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渝忠客2180”,这艘渡船为何吸引百万网友围观?

收藏

“渝忠客2180”,这艘渡船为何吸引百万网友围观?

九派新闻 九派新闻 10天前 08:32

在重庆忠县,洋渡到西山两个码头间至今开行着“水上公交”。秦大益是“渝忠客2180”的船长,一年出船363天,剩下的2天,是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还要留在船上守夜。这位长江上的“摆渡人”,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运送菜农进城卖菜。


每天6点半,“渝忠客2180”都会从重庆忠县的洋渡码头准时出发,8点半,它将停靠在西山码头,对应的陆路距离不过40多公里。从洋渡镇到忠县县城,开车仅需50分钟。而乘坐轮渡,则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选择轮渡呢?



“渝忠客2180”船长 秦大益:坐我们船的都是一些六七十岁的老人,他们都是以卖菜、生禽为生。车的空间小,菜篮子、生禽不好放,坐船空间大一点,好放一点。还有坐车价格贵一点,坐船要便宜一点。



2016年之后,当地水运客流量锐减。到2020年,往返于洋渡和西山两个码头间的客轮只剩一艘。选择摆在秦大益面前——以65万元的价格卖船退出,或者继续入不敷出地在长江上开行。


秦大益:我从18岁开始开这个船,我们三代都是开船的,都是开客渡船的,对长江、对人都有感情了,舍不得放下。



秦大益说,出一趟船油费成本大约600元,船票5到12元,每天至少要有80人以上才能回本。


秦大益:比如2022年3、4月份,一天的收入和支出都不能细算。如果真是算清楚了,那些工资、油钱还有磨损,可以说坚持不下去了。


客轮的运营每况愈下,秦大益记得,儿子2020年上大学,13000元钱的学费自己凑了很久,借款人的名字他记了一整页纸。但是看到老人们背着沉重的菜篓上船,反复确认几十块的收入,秦大益又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下。



秦大益儿子 秦源泽:他想老了留点念想,因为我爸开船开了27年了,突然一下子不让他开船了,他会想念这个船,他就拍了这个视频,然后发到这个平台上面,大家其实关注度还蛮高的。


没想到的是,“渝忠客2180”的热度直线攀升,直播从600人看到3000多人看,再到现在的220万粉丝。粉丝们也通过秦大益来传递自己的爱心。秦大益的直播所得足够客轮运营了,多出来的钱他一笔一笔仔细记下来,回馈给菜农们。



秦大益儿子 秦源泽:粉丝想看看老人家的生活状况,采访老人家,我说你们吃没吃早饭,老人家说没有吃,我们的粉丝们就想到为他们提供早餐。我们其实是一个传递者,传递着我们好心的一些正能量。我们会开着车去乡下,看看这些孤寡老人家、留守孩子,去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家庭。



菜农 彭桂香:这个船优惠,有免费早餐,坐车要17元钱,坐船便宜10元钱。


除了提供免费早餐,他们还在西山码头附近特意租下门面房,为老人们提供休息的场所,冬天有电烤炉取暖,夏天有空调纳凉。



早上8点40分,轮渡抵达忠县的西山码头,很多市民早已在码头的阶梯上等候。菜农们挑着扁担,刚迈出码头,就有很多顾客开始选购菜品。停好船,秦大益习惯性地背上老人的背篓爬上高高的码头台阶,帮老人们吆喝叫卖、拿电子秤到处帮着他们称重、找零、换钱。秦大益和船员们在这里可谓是样样精通。



秦大益:这些老人没有智能手机,买菜的人没带现金,我能帮他们换一下,扫一下微信,把它给换成现钱。我每天在这换零钱,多的时候要找别人换2000元。



菜农 王洪其:他完全是在帮我们,你就是来晚了,他就是等也要等你上船。这里上不来,他还帮忙背上来,所以说他就这么好。


记者:怎么想起来这买,不去菜市场呢?



购菜市民 刘先生:这里的菜新鲜,他们自己种的菜。


为了更好地为这些菜农服务,在离码头不到100米的地方,当地政府建设了一个临时交易市场,在今年5月7日投入使用。而当地的海事部门,更是为了这个唯一的“水上公交”,在长江主航道外开辟了一条单独的航线。


秦大益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走不脱”。他解释着“走不脱”的原因,“如果唯一的船停航,很多人的菜就会烂在地里”。这条水路,秦大益跑了十年。“渝忠客2180”像一个圆规,将秦大益的重心牢牢固定。



秦大益:我不得不坚持下去,因为我的船还有人需要。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