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墨尔本多地房价大跌,华人区居首!澳洲内城区多地房价下跌!跌幅高达33.3%!澳洲兴起“家庭式瘦身”

收藏

墨尔本多地房价大跌,华人区居首!澳洲内城区多地房价下跌!跌幅高达33.3%!澳洲兴起“家庭式瘦身”

澳中商圈 澳中商圈 11天前 10:47

1.墨尔本多地房价大跌,

华人聚居区居首


《时代报》6月1日报道,在过去5年,墨尔本内城区和北区的公寓价格暴跌,这揭示了投资者活动减少以及疫情以来人们向内陆迁移对房产市场造成的影响。



自2019年来,墨尔本CBD的公寓价格下跌了12.9%,Docklands下跌了6.6%。


(图片来源:《时代报》)


Domain的Nicola Powell表示,在过去5年,墨尔本房产市场出现了很多影响公寓价格的因素,包括租赁市场混乱,以及自新冠疫情来人们向内陆迁移的趋势。


他说:“许多房价有所下跌的城区都是由租户主导的,需求是由投资活动驱动的,它们不是自住业主主导的城区。”


(图片来源:《时代报》)


“这些地方要么人口密度很高,如Carlton,要么是由投资活动主导的地区,我们知道投资者一直在避开墨尔本市场。”


Powell还表示,与高密度地区的小型住宅相比,Bayside和外东区的房价涨幅最大。“墨尔本的公寓市场显然很弱——在过去5年,有更多城区的价格出现暴跌。”


(图片来源:《时代报》)


与此同时,少数城区的独立屋价格也在走跌,包括Brunswick West (下跌9%)、Braybrook (下跌5.7%)和Oak Park (下跌5.1%)。


Carlton的独立屋价格小幅下跌1.2%,至129.25万澳元。Box Hill下跌了0.9%,至144.5万澳元。


2.澳洲内城区多地房价下跌!

跌幅高达33.3%


SBS网站6月2日报道称,对于想要进入房产市场的澳人来说,一些房价下跌的内城区或许是不错的选择,因为其他地方的房价仍在不断上涨。



根据Domain最新的房价报告,过去5年里,墨尔本和珀斯的多个内城区房价有所下降。


墨尔本Carlton的单元房价格全国跌幅最大,下降了33.3%,中位价降至32万澳元。


墨尔本、北墨尔本和Brunswick West均位于CBD 3公里范围内,单元房价格也下降了大约13%。


Domain研究主管Nicola Powell告诉《时代报》,这些地区传统上是以租户为主,而非业主。然而,随着投资者对墨尔本的兴趣减弱,这些地方的房价随之下降。



过去5年里,房价跌幅最大的10个城区



相比之下,悉尼的内城区房价保持稳定,而西区如Kingswood和Mount Druitt的单元房价格则有明显变化。


对首次购房者来说,珀斯是另一个变得更加实惠的首府城市。


过去五年里,珀斯东区内城区的单元房和独立屋价格下降了近10%,中位价分别降至351625澳元和492000澳元。


不过,房价下跌的情况仅限于市场的某些小部分。昆州和南澳的所有城区在同期都录得了增长。


根据最新的PropTrack数据,全国房屋中位价在5月份同比上涨了6.68%,这已经是连续17个月增长了。

PropTrack的数据还显示,珀斯、布里斯班和阿德莱德在年增长方面表现最强劲,房价分别上涨了20.58%、14.49%和13.69%。

疫情期间,澳人的住房偏好发生了变化,许多人搬到了更宽敞的地区,渴望更大的房子。


3.澳洲兴起“家庭式瘦身”


RealEstate网站6月2日报道,越来越多澳洲老年人正带着他们的成年子女一起换小房。



专家透露,不断飙升的房价和生活成本压力已经颠覆了澳洲的换小房市场,导致老年居民的居住方式发生了广泛的变化。


人口学家和社会分析师Mark McCrindle指出,疫情对住房可负担性的影响引发了关于家庭如何减轻经济压力,或主动为退休做准备的讨论。


随着许多澳洲年轻人越来越无法负担住房,年轻人与父母同住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Prasad一家(图片来源:RealEstate)


纽卡斯尔的Victor Prasad和Abha Prasad夫妇正准备从拥有6间卧室的大型家庭住宅,换到悉尼北部的一套4居室公寓。


与传统的换小房者不同的是,他们要带着孩子一起“瘦身”。


虽然Prasad夫妇在短时间内不会成为空巢老人——他们最小的孩子只有10岁——但他们还是选择抓住这个机会,购买了一套家庭式公寓楼花,确保他们一家5口有足够的空间。


Victor说:“我们想走在市场前面,现在就考虑未来的生活。我们的想法是现在搬家,只需搬一次家,然后在这套房产里安度晚年。”



“Arya现在正在上大学,所以我们想搬家,不仅是为了孩子的教育,也是为了找到适合我们的房子。她已经21岁了,可能10年内都不会搬出去,"他说


Prasad一家(图片来源:RealEstate)


McCrindle说,这种趋势与前几代人明显不同。


“我们现在这一代人正在为子女着想,他们意识到他们的父母在20年前进入市场的方式对于他们的孩子来说是不可能的,因此认为自己可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Ray White首席经济学家Nerida Conisbee表示,拥有住房选择对犹豫不决的“换小房者”起到关键作用。


(图片来源:RealEstate)


Victor表示,维护成本较低的家庭住房也是带着孩子换小房的吸引力之一。


4.耗资近$5亿!悉尼华人区

新住房项目公布


《每日电讯报》6月2日报道,耗资近5亿澳元在悉尼内西区开发的一个地标性项目将为200多个家庭提供住房。



悉尼开发商Deicorp已获得“Marquet & Mary”项目的规划批准,该项目位于Rhodes中心地带,是一座32层的多功能大楼,由四层裙房和上方的214个单元房组成。


这个耗资4.35亿澳元的项目将包含零售和商业空间,屋顶将设有社区露台和花园,另外还有一个由著名澳洲设计事务所FK操刀设计的住宅庭院。



FK合伙人Craig Baudin表示,市议会“迅速”批准该项目表明悉尼内西区需要更多住房。



该地标性项目位于Marquet St和Mary St的交汇处,步行即可到达购物、餐饮、休闲场所和公共交通站点,该项目还将开辟出通往Rhodes CBD的新巷道。


Deicorp主席Fouad Deiri OAM对该项目得到的认可表示欢迎。


他说:“Deicorp非常高兴能获准建造这座地标性建筑,它将为Rhodes市中心带来急需的新住宅。”


5.英国华女洗钱被判,

涉谋杀的澳男竟有关联


《广告人报》6月2日报道,一名墨尔本男子因试图在法国蔚蓝海岸(Cote D’Azur)谋杀妻子而被指控,一位与他有关联的富豪同伙则因涉嫌参与一项大规模的洗钱计划而在英国法庭上被指认。



Damien Carew曾就读墨尔本St Kevin学校,后来成为房地产企业家,因涉嫌去年4月在摩纳哥附近的家中试图杀害妻子而被法国当局关押。


2021年末,Carew在巴黎街头醉酒被抓获,当时他的包里装着30多万澳元现金,随后法国打击有组织犯罪司法局(Junalco)对他进行了调查,Carew也被指控犯有其他严重罪行。


在同一起法国洗钱调查中,Junalco还对一名为超级富豪管理资金的爱尔兰商人进行了审查,此人今日被揭露为Michael Burke Jr。


Burke Jr是爱尔兰一家制药公司的继承人,在英国审理温简(Jian Wen,音译)一案时,针对Burke Jr的详细指控被提出。温简曾是一家中餐馆外卖员,上周五因洗钱罪在英国被判处6年监禁。


Damien Carew


Damien Carew和妻子(图片来源:《广告人报》)


听证会揭示了神秘但利润丰厚的离岸金融和房地产世界。


在2000年代后期,Carew和Burke Jr都曾同时在迪拜的房地产行业工作,当时Carew这名澳洲人被誉为“房地产王牌”,而爱尔兰人Burke Jr则是房地产中介公司Arabian Escapes的共同所有人。


Carew后来在迪拜经营了一家餐馆和钻石贸易公司,然后搬到法国,在摩纳哥经营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而Burke Jr则一直在为超级富豪提供服务,包括购买房地产和豪车、组织旅行和管理财富。


目前,Carew因企图谋杀妻子Anna Polianskaya-Carew而被关押在尼斯还押中心,至今已有一年多时间。


与此同时,与谋杀未遂案无关的Burke Jr下落不明。他是创办了仿制药品公司Chanelle Pharma的Michael Burke的儿子,也是企业家Chanelle McCoy 的弟弟。他的家人未被指控参与任何不当行为。


曾就读墨尔本St Kevin学校的Damien Carew


爱尔兰商人Michael Burke Jr(图片来源:《广告人报》)


在对温简的审判中,法庭追溯了她从一份外卖工作赚取不到2.5万澳元到过上奢华生活的过程,其中包括以每月3万澳元的价格租住豪宅、频繁周游欧洲以及挥霍数十万澳元购买瑞士珠宝。


法庭得知,温简利用迪拜的房产、比特币现金销售以及“黑色”预付卡(据称是在Burke Jr的帮助下组织的),替她的一位女性朋友在中国巨额诈骗案中获得的数十亿澳元的一部分进行洗钱。


英国警方对温简租住的豪宅进行了一系列突击搜查,缴获了英国有史以来最大一批比特币,价值超过20亿英镑(约合40亿澳元)。


法庭获悉,2018年9月,在多次尝试购买伦敦一些最昂贵的房产失败后,温简找到了Burke Jr寻求帮助,因为相关律师对她解释自己提供的数千万澳元的来源并不满意。


检控官表示,Burke Jr向温简提出了警告,声称他向客户提供的服务大多是“为来源可疑或非法的财产进行投资或转换”。这些服务是通过瑞士和塞舌尔群岛的公司提供的,包括私人销售加密货币,以及为客户将资金存入可以使用“黑色预付卡”提取的账户中。


法庭获悉,在2018年11月的一条WhatsApp消息中,温简告诉Burke Jr,她在填写成为他的客户所需的表格时遇到了困难,因为表格要求她提供财富来源。



据检控官表示,温简买的这两处房产被出租,其中一处在一年内被出售,产生了一笔洗钱的现金流。


检控官还称,Burke Jr还想出了另一个洗钱计划,即让温简在英国成立一家虚假的咨询公司,利用他合作过的其他公司作为客户。


Burke Jr说,该公司每月会支付她1万英镑(约合2万澳元)的工资,并能赚取足够大的利润,让温简“每年可以拿到25万英镑的红利,显示出良好的生活状况”。


Carew(图片来源:《广告人报》)


据了解,在这起案件中,Burke Jr没有被指控任何罪行,也没有机会回应对他的指控,因为他没有被传唤为证人。


去年,一位法国司法界人士说,他“在涉及严重洗钱、海关洗钱和共谋犯罪的司法调查中“被提及。


不过,他并未受到任何指控或逮捕,也没有迹象表明Junalco的指控属实,只是说法国一直在对其进行调查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