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华人炸锅!澳洲20亿纳税人的钱,被非法买车度假买毒品...!而这么多澳洲孩子却面临危险

收藏

华人炸锅!澳洲20亿纳税人的钱,被非法买车度假买毒品...!而这么多澳洲孩子却面临危险

澳洲辣妈联盟 澳洲辣妈联盟 13天前 12:14


澳洲有一个很著名的福利计划:NDIS(澳洲残疾人保障计划),而近日却曝出大新闻,这个计划的资金被大量不正当挪用:

据澳洲天空新闻报道,NDIS计划资金中,有超过20亿澳元被不正当挪用,用于买豪车、度假、还有购买包括海洛因和冰毒在内的毒品......


National Disability Insurance Scheme (NDIS)

(澳洲国家残疾人保障计划)


NDIS 预计 2023-24 年支出为 419 亿澳元,在澳洲政府部门总支出里位列第三。


根据 NDIS 2021-22 年度财务可持续性报告的预测,到 2031-32 年,该计划的成本可能高达 894 亿澳元(不包括运营成本),估计占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的 2.55%。各州和领地根据与联邦的双边协议向 NDIS 提供资金。


(来源:https://www.aph.gov.au/)


一方面,资金被滥用,而另一方面,更令人发指的是,据澳媒报道,一名由NDIS照顾下的澳洲智障男孩,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发生了 500 多起严重事故。

01.

目前,澳洲 NDIS(国家残疾人保障计划)部长比尔·肖顿面临着更多问责,因为有消息称,NDIS计划资金中,有超过20亿澳元被用于购买汽车、度假和包括购买海洛因和冰毒在内的硬性毒品。

肖顿周三告诉澳媒体:“问题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数十亿澳元的资金原本应该用于澳大利亚残疾人,却被挪用于不当开支。


(比尔·肖顿)


由于狡猾的运营商利用该计划,他们用纳税人的钱购买了非法毒品、酒精甚至新车。

澳洲国家残疾保险局 (NDIA) 欺诈和诚信部门负责人约翰·达多 (John Dardo) 周一晚间告诉参议院估计,高达 20 亿澳元被不当使用。

“仅上周的例子就包括:20,000 澳元的假期、10,000 美元的澳期……我们有一位参与者购买了一辆全新的汽车,花费 73,000 澳元。这笔钱在一夜之间就花完了。”

达多先生继续证实,NDIS 的资金已被用于非法毒品和酒精,并说:“你能想到的,都在名单上。”


据肖顿说,发现不当支出的唯一原因是前联盟党政府对该计划投入“资金不足”。

“由于我和工党的努力,我们成立了欺诈融合工作组”

反欺诈工作组在 2022 年 11 月成立,旨在“阻止 NDIS 和政府计划中的欺诈行为”。

尽管这个计划已经实施了一年多,但 NDIS 反欺诈工作组负责人表示,一些费用报销渠道不需要任何凭证就可以报销拿到钱。

“仍然存在需要进一步改善的系统性问题,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肖顿说。


肖顿承认,有些不法之徒用纳税人的钱购买毒品和汽车,但他说这只是“整个计划的很小一部分”。

“法院有 20 起起诉,另有 12 起排队等候(和)五百一十多项合规性调查。”他说。

“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02.

新闻后,华人朋友也表达了自己的震惊:

我越来越感觉NDIS是一个毒瘤,而且在不断长大......


澳洲居然会有这种事情,简直难以置信。


无语了,这里不是没有腐败分子吗?
记得上次我说廉政公署不做事,纳税人白养,还被某个网友狠批一顿。


NDIS: 俺就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旁边是辛勤工作的纳税人舍不得喝咖啡,这边是73k买个车。。


我的天,我以为在多党制的民主国家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03.

一方面 NDIS 资金被滥用,另一方面,该计划下应该得到照顾的残疾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照顾。

据澳媒报道,一名由NDIS照顾下的澳洲智障男孩,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发生了 500 多起严重事故。


看看这名男孩经历过些什么样的离谱经历吧。

在一次紧急情况下,这名 15 岁的男孩(化名 Y)-- 甚至从他的护理人员手中偷走了一辆车的钥匙,开了一小时后,撞上了一座建筑物。

他有过五次濒死体验,包括:险些触电、试图吞下玻璃、在繁忙的高速公路上奔跑...


(男孩Y)


有两名专职护理人员全天候照顾男孩 Y,他患有染色体缺失症,智商低,并被诊断为自闭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间歇性爆发性障碍和粗大运动迟缓。

根据维州和联邦的谅解备忘录,男孩 Y 是澳洲为数不多的因复杂残疾而接受护理的儿童之一,这种护理一般在家庭住宅外的房屋中。

他每年被分配 200 万澳元的护理费,费用包括:

120 万澳元的 NDIS 套餐、以及南澳政府提供的约 80 万澳元的住房、水电、食品、加固、健康、心理健康、紧急服务和学校支持资金。

但他的妈妈说,供应商仍然经常出现失误,而且“绝对没有承担后果”。

“服务提供者可以收取高达每小时 150 澳元的费用,但付给不合格(工人)或没有资格的人的工资却少得多,他们提供不适当、危险、有害、疏忽的护理,这是对基本人权的剥夺。”她说。

“我请求帮助,以保护我儿子的安全。”

(Y 和妈妈在一起)

自 2022 年 8 月男孩自愿接受家庭外护理以来,他已经发生了 500 多起危急事件 -- 需要紧急服务、医生和/或到急诊室就诊。

有一次,受雇照顾他的工作人员坐在车里,而他去了滑板公园,和一群据称喝酒和吸烟的年轻人混在一起。

“护理人员本应提供 24 小时护理,但他们据称只是通过电话在远处用空中标签跟踪他,声称(如果跟着我儿子),他们的安全会受到威胁。”男孩的妈妈说。

另一次,他独自外出,失踪至凌晨 1 点。

“他们(护理人员)在照顾他的前六周内,出现过 19 起严重疏忽事件都没上报,其中一次他失踪了两个多小时。”她补充道。

(Y 所住的房间)

在另一起事件中,男孩 Y 用板球棒在自己房间的墙壁和门上砸了几十个洞。

“他还拿到了车钥匙,在工作日下午 5 点高峰时段,在繁忙的街道上开车转了一个小时。这太可怕了,可能会导致其他公众丧生。”他的妈妈说。

该事件发生在二月份,涉及一辆本田轿车。

“他们声称他们没有看到他拿到钥匙。我很担心他会杀人或自杀。“

“他撞到一栋建筑时才停下来。”他妈妈说。

(Y 开车撞到一栋建筑)

据估计,男孩 Y 是澳洲全国 600 名自愿接受“家庭外看护”的儿童之一,因为他们太难照顾,家人无法照顾他们。

许多儿童每年需要纳税人资助的 100 多万澳元。

许多州的当局一再对护理质量低下表示担忧。

男孩的母亲说:“他仍然是一个人,但他被非人化了。我们正在从一个危机走向另一个危机。

“护理机构收取高强度服务的费用,但没有制衡,也没有人检查他们提供的服务是否符合要求。”

男孩的母亲呼吁与联邦残疾事务部长比尔·肖顿坐下来谈谈,“在有人丧失生命、这些孩子和家庭进一步受挫之前,应该立即做出改变”。


结语


这些新闻实在令人震惊。希望政府的特别行动组承担起责任,拯救这个本身良好初衷建立的人性化计划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1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 印象用户498532

    印象用户498532

    12天前 07:34

    机构挣了钱,护工并没有,提高一下护工的待遇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