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陈建斌的花期,比《甄嬛传》还长

收藏

陈建斌的花期,比《甄嬛传》还长

视觉志 视觉志 12天前 12:40


最近,蒋勤勤、吴磊主演的《草木人间》进入了宣传期。


但谁也没料到,引发最大关注的,竟然是配角陈建斌。


现场观众贴脸开大,终于问了许多网友都想知道的问题:“你对网上有人用你的声音和雍正形象唱歌怎么看?”


没想到陈建斌的回应大度又诚恳,他说,好的作品能给大家带来快乐,也算是惊喜!大俗就是大雅!



这段回答也赢得了不少网友的好感。


而除了处事态度,陈建斌的业务能力同样能打。


遥想《甄嬛传》刚官宣时,因为和原著中玄凌皇帝俊朗年轻的形象相去甚远,陈建斌备受恶评。



没想到时过境迁,陈建斌在剧中的表现甚至被网友评为“定海神针”的存在。


谁能料到,叔圈内卷多年,反倒是不争不抢的大胖橘直接躺赢。


这样看来,当年的蒋勤勤还真是慧眼识珠。


但其实,回顾二人恋爱故事,蒋勤勤也经历了和观众一样的“真香”历程。



和当下的甜蜜不一样,陈建斌和蒋勤勤的爱情一开始一点也不浪漫,甚至充满火药味。


两人初次相识在《乔家大院》。


因为陈建斌对剧本常常有自己的见解,因此一改就是几页台词。


而这就苦了在剧中演他妻子的蒋勤勤,因此二人经常在剧组吵架,蒋勤勤还被气哭了好几次。‍



甚至到了后期,蒋勤勤给剧组买一大箱蛋挞,给导演,给演员,给工作人员,就是不给陈建斌。


“蒋老师说了,宁愿撑死也不能送给他吃。”



但吵着吵着蒋勤勤发现,陈建斌的修改确实有自己的理由,能让剧本更上一层楼,因此也就认同了他。



而同样的事件还发生在拍摄《军中乐园》时期。



同组的阮经天就说过:“最难琢磨的,是和陈建斌拍戏。”


因为陈建斌经常会做出很多剧本之外的表演,让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接招。


比如忽然捏一下阮经天的脸,又或者剧本只是写静坐,他却忽然开始砸东西。



这些行为一度让剧组人员的头疼不已,但同样,随着拍摄深入,大家发现陈建斌这些对剧本的改动确实是吃透角色的体现,因此对角色呈现是加分的。


所以,到了拍摄后期,每次到了陈建斌戏份时,导演甚至都舍不得喊停,就想看他怎么拍下去。



而更能证明这一点的是,陈建斌还凭借这部电影获得了第51届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我们都知道,演员改戏,改得好就是锦上添花,乱弹琴就是佛头着粪。


而陈建斌之所以能如此强势地改戏,最后又能说服众人,除了本身的阅历和经验使他更懂角色创作外,更在于,是他具备深层理解一个角色的文学素养。


关于陈建斌,有一条微博一直为世人所赞许。


媒体人@柏小莲 回忆自己在2006年时采访陈建斌。


那一年,陈建斌36岁,刚拍完《乔家大院》,快结束时柏小莲问他,最想拍什么角色。


他说,想演李白。


接着,他兀自说了一大段特别诗意的话:


“李白出生在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那个城叫托克马克,历史书上叫碎叶,那么远……

他当时一定很惆怅,一定很悲伤。

你说,李白喝醉了,倒在一个小酒馆里面,半夜突然间睁开眼睛,一灯如豆,一个小伙计正在关门,周围一片漆麻麻的黑,李白那个时候是什么心情呐?他想不想家啊?

我想演李白忧伤的时候,演想家的李白,演害了相思病的李白,演惆怅的李白,很痛苦的李白,挣扎的李白。我想演那个一辈子都想回家,但是始终没有回去的李白,我想演一辈子都想实现抱负,但是一辈子都没有实现的李白,所以他才会水里捞月,然后淹死在水里。”


对于李白。世人皆爱其洒脱,陈建斌却能看到他内心深处的思乡之感。


其一,是他对李白人生经历的了解,这是知识。


其二,则是对李白内心的探索,这是感性。


我敢说,遍观当下娱乐圈,能对李白有如此见解的演员屈指可数。


而这些对角色的究极理解,也助力了陈建斌的表演。


就拿《甄嬛传》里的雍正来说,一开始,在孙俪、蒋欣等角色大放光彩时,陈建斌的表演似乎没有那么亮眼。


但随着网友对《甄嬛传》的一再重看,逐渐被陈建斌的演技所打动。


比如甄嬛第一次流产时,在训斥华妃时,陈建斌一开始是目眦欲裂的“贱妇”辱骂。



但当听到华妃说起自己也流产过不会伤害皇子时,陈建斌的眼神顿时弱了下来,语气也平缓了。



这背后的心理变化时,雍正一方面愤恨华妃让甄嬛流产,但与此同时,他深知是自己所赐欢宜香的缘故。


一个眼神的转变,就能看到陈建斌对角色多重心理的把握。


此外,雍正驾崩那场戏同样足见陈建斌的演技。


孙俪可以靠走位、台词、大开大合的表情展现甄嬛的情绪,而陈建斌却只能靠瞪眼传达出雍正的愤怒、悔恨、不甘等各种情绪,还要展现垂死之人的挣扎。



而更让观众赞叹不已的,是剧中雍正的几次示弱。


作为皇帝,九五至尊,位居万人之上,本该是桀骜不驯,但因为从小爹不疼娘不爱,因此雍正内心是十分自卑的。



太后死后,雍正跪在床前,说“这样哄孩子的歌,你从来,从来没对我唱过,能为我唱一遍吗?”



陈建斌此时的眼神一改过往的威严,如同孩子一般,不禁让人心疼。


而即便猜到了甄嬛和果郡王的私情,但雍正还是不忍惩罚甄嬛,而是只说了一句“去看看你的孩子,他们都很想你”。



这句话被陈建斌用哭腔说出了,可能是全剧最能展现他对甄嬛的爱意的瞬间。


这种种演绎,如果不是对角色有深刻理解,以及足够优秀的演技,是绝不可能被呈现出来的。


或许,蒋勤勤当初就是看到了陈建斌的业务能力才对他的印象逐渐改变。


《乔家大院》杀青后,陈建斌和蒋勤勤也大路朝天。


但蒋勤勤没事就会收到陈建斌发来的消息,很明显,陈建斌喜欢上了蒋勤勤。


但别的男生追女孩发短信都是聊一日三餐,问兴趣爱好。


陈建斌给蒋勤勤发的短信,却是在讲麦子的长势:“我看到了麦子,麦子的长势很好。”


幸运的是,这种在一些女生看来又不能当饭吃的文艺范,却正中蒋勤勤的少女情怀。



“这些东西都非常可贵,不是物质性的东西,都是从他灵魂里长出来的东西。这是无价的,你就会义无反顾地就支持他。”


而陈建斌文艺范的另一个法宝,则是写诗。


蒋勤勤记得有次二人吵架,她不理陈建斌了,结果陈建斌发过来一首诗:“君行百里晨雾迷,妇起五更暖茶靡。人间烟火烧寒夜,红茶已淡未新沏。”


意思是,你早上给我泡的茶,到下午已经很淡了,但我都没舍得把它换掉。


蒋勤勤一看到诗,马上就原谅了他。


而在综艺《妻子的浪漫旅行5》中,陈建斌更是一开场就用一首《随遇而安》打动了蒋勤勤以及所有观众。


“人们若不相爱就会变成石头

在语言被发明以前我就会说我爱你

在时间被发明以前我就知道是一万年”



蒋勤勤也在微博转发说:“我就是这么沦陷的。”



写诗念诗,几乎成了两人感情生活的一个注脚。


蒋勤勤37岁生日,他赋诗一首,结婚15周年,他赋诗一首,小儿子满月了,他赋诗一首……




最后累积起来甚至都结集成册了。



但我们都知道,“诗”和“中年男人”的组合不免滑向油腻。


但陈建斌可贵在,虽然爱写诗,但他也自知自己写得并没有多好,所以经常剖析自己,显露真诚。



而这一点从他的其他作品中也能看出。


都说作品是作者人格的体现。


这些年里,我们看过太多演而优则导的事例,拿同样从演员转行导演的陈思诚做对比,他被批判油腻。


是因为显而易见的利益打头,能力不足,却又自以为是。



但陈建斌之所以同样是中年男人又有点小文采,却没有被批油腻,除了能力的优秀,就因为他的自知和天真。


《一个勺子》《第十一回》两部文艺片先后上映,虽票房不佳,但奖项和好评足见他的实力。


而主角的设定,我们也能看出,他所坚守的理想和追求。


《一个勺子》中的拉条子,有自己心中坚持的一套规则,可这套规则,却与现实总是格格不入。


《第十一回》里的马福礼被冤枉,想尽办法自证清白。



观众方知,这中善良、固执、认死理的小人物才是陈建斌的内心投射。


而蒋勤勤,自然也比所有人都先看到这份诚恳。


所以当陈建斌靠《一个勺子》获得了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和最佳男主角时,蒋勤勤才会在舞台上哽咽说道:


在我眼中,他是才华横溢,认真努力,是一个对电影充满热情的勺子,一个绝对标准的勺子”(勺子是傻子的意思)。



综艺《幸福三重奏》里,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看星星,陈建斌顺口说了一句,“天空是黑的”。


蒋勤勤立马接上,“但云是白的”。


而这段对话出自法国电影《新桥恋人》。


“天空是白色的。”


如果回答“但云是黑色的”,就表明彼此相爱。



这样的默契,不仅需要天长日久的相处与了解,更需要两人具备相同的艺术底蕴。


然而,爱情是霎那的欢欣,但婚姻却是日久的磨合。


因为相处也是门需要经营的艺术。


记得综艺《爱情三重奏》刚播出,就有很多人嫌弃陈建斌,觉得他太懒,蒋勤勤怎么会跟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


因为他即便在录节目,也不愿装个样子做点家务。



偶尔搭手洗个碗做个饭,也是手忙脚乱,一看平时就是个甩手掌柜。



懒就算了,更烦人的是碎嘴。


自己不做事,可当别人做事时,就在一边瞎指挥,连大葱切什么形状都要置喙一下。



连串操作下,气得孕中的蒋勤勤崩溃大哭。



这种习惯背后,其实是二人对生活的认知不同。


一个虚空的浪漫,一个紧绷的务实。


比如陈建斌就经常畅想说走就走的旅行,但在蒋勤勤那里永远不可能实现。


陈建斌回忆有天夜里,二人准备入睡,但屋外却忽然下起了大雪,陈建斌想和蒋勤勤裹着棉被赤脚踏进雪地里看雪。


但蒋勤勤却要求他把衣服穿好,还要戴上手套、帽子。


“全都准备好了,就不叫浪漫了。”


站在观众的角度,过日子,肯定是务实更重要。


但当后续的日常生活在《幸福三重奏》中展开,二人的相处模式和性格取向被体现,观众才慢慢理解了二人的结合。


首先,陈建斌真的很好笑。


已是中年,还会用水果跟摄像机玩捉迷藏。



蒋勤勤忽然想去唱歌,陈建斌一开始表示拒绝,但被硬拉去后直接变身麦霸,唱的还都是《泉水叮咚》《你好毒》《花房姑娘》这些金曲。



没事表演个“无实物吹花瓣”,蒋勤勤还会积极配合他的表演。


逛个超市也是戏瘾大发,对着货架喊话:“全麦的出来!”



说白萝卜像《捉妖记》里的“胡巴”,还与其对话:“胡巴,你怎么跑这儿来了?电影票房怎么样?”



其次,虽然陈建斌虽然有点大男人主义,却并不自大傲慢,且对蒋勤勤有足够的尊重。


他是懒,但并非不做。



并且当发现老婆真正生气后,也会立即改正,想尽办法逗蒋勤勤笑,甚至于主动卖萌、合照、荡秋千,以及念诗。



这种尊重和爱意,足以弥补日常的懒散。



更何况在日常生活中,该疼老婆时,陈建斌也是一马当先。‍‍‍‍‍‍


蒋勤勤回忆自己生产完被推出产房,因为过道上有风,陈建斌第一时间捂住了蒋勤勤的脸,还让他所有朋友拿衣服挡着,连大夫都说,从没见过这么细心的丈夫。



至于二人生活习惯的矛盾,不止是蒋勤勤在容忍陈建斌,而陈建斌也在治愈蒋勤勤。


因为性格敏感且耿直,蒋勤勤对待生活十分焦虑,甚至全家去京郊旅行两天,她都要带两车行李,而这也让陈建斌感到烦恼。‍‍‍‍‍‍‍‍‍‍‍‍


儿子老虎出生后,不受控的孩子思维更是让家里随时随地发生各种状况,因此蒋勤勤十分烦恼,但陈建斌就会用话语安慰她。


比如家里的桌子被玩具磕出几道印,蒋勤勤一直都在琢磨用一盆花或其他家具进行遮掩,而陈建斌告诉她:


“多好啊,这是生活的印记烙在上面,当你看到这些东西后,想起老虎小时候磕磕弄弄的多有意思。”


蒋勤勤想了想,被说服了。


所以虽然二人的生活认知不同,但这种不同并非对立,而是一种互补。


蒋勤勤强迫症般的生活习惯填补了陈建斌的懒散,而陈建斌乐天的浪漫体质疏解了蒋勤勤的慌张。



所以,无论争吵还是欢喜,二人都会一直甘之如饴地陪伴下去。


爱情的动人,不只是两个“健全”的人走到一起,更是两个“残缺”的人刚好契合。


陈建斌和蒋勤勤俩人都有“残缺”。


因此,他俩才是真的般配。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