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悉尼议会决定撤销对同性育儿书籍禁令,该禁令曾引发巨大争议

收藏

悉尼议会决定撤销对同性育儿书籍禁令,该禁令曾引发巨大争议

9 NEWS 9 NEWS 7天前 06:00

【本文译自heraldsun,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平台态度和立场】

 

悉尼市议会投票决定撤销一项有争议的同性育儿书籍禁令,该禁令曾引起全国的愤怒,并在网上引发了数万人的签名请愿。


1.png

 

Cumberland议会在周三深夜举行的一次激烈的会议上,以12比2的投票结果撤销了早前于5月1日做出的禁止同性育儿书籍的决定。

 

投票前,十多名公众(其中包括几名来自LGBTQI社区的成员和一些来自悉尼其他地区的成员)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公众旁听席上不断传来嘘声。

 

由于市长Lisa Lake一再警告观察员和议员们停止插话或对发言者大喊大叫,有几个人被赶了出去。

 

辩论双方的议员都表示,他们曾因立场问题受到威胁。


 

为当地国会议员做兼职工作的Caroline Staples向议会提交了两份请愿书,请愿书上共有近5万个签名,其中2200多个签名来自议会辖区。

 

她说,“Rainbow families是我们所有社区的一部分,”她指的是同性或LGBTQ父母家庭。

 

她说,"也许这场辩论的积极意义在于,这些家庭现在会觉得自己被看见了,他们的声音会被听到。”

 

“我们需要取消这一禁令。”


 

这一决定使得最初引发争议的那本书—Holly Duhig所著的Same-Sex Parents--重新回到了青少年非小说版块。

 

议员、前市长Steve Christou是最初禁令的主要推动者,他提出的修正案未能将这本书限制在成人区。

 

他在会上说:“Cumberland市议会是一个非常多元文化的社区,我们应该有发言权。”


 

“这不仅仅是宗教问题,也不是排挤人的问题,我欢迎所有人,我想明确表示,代表这个社区的所有人,无论你是基督徒、伊斯兰教徒、印度教徒、犹太人,无论你的背景如何。”

 

最终,在会议开始四个多小时后的晚上10点45分左右举行的投票中,Christou和Eddy Sarkis议员是唯一反对这项决议的议员。

 

Mohamad Hussein议员早些时候曾表示他将以宗教为由投反对票,但他最终支持了这一改变。

 

议员Glen Elmore说,最初关于这本书的投诉本可以通过发送一封电子邮件来解决。


 

他在会上说:“现在,这让我们的议会在全国范围内蒙羞。”

 

“我们今晚请来了防暴警察,试图保护公众安全”。

 

大多数公众发言人都反对这项禁令,批评它是“将儿童武器化”,禁书运动很常见--并警告说它可能会对LGBTQ群体造成伤害。

 

他们指责委员会实行审查制度,剥夺了家长的选择权。

 

Cumberland居民Alexa Kapust说,她是代表LGBTQI+社区来的,她说她并不担心自己四岁的女儿会在儿童区看到性内容,因为那里的书都符合她的年龄。


 

议员Craig Kelly是少数几位表示反对这项决议的公众发言人之一,他说这本书应该放在图书馆的普通图书区。

 

在最初的禁令之后,出版商Book Life Publishing在其网站上免费提供了这本书,书长约二十几页,是系列书籍的一部分,该系列还包括有关欺凌、青春期、移民、网络安全和残疾的书籍。

 

其中一页写道:如果有人有同性父母,那是因为两个人相爱并决定组建家庭。

 

有时,男人会爱上其他男人,女人也会爱上其他女人。


 

该动议包括一项说明,即“理事会确保图书馆的所有书籍都根据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的记录进行编目并放置在图书馆内”,并要求总经理在需要主观决定的“罕见情况”下实施指导方针。

 

编译:Levy

原文链接:


编译声明:本文系本站编译和整理自英文来源,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