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阮女士坦承,自己每天都在恐惧中醒来,害怕丈夫离去,害怕他得不到治疗。等待的每一天,恐惧都在不断加剧。


“他们知道他才41岁,不抽烟,不喝酒,生活方式很积极吗?他们知道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吗?他们知道他想与病魔抗争、有多强的意志力吗吗?”


“他们考虑到了这一点吗?我认为没有。我认为目前他们只是在看数字,仅此而已。”


阮女士显然非常绝望:“他们决定不给他战斗的机会,他等待的时间越长,能战胜病魔的机会就越小。”



在等待治疗的过程中,王先生出现了一系列并发症。


起初,他因胃出血被送进医院急诊室,出院后不久又因胃穿孔再次入院,随后还出现了气胸、肺萎陷和胸腔积液等问题。


阮女士表示,这些并发症在胃癌患者中非常罕见,但王先生的癌症一直未能得到有效治疗,只是得到了症状治疗。


阮女士说,每次出现并发症时,她的丈夫在分诊系统中就不那么重要了,因为病情最严重的人不会优先安排见医生。



阮女士对阿尔伯塔省的医疗系统感到愤怒。她赞扬了阿尔伯塔大学的护士和医生,但指出系统本身存在严重问题。


“我们盲目地相信这个应该帮助我们、拯救我们的系统,但它却让人陷入困境,而他们却对此习以为常!这是最让我愤怒的地方!”


“这简直匪夷所思,最严重的病人难道不应该得到治疗吗?这根本说不通。”



阮女士还在自己的Instagram页面上发布了一段长视频,详细介绍了丈夫的病情。


她表示,有近12名医生打电话给十字癌症研究所,为她的丈夫辩护,但得到的回答却只有一句话:“他出院后会被‘重新评估’。”


在等待了60多天的基础上,现在又增加了4到6周,阮女士感到这一切太疯狂了!




阿尔伯塔省医学协会(AMA)表示,王先生的等待时间太长了,但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如今很常见。


阿尔伯塔医学协会主席Paul Parks医生说:“真正令人伤心、痛心和失望的是,这并不是个特例。这种情况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据介绍,在某些地区,患者需要等待12至16周才能第一次见到专科医生,而标准的等待时间应该是最多四周。


数据显示,2013年至2022年间,阿省的肿瘤科医生人数增长了20%,但新诊断的癌症病例数量却增长了40%。



也就是说,阿省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安全、及时地提供癌症治疗。


Parks透露,阿省今年新聘了17名癌症护理医生,但其中10人将接替退休或离开该省的医生。


由于癌症医生太少,肿瘤医生不得不做出艰难的选择。


Parks说:“他们实际上是在努力优先考虑那些更容易治疗或治愈的癌症患者。”


“我们甚至听说,有人在见到专家之前,就病情恶化或去世了。”



阿省卫生厅长Adriana LaGrange表示,癌症专家的短缺是全国性问题,各省都在努力应对工作量的增加和竞争激烈的招聘环境。


LaGrange指出,近年来阿省人口激增,去年有超过20.2万人移居该省,目前有80万阿尔伯塔人没有家庭医生,导致癌症被发现得较晚,急诊病房人满为患,这进一步加剧了医疗系统的压力。


阮女士承认,自己家的情况并不是个例,很多家庭都在等待中失去了亲人。



“我不是唯一一个,”她说。“这里甚至也有很多家庭的家人在等待中死去的故事。他们被诊断出癌症,一直在等待治疗,然后死去,这令人难以置信,也令人沮丧。”


“而且这几乎...是不人道的。”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