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悉尼被害女华生之父痛不欲生,行凶男友被曝控制欲超强

收藏

悉尼被害女华生之父痛不欲生,行凶男友被曝控制欲超强

1688澳洲新闻网 1688澳洲新闻网 10天前 06:22

每年春节,潘立群(音译,Liqun Pan)一家都会在聚在一起吃团圆饭。但潘立群的父亲情绪激动地告诉悉尼法庭,他们再也过不了年了,因为他的女儿已经不在了,再也不会回家了。


2020年6月28 日,有人发现这名19岁的中国女留学生被捅死在Wolli Creek的一处单元房内。前一天,她的男友何伟杰(音译,Weijie He)在他们所住的公寓附近被人发现,身受重伤,疑似是从四楼坠落或跳下。


当时22岁的何伟杰昏迷了七个月后被指控谋杀。他脑部受伤,但被认定可以出庭受审。他最终于2022年底承认了谋杀罪。


在周二最高法院的判决听证会上,潘立群悲痛欲绝的父亲潘泽武(Zee Whu)宣读了一份受害者影响声明。


他说,立群是四个孩子中的老大,在广东省的一个农村长大。她乖巧、善良,对弟弟妹妹照顾有加。虽然夫妇俩世代务农,但他们都支持立群来澳洲读大学,因为这里有他们的老家农村无法提供给立群的教育资源。


“立群的死给我们所有人带来了无法估量的痛苦。我们无法接受这是真的,”他写道,“2020年,在她的生命被残忍夺走的那一刻,我们的希望和幸福烟消云散。当警方描述立群浑身都受到重创…我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这是任何一位父亲都不愿意听到的。”他说,“她的死让我的心都碎了。立群的母亲至今无法接受我们的女儿是被谋杀的。”


这位父亲质问上天为何对他们一家“如此残忍”,他说他一直在保护另外几个孩子,不敢让他们知道姐姐遇害的真相。


他说:“她本应经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但她年轻的生命却被如此令人发指的罪行野蛮地扼杀了。”他希望杀害女儿的凶手“烂在监狱里”他补充说:“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周二,何伟杰身穿囚服,坐在轮椅上面对法庭,不时前后摇晃。他的辩护律师团队声称,他在案发时患有严重的精神障碍,希望法庭依此减刑。


法庭获悉,何伟杰在案发前数月甚至数年内一直在吸食一氧化二氮(笑气)——这种药物有时会让人进入兴奋、放松和致幻状态。在潘立群被杀害后,警方也在公寓内发现了这种药物的空“盒子”。


量刑听证会的关键在于,在潘立群死亡时,何伟杰究竟是处于药物引发的与精神病有关的精神错乱状态,还是仅仅受到最近使用的笑气影响。


检察官科奇斯(Rossi Kotsis)提交的证据显示,何伟杰曾告诉一位朋友,虽然当初是他邀请潘立群和他一起来澳留学的,但现在却“摆脱不了她了”。他还曾告诉母亲,潘“很听话”,“他说一,潘就不敢说二”,如果潘做的家务不够多,他就会“打她”。


科奇斯指出,何伟杰嫉妒心很重,“控制欲很强”。何伟杰对潘立群的其他胁迫和控制行为还包括,两人共同签署过一份“合同”,这份合同勒令潘在放假回国期间不得饮酒,不得去酒吧,不得与任何异性见面或将手机静音。任何违反合同条款的行为都将被视为“不再爱他,他不再重要,这段关系也就到此为止”。


科奇斯说,何伟杰发现潘立群还有个“干爹”(sugar daddy)后,对她非常生气。“他告诉(一位朋友)他看不起(潘女士),因为她从某个年长男人那里拿钱,他不想再见到她。”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