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央视报道的孤残女,以“女巫”之名诈骗,她后来怎么样了?

收藏

央视报道的孤残女,以“女巫”之名诈骗,她后来怎么样了?

正经婶儿 正经婶儿 11天前 13:44

写在前面的话:


30多岁的女性乔装成10多岁的少女,还骗得媒体社会给她捐钱。


这个以“刘安童”为主角的故事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01


在刘安童自己叙述的故事中,1988年,她出生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乌审旗,是个私生女。


她的母亲祖籍苏州,是一名舞蹈演员。


生下安童后死在了医院,父亲不知道是谁。


外婆还在,是一个在苏州小有名气的外国老太。


出生后的刘安童被一名田姓妇女收养,不久被送到了石家庄的大姨高妈妈家。



在被收养的这几年,她从未上过学。


8岁时,在石家庄一家琴行兼职、教吉他弹唱的王瑞晨,遇到了去学琴的安童。


他迅速被刘安童同化了,开始跟随安童并照顾她。


在石家庄,刘安童认了很多“哥哥”,还有一个叫张坤的“姐姐”。


据刘安童所说,2000年,她在石家庄诊断出“病毒性再生障碍性贫血”。


8月份去了北京治病,陪同的有王瑞晨和张坤。

 


在北京刘安童又认了几个“哥哥”。


后来刘安童突然病情加重,昏迷了28天,失明三个月,经历生死一线。


28天断断续续的昏迷中,刘安童要求“哥哥”在她昏迷的时候大声唱歌。


把她呼唤过来,不然自己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


之后刘安童腰的毛病一直没好,开始拄拐走路。


为谋求生计,她们会时不时在地铁卖唱。

 


2002年,所谓12岁的刘安童已经在北京认了7个“哥哥”了。


截止目前来来往往共有18个“哥哥姐姐”。


02


在“哥哥”这个群体中,有一个叫王继的年轻人。


他的一位在北京某技术学校任教的宋老师,通过王继的介绍,结识了刘安童。


宋老师被这位身残志坚的小姑娘深深打动,时常在空余时间帮助照顾她。

 


到了2002年底,宋老师去一位已经怀孕的雇主家做小时工,这位雇主名叫张醒非。


在与张醒非的交谈中,宋老师时常提及刘安童的故事。


张醒非在听了这些故事后,母爱之情油然而生。


她也被这个女孩的坚韧和乐观所感动,于是决定伸出援手,帮助刘安童。


后来,她还热情地邀请刘安童到家中做客,并在生活上资助了她近万元。


2003年,张醒非,这位地道的北京人,凭借她曾经的记者经历,找到了《北京娱乐信报》的记者李将健。


她希望能通过媒体的力量,进一步帮助刘安童走出困境。


李将健在了解了刘安童的情况后,被一封来自刘安童的自白书深深打动。


于是,在2003年7月,《北京娱乐信报》刊登了一系列报道。


如《混血儿私生女拄拐走路 孤残卖唱女孩想上学》等。


这些报道迅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在非典的特殊背景下,人们更加珍惜生命。


而刘安童的离奇身世和坚强乐观的性格,使她迅速成为了社会关注的焦点。


人们纷纷捐款捐物,还有企业和学校表示愿意为刘安童提供帮助。


刘安童的“姐姐”张坤向记者透露,安童一直梦想着能进入中国音乐学院深造。


在那段时间里,刘安童收到的捐款种类繁多。


有的来自企业捐赠的两万元,有的则是退休老人寄来的几元零钱。


每一份捐赠都充满了对刘安童的关爱和支持。

 


2003年11月,石家庄当地的一个节目向刘安童发出了邀请。


他们特地请来了石家庄艺术学校的校长,这位校长不仅为刘安童提供了免费入学的机会。


还为她安排了一套房子,以便她能够更好地生活。


张坤和王继作为陪伴,一同陪同刘安童踏入了学校的门槛。


然而,刘安童似乎并没有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


两个月后,她渐渐减少了去学校的次数。


甚至带着学校里的两位“哥哥”——杨坤和二辉,离开了学校。


这两位年轻人都只有20多岁,他们选择了退学,跟随刘安童去了北京。


在石家庄艺术学校期间,刘安童结识了蘧涛。


蘧涛是北京人,经营着一家琴行,他邀请过刘安童去他的琴行授课。


2005年,刘安童带着蘧涛、杨坤和二辉回到了北京,那个他们梦想开始的地方。


四个人挤在一个小屋里,再次开始了地下通道卖唱的生活。


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引起媒体的注意。


蘧涛当时有一个女朋友叫刘艾,5月份的时候,蘧涛把刘艾也带进了这个小团体。


刘艾当时28岁,在北京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担任企划部副经理,月薪过万。


她的加入很快成为了小团体里的主要经济来源。



2006年8月,《北京青年报》报道了他们的故事。


标题为《地下通道里的“超级女声”》。


紧接着,北京电视台播出了节目《地下超女面临失明》。


而中央电视台的《第一时间》也再次报道了刘安童的情况。


正处于人生低谷的侯耀华看到这些报道后深受感动。


决定也去帮助刘安童,鼓励她振作起来,好好生活。


很快,侯耀华在地下通道里找到了正在卖唱的刘安童。


这个小团体因此又增添了一名新成员。


此时的刘艾已经辞职,侯耀华成为了他们新的经济支柱。


除了出差之外,他几乎都和小团体住在一起。


然而,这个由六个人组成的小团体虽然围绕着刘安童,但最终只和谐地度过了6个月的时间。


2006年11月,侯耀华联合刘艾报警,举报刘安童诈骗。


03


看似和谐友好的团体相处为何有诈骗?


原来自最开始有人捐款以来,刘安童便展现出极大的对钱财的渴望。


只要是她接触过的人,基本上都被她要过钱。


在资助上学期间,也花钱如流水,比很多富人家孩子花的都多。


只有在要钱的时候才会联系相关老师。



退学后,她愈发过分,声称自己是“转世灵童”,养母是“七仙女”。


因此有许多不干净的东西缠着自己,时不时就会被不干净的东西缠着昏迷倒地。


这种拙劣的手段,竟骗了不少人给她送钱。


在北京出租屋里时,刘安童再次施展她的老手段,向当时新加入的刘艾索要钱财。


一开始,刘艾自然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觉得不可信。


但刘安童在她面前亲自上演了一场“笔仙”的表演:


某个日子,刘安童突然毫无征兆地昏倒,双手紧紧掐着自己的脖子,仿佛在经历一场激烈的斗争。


她身边的两个“哥哥”见状,迅速递上了纸笔。


在昏迷中,刘安童的手在纸上飞快地舞动,仿佛有另一种力量在驱使着她。


纸上写出的字,据说是“笔仙”的留言。


大意是刘安童身边的人都必须守护好她,避免邪魔鬼怪侵入她的身体。


随后,刘安童又多次上演了类似的戏码。


比如身边的人生病或受伤,只要她作法就能恢复健康。


这些表演逐渐让刘艾开始半信半疑。


接着,刘安童告诉刘艾,她的“田妈妈”田淑珍是刘艾家的贵人。


如果刘艾想做好事,上天堂,就应该帮助自己养母还债。


这样,上天就会记住刘艾的善举,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个记号,以后就可以顺利进入天堂。


刘安童还巧妙地利用刘艾家里的事情,说刘艾在姥姥去世时犯了错误,导致姥姥的鬼魂滞留在人间,纠缠不休。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刘安童表示需要举行法事,来驱散姥姥的鬼魂,从而消除刘艾身上的怨气。



在刘安童的巧妙引导下,刘艾最终陆续给了她十余万元。


此外,刘安童在装神弄鬼时,常常会用上一些道具。


比如骷髅面罩、假肢和假蜘蛛等。


她喜欢一只装作是“鬼怪”的手,每当这只假手出现,那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就会像变魔术一样出现在地上。



侯耀华后来回忆说,他去刘安童住的地方时,几乎没见过这个自称写了300首歌的音乐少女练琴唱歌。


她和其他人整天都在忙这些鬼神的事情。


连他自己也不知不觉地被这种氛围吸引了进去。


在“笔仙”的引导下,侯耀华不知不觉地给了刘安童2.4万元。


直到2006年10月,刘安童在侯耀华面前再次玩起笔仙的游戏时,她身后的假手臂突然掉了下来。


侯耀华眼疾手快地捡起一看,才发现原来这只所谓的“鬼怪”之手,不过是一个橡胶做的玩具罢了。



真相自此败露。


04


法院随即启动了对此事的调查程序。


这一查之下,令人震惊的事实逐渐浮出水面——那位曾感动了无数人的励志孤残少女,她的身份竟然全是虚构的。


她自诩为1988年出生的励志少女。


然而实际上,她出生于1971年,本名刘红霞,调查时已是三十多岁的年纪。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位外表天真无邪的姑娘,在老家内蒙时,竟已有一段婚姻历史。


后来,因生育问题与前夫分手,她孤身一人来到北京。


并精心编造了一个少女卖唱求学的悲惨故事。


在法庭上,刘安童再次展现了她精湛的演技。


她时而卖萌,时而装傻,时而假哭,时而又嘟嘴卖萌。


企图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无辜受害者的形象。


对自己的年龄和过往经历,矢口否认。



当被问及诈骗行为时,她坚称自己并未装神弄鬼。


那些只是恶作剧,同时还不忘向法官卖萌。


在最后的陈述中,她再次装傻。


声称自己听不懂法庭上的辩论,只希望法官能从轻发落。


她甚至当场请求为法官献唱一曲。


但这一请求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经过精神检查,检方发现刘安童确实患有一定程度的精神疾病。


虽然她心里清楚自己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但她更愿意相信自己只有十六岁。


并拒绝承认自己的上学、工作和婚姻经历。


但这并不妨碍她在行骗时,具有清晰的主观意识和判断能力。

 


最终,2009年9月,法院对此案作出了判决。


被告刘安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迷信手段骗取公民钱财,涉案金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二审后,原判得以维持:


刘安童被判刑十年,并处罚金,同时需归还所骗取的钱财。


05


事情真相在国内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



许多曾经伸出援手,无私帮助过刘安童的人,在得知真相后都感到震惊和愤怒。


他们纷纷指责刘安童利用了大家的善良和同情心,消费了人们的善意。


不过就算这样,还是有人相信刘安童是真的,是被冤枉的。


或许,是他们同情心滥用,又或许,这正证明了刘安童对人心的了解之深和利用。


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她于2016年提前出狱。


然而在2021年,在一位致力于救助社会边缘群体的正能量博主的视频中,我们见到了一位神似刘安童的身着古装的女性。



博主在交谈中提议赠送她一部苹果手机。


但她并未立即接受,而是说自己更喜欢三星手机。


随后,博主为了更快地帮助她找到家乡和家人,提出要让她填写个人信息。


并承诺填写后就会将手机赠予她。


然而,她却立即以委婉的方式拒绝了博主的好意。


在评论区,许多网友纷纷猜测,这位女性可能就是之前引起轩然大波的刘安童。


也有网友表示,她表现得非常谨慎,面对博主的引导,她的回答滴水不漏,似乎有着自己的打算。


从这段视频中,可以看出九年的时间似乎并没有让她有太多的悔过之心。


反而让她学会了如何以更低调、更不易被察觉的方式,重新涉足之前的领域。



后续几年,也有其他博主在网络上说刘安童现在依旧在做“情感导师”。


只不过这次的对象变成了40+的女性。


回顾刘安童的案子,起初她或许是怀揣着文艺梦想,单纯地想去琴行学习弹琴以陶冶性情。


然而,随着她结识了一些所谓的“哥哥”并从中尝到甜头,她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


有了这些“哥哥”的关照,生活似乎变得更为轻松。


于是她不断寻求新的“哥哥”,从中寻求她渴望的“安全感”。


生病期间,她害怕被遗忘和抛弃,于是要求“哥哥们”轮流唱歌唤醒她,陪伴在她身边。


这一行为意外地成为了一个热门事件,让她获得了巨额利益。


然而,这些轻易得来的钱财,逐渐让她忘记了初心。


她开始变得对“哥哥们”只剩下利用,对社会的捐助也从感恩变得理所当然。


甚至开始直接索要钱财。


但这些仍不能满足她对于挥霍无度的生活追求,于是她开始探索更多的诈骗手段。


她的手法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急于求成。


最终因过于聪明而栽了跟头,走上了职业诈骗的不归路。


从旁人角度看,她的诈骗手法拙劣得10岁小孩都瞒不过。


然而却在90年代骗了那么多人,只能说明当时的人真的淳朴善良。


如今搞诈骗的手段越来越丰富,搞诈骗的人也越来越多。


希望朋友们和身边人都提高警惕,谨防诈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