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世界周刊 | 拉法的“最后时刻”?

收藏

世界周刊 | 拉法的“最后时刻”?

搜狐网 搜狐网 10天前 10:42


本周,以色列发动军事行动,实际控制了加沙地带拉法口岸的巴勒斯坦一侧,这让外界担忧加沙民众或将失去“最后的安全之城”。


与此同时,持续数月的停火谈判也进入到最后、最关键的时刻。《华尔街日报》认为,以军可能会在拉法陆续展开地面行动,以此向哈马斯施加最后的军事压力,而这也让各方翘首以盼的停火谈判充满变数。


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曾有一句名言:“没有埃及,以色列不会面临战争;没有叙利亚,以色列不会实现和平。”


拳打埃及,脚踢叙利亚,树立了“中东小霸王”的形象。



如今,面对一个弹丸之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放出狠话:“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们。”


以军占领拉法口岸巴勒斯坦一侧


5月10日,在空袭持续的同时,以色列坦克封锁了拉法东西两区主要道路,包围了拉法东部地区。以军地面部队称,在东部地区发现多个地下隧道,并打死多名武装人员。


一周以来,以军在拉法的军事行动持续升级。



5月7日清晨,加沙地带拉法口岸埃及一侧,传来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美联社公布的画面显示,以军坦克开进拉法。


以色列官员称,坦克和其他地面部队进入拉法东郊,是以色列在拉法“第一阶段军事行动”的一部分。


以色列国防军称,以色列第401装甲旅在5月7日凌晨进入拉法口岸,并“实际控制”了口岸的巴勒斯坦一侧。



埃及官员称,以军在发动军事行动前临时通知了开罗,并且不顾埃及方面的愤怒反对。


同日,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表示,以色列占领拉法口岸后,拒绝联合国人员和援助物资通过该过境点。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 迪雅里克:5月1日至5日期间,平均每天有48辆卡车和超过160000升燃料,通过拉法过境点进入加沙。



而现在,在拉法口岸的埃及一侧,大量装载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卡车被拦下。一名司机表示,一旦制冷设备出故障,所有食物都会坏掉。


美联社海湾与伊朗新闻主任 甘布里尔:拉法是许多援助物资进入加沙的一个重要口岸。


自去年10月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后,以色列关闭了加沙地带除拉法之外的所有口岸。拉法成了唯一一个不受以色列控制的过境点。


以色列军方声称,收到情报,该过境点可能“被用于恐怖主义活动”。



而在《华尔街日报》看来,对于以色列而言,占领拉法口岸既有战略意义,也有象征意义,表明以色列可以肆意在其选择好的地区展开行动。


5月5日,以方关闭了以色列与加沙之间供人道主义援助卡车使用的凯雷姆沙洛姆过境点。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发言人 莱克:这意味着向加沙地带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两条主动脉都已经被切断。


人道主义援助被切断 加沙民众生命遭威胁


在分析人士看来,以色列切断补给线,是以加沙民众的命运作为与哈马斯谈判的筹码。



哈马斯高级官员 哈姆丹:(以色列)占领军袭击和占领拉法口岸,目的就是要通过关闭口岸,阻止外界向被围困的人们提供援助,从而加剧加沙的人道主义局势。



加沙记者 萨塔里:(以色列)将人们获得食物的权利武器化,将人们享有医疗和保健的权利武器化。



拉马·霍利:今天,我的腿很疼。骨折了,这条手臂也受伤了。里面有金属,很疼。


拉马·霍利,8岁,在加沙中部的舒哈达阿克萨医院接受治疗。


今年4月,霍利在以军空袭中严重受伤。由于加沙的医疗条件有限,必须通过拉法口岸前往国外接受大型手术,然而以军的封锁让她康复的梦想破碎。



拉马·霍利:我应该要做手术,但由于边境口岸关闭了,我无法出行。我很伤心,因为我今天没有离开。


5月8日,世卫组织警告,加沙地带南部医院的燃料储备最多仅够维持三天,这意味医疗服务很快将被迫停止。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谭德塞:拉法三所主要医院之一的纳贾尔医院已经不得不关闭,病人已经转移到其他地方。


肾衰竭患者阿德·佐海尔,73岁,每周有三天需要前往纳贾尔医院进行肾透析以维持生命。



阿德·佐海尔:我是拉法的居民,我不能离开,但纳贾尔医院已经无法进行透析。


在纳贾尔医院关闭后,佐海尔冒险来到了位于代尔拜拉赫的阿克萨烈士医院。这里也是整个加沙地带最后一家仍有透析机运作的医院。


血液通过管路从她的手部流入透析机。今天,佐海尔会活下去。



阿克萨烈士医院肾脏科主任 哈塔卜:我们有19台透析机,这些机器几乎从不停止工作。


这19台透析机几乎全天候运作,每天需要进行大约200次治疗,几乎没有时间在患者轮换时进行必要的消毒。它们是加沙地带大约1000名肾衰竭患者最后的希望,但没人知道在超负荷运转下,这些设备还能坚持多久。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强调,一旦失去燃料供应,发电机、卡车和通信设备都无法正常运转,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行动将被迫终止。



挪威难民理事会秘书长 埃格兰:此时此刻,生命线正受到巨大威胁。除非我们实现停火,获得燃料,否则将会有大量平民死亡。


埃及外交部强烈谴责以色列对拉法口岸的占领行动是“危险的升级”。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发表声明称,以军此举让国际社会的止战努力化为泡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林剑:中方对以色列计划对拉法开展地面军事行动表示严重关切,强烈呼吁以色列倾听国际社会的压倒性呼声,停止进攻拉法,全力避免加沙地带出现更加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5月8日,迫于国际压力,以色列宣布重新开放凯雷姆沙洛姆过境点。然而,当天一群挥舞着以色列国旗的人,再次试图阻止人道主义救援物资进入加沙。


半岛电视台公布的卫星图像显示,凯雷姆沙洛姆过境点附近的阿米泰军事基地近期已经集结了大量军事装备。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 迪雅里克:截至目前,还没有任何物资通过凯雷姆沙洛姆,或拉法过境点进入加沙地带,供我们用于人道主义行动。


停火谈判破裂 以军再袭拉法


《纽约时报》直言,在短短几天内,加沙地带停火的希望不断出现、破灭、再出现,而这种反复与混乱在5月6日尤为明显。



美联社海湾与伊朗新闻主任 甘布里尔:在经历了极其混乱的几个小时后,哈马斯首先站出来,表示停火将在几周内分阶段进行。


5月6日晚,哈马斯宣布同意斡旋方提出的加沙地带三阶段停火提议。听到这个消息,拉法的巴勒斯坦人心中满怀期待。



巴勒斯坦民众 马沙尔:我们希望能够停战、停火,这样我们就能平安无事地返回家园。


第一阶段,42天停火期,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将暂时停止“敌对行动”。



美国国务院前中东谈判代表 亚伦·大卫·米勒:(哈马斯)释放33名以色列被扣押者,主要是妇女、老人和体弱者,换取(以色列)释放数量不确定的巴勒斯坦人。


第二阶段,双方将努力实现“可持续的平静”,包括释放更多被扣押人员、以色列全面撤出加沙。


第三阶段,以色列结束对加沙地带的全面封锁,此外还涉及一份加沙重建计划。



土耳其总统 埃尔多安:我们很高兴哈马斯在我们的建议下接受了停火提议,现在以色列也必须采取同样的措施。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 马修·米勒:我可以确认哈马斯已经作出了回应。我们正在审查该回应,并与我们在该地区的伙伴进行讨论。


然而,就在国际社会翘首期盼和平曙光之际,以色列再次空袭了拉法东部。



巴勒斯坦民众 马拉克:当哈马斯同意停火提议时,我们很乐观。但以色列却在拖延,他们不想同意停火,他们想袭击拉法。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发言人 莱克:当他们(巴勒斯坦人)得知这是一种虚假的希望,没有停火,只有更多的战争,你能想象那种令人心碎的失望吗?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表示,哈马斯接受的停火提议条件远低于以方的要求。虽然依旧会派代表团前往埃及协商,但同时也不会停止在拉法的行动。



以色列政府发言人 门瑟:这是我们消灭拉法的最后四个哈马斯营任务的开始,对此你应该毫无疑问。


《纽约时报》指出,最新的停火提议中,哈以双方都同意使用“可持续的平静”这一说法,但对于这个措辞的定义存在巨大分歧。哈马斯方面认为,“可持续的平静”意味着永久停火,以色列撤出加沙;而内塔尼亚胡政府一贯反对任何明确要求结束战争的停火协议,并且表示在实现其军事目标之前,不会同意任何一项协议。



半岛电视台记者 伯纳德·史密斯:以色列拒绝完全撤军,是因为内塔尼亚胡的目标还没有实现,那就是摧毁哈马斯攻击以色列的能力。


在释放被扣押人员的流程上双方也有分歧。哈马斯提出的框架是停火开始后的第3天释放3名被扣押人员,之后每隔7天释放3人。而早些时候的一项提议是每隔3天释放3人。分析人士指出,拉长释放的周期,能使哈马斯在停火协议的第二阶段,即双方努力实现“可持续的平静”期间,拥有更多谈判筹码。而以色列则试图通过升级在拉法的地面行动对哈马斯施压,迫使其软化谈判立场。



《纽约时报》 驻耶路撒冷记者 内森 ·萨尔:所有这些停火谈判的根本障碍都在于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哈马斯要求在交换被扣押人员的同时结束战争,但以色列拒绝了。以色列希望换回被扣押人员,然后继续攻打加沙。


以军所谓“人道主义区”难以容纳流离失所者


在《华尔街日报》看来,占领拉法口岸,就是以色列对拉法展开大规模地面行动的前兆。


5月6日上午,以色列国防军开始投掷传单、发送短信,要求拉法东部民众撤离到马瓦西地区周边的所谓“人道主义区”。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哈加里表示,以军的飞机已全天候“瞄准拉法地区的50多个目标”。



巴勒斯坦民众:情况非常困难。我们所在的街道遭到空袭,袭击了整个住宅区。


巴勒斯坦民众: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正在走向未知。



巴勒斯坦民众: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我宁愿死,死比这更有尊严。


近东救济工程处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在以色列向拉法东部发出撤离令后的48小时内,约有5万人离开了拉法。



加沙政治分析人士 塔贝特·阿尔-阿穆尔:直到这一刻,以色列一直宣称这是一次有限的军事行动,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其影响的不仅仅是拉法的一个地区。


这令半岛电视台想起另一场以军宣称的“有限”行动。


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之初,时任以色列总理贝京声称,以色列军队将仅进入黎巴嫩领土40公里。然而在40公里处,以军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向首都贝鲁特推进,并将其攻占,直到2000年,以色列才从黎巴嫩撤军。


而在所谓的“人道主义区”马瓦西,情况并没有变得更好。人们发现基本生活物资已经贵得买不起,包括饮用水。



巴勒斯坦民众 伊亚德:卖水的人说一加仑水是三谢克尔,我们连三谢克尔的钱都没有。我们想要一加仑水,但我们卖掉了食物和饮料来买一个帐篷。



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发言人 瓦蒂奇:马瓦西已经是一个人员相当密集的地区,而且没有适当的基础设施来容纳成千上万的流离失所者。因此,这并不是一个好选项。


“边谈边打” 以坚称要进攻拉法


但以色列政府和军方高级官员坚称,如果不对拉法进行地面攻击,就不可能取得胜利。



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 哈加里:我们会继续在加沙地带开展行动,并将持续这样做。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学者 哈赫勒:在过去的几周里,以色列人一直在发表意见,不断地转移注意力,反对停火协议。坚持认为无论是否达成协议,他们都要进攻拉法。这当然会破坏谈判。


中东全球事务委员会巴以问题专家奥马尔·拉赫曼指出,这表明以色列没有真诚地进行停火谈判。在哈马斯同意停火提议的那一刻,以色列就开始袭击拉法来摧毁这一协议。



美国政治分析人士 肯尼思·罗斯:内塔尼亚胡决心继续推进,因为他需要让这场战争继续下去。一旦战争结束,对2023年10月7日情报失败的政治清算就会开始。他很可能会下台。


据英国广播公司称,内塔尼亚胡一直以来都假设哈马斯不会接受停火。这样以军就有理由进一步推进在加沙的军事行动,以此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


而5月6日晚上,当哈马斯宣布接受停火提议,让内塔尼亚胡措手不及。



以色列总理 内塔尼亚胡:哈马斯昨天的提议(接受停火)旨在阻止我们的部队的进入拉法,这不可能。


中东研究所巴以问题分析师埃尔金迪认为,这让内塔尼亚胡陷入尴尬境地,因为他不能再声称合理的停火提议不存在。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学者 哈赫勒:据以色列媒体报道,以色列接受了不久前的停火提议条款,哈马斯昨天刚刚接受了几乎同样的条款。这是几乎同样的停火提议,但以色列人现在却说“不,我们不接受。”


5月8日,以色列、哈马斯和相关斡旋方在埃及首都开罗继续谈判。有埃及媒体援引埃及官员的话称,各方在一些争议问题上达成了“显著共识”。但一天后,一名以色列官员称停火谈判破裂,以军将继续在拉法发动进攻。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奥马里:我看到以色列进入拉法南部地区,以此向哈马斯施加压力。


在分析人士看来,以色列采取“边谈边打”的政策,意图就是以压促谈,逼迫哈马斯在谈判上做出更大的让步。


美威胁停止对以供武 上演“和平秀”


在以色列对拉法展开新行动之际,美国政府暂停了向这个中东头号盟友运送武器。《华尔街日报》评论称,这是华盛顿针对以色列在加沙军事行动的首次正式发难。然而,在厄瓜多尔政治分析人士卡里约看来,美国只不过是上演了一出“和平秀”,以应对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


5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首次表示,如果以军进攻拉法,美国将不会为其提供炸弹等武器。



美国总统 拜登:这些炸弹和(以军)袭击人口中心的其他方式,导致加沙平民丧生。


美国有线新闻网评论称,这相当于承认美国在以军造成大量加沙平民伤亡的过程中“扮演了一定角色”。


同日,美国防长奥斯汀在出席国会听证会时证实,美国已暂停向以色列运输部分“高有效载荷弹药”,包括1800枚重量为2000磅的炸弹和1700枚重量为500磅的炸弹等。



美国公共电视网国防记者 尼克·希弗林:其中约一半是2000磅炸弹,这种炸弹在加沙造成了最多的平民伤亡。


这种美制的2000磅炸弹有多种变体,其中一些旨在穿透深层地下目标,而另一些则旨在地面上爆炸并造成大范围破坏。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