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一场秀,让澳洲怕了!

收藏

一场秀,让澳洲怕了!

澳洲财经见闻 澳洲财经见闻 13天前 15:27

Taylor Swift要来澳洲了,在几天后,也就是2月16日,Taylor Swift即将在墨尔本板球场开始其澳洲演唱会之行,其演唱会门票更是一票难求,演唱会的场次更是从一开始的墨尔本两场,悉尼三场,增加到墨尔本三场,悉尼四场。


听说依然是一票难求,市面上各种诈骗票的存在,也希望大家在享受生活之时,不要变成被诈骗的对象。



据Financial Review在1月3日的报道,Taylor Swift演唱会期间,墨尔本的酒店房间已经几乎达到80%的预定,比平时繁忙三倍有余。专家预测这七场演唱会更会为澳大利亚经济带来约1.4亿澳币。



而在1个月后,据最新Daily Telegraph报道,预期Taylor Swift在新州的四场演唱会,或将为新州的经济带来约1.3亿澳币。




从酒店,交通,餐饮等方面将会明显看到一个短期的增长。机票预定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超1500%,悉尼多数的CBD酒店基本已经被订满,预订率达84%,达到10多年来最高的水平。


专家也曾分析Taylor Swift是否会导致通胀的上扬,由于其对于消费的刺激而推高通货膨胀,将其称为Taylor Swift inflation或者Tourflation。


当然这种说法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因为在去年,Beyonce在瑞典的两场演唱会导致了瑞典5月分的通胀上涨,每场观众人数高达4.6万人,由于酒店爆满,很多人甚至租住在斯德哥尔摩以外的地方。


当时(2023年6月14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瑞典央行官员表示,受到Beyonce演唱会的影响,导致瑞典通胀超出预期(当期市场预期月增率0%,实际月增率0.3%),而Beyonce的演唱会贡献了其中的0.2%,换言之就是Beyonce要为其中的0.2%月增负责。



丹麦银行瑞典研究主管Phillip Anderson表示,Beyonce对瑞典的CPI影响非常明显,尤其是在住宿方面,由于瑞典近三分之一的酒店客房位于斯德哥尔摩地区,因此价格上涨对全国产生了影响。


Anderson还表示,Taylor Swift也对她演出过的城市产生出显著的经济影响。


Tourflation


那么本次Taylor Swift的演唱会是否会对澳洲的通胀产生影响呢?Tourflation又是否存在呢?


美联储2023年7月的褐皮书(全美经济形势调查报告)也曾提及,宾州费城的整体旅游业复苏放缓,但5月酒店收入颇为强劲,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斯威夫特的演唱会。


研究机构预计,斯威夫特在美国的巡演将拉动46亿美元的直接消费。



澳洲新任央行行长Michele Bullock在2月6日表示,


Taylor Swift通胀效应迫使一些支出调整,包括她自己的孩子,粉丝们已经调整了他们自己在其他方面的支出,以支付门票与相关支出,她淡化了Taylor Swift的影响。


在澳联储早些时候维持利率稳定后,人们正在决定什么对他们真的重要,什么并不是那么重要。


Bullock依然认为,货币政策最终可以对此类相关服务业产生间接影响。



笔者认为短期来说国际巨星的演唱会对于当地国家的经济影响却是是存在的,也就是说Tourflation理论上应该是存在的。


但是当演唱会结束,明星离开之后,其影响力则会消退,也就是说交通,住宿,餐饮等都会回归常态。


短期炒高的价格回归至其原本的市场价格,从中长期来说,Tourflation是不会影响到一个国家长期通胀的。


所以我们看到,去年5月后,即使在Beyonce离开瑞典后,瑞典的通胀也并未迅速下降。


这反应的是全球出现了结构性失衡的问题。我们从地理的角度观察,是中美脱钩的原因。


而从纵向观察,我们看到了是世代与世代的矛盾。无论是少子化还是老龄化,无论是青年的失业潮还是老年的退休潮,都并存在目前的社会当中。


所以无论从横向还是纵向来分析,Beyonce所导致瑞典的通胀大超预期,仅仅是一个诱因而已。我们不知道通胀会从什么地方,以什么样的方式而产生。


所以如果说一场演唱会改变了瑞典的物价,但是当下瑞典央行却保持了停止加息的节奏(当然央行还有其他考量),令瑞典央行与欧洲央行当下的升息节奏不同步。


欧洲央行有继续加息的预期,而瑞典央行却停止加息,则会导致瑞典克朗对欧元的贬值。


从而进一步引发瑞典的货币问题,如果不加息,瑞典克朗恐怕会进一步贬值(利差:利率高的国家货币通常来说升值,利率低的国家通常来说货币贬值),继而形成货币购买力贬值,从而继续进一步推高通胀(来自于笔者去年的观察)。所以说全球的结构性问题非常严重。


社会结构的变化


本次通胀出现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美脱钩。可以清晰的看到,自2008年中国对于美国的出口首次超越墨西哥后,一直是美国最大的进口国。而在2023年7月,墨西哥首次超过中国,重新成为美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国际贸易在由经济便捷转向安全稳定。



当然美国自身或者说全球西方国家也在出现一个结构性的变化。


从生产力四要素看,过去被土地(办公室,厂房的租金)与企业利润所剥削的劳动力(人工)与资本(利率)正在进行一次结构性的反扑。


我们看到美国的商业地产正在崩溃,劳动力成本在不断的攀高,美国的利率也进入了一个新的世代(过去40年的利率下行的大周期已经结束,请参考之前的文章中所提及的桥水基金报告‘回到未来’这里可以加入一个链接),劳动力与资本的反扑必然会侵蚀企业的利润。


所以我们看到在过去的两年中,美国的企业都在大幅的进行裁员,企图尽量的保住企业的利润(当然也是受益与人工智能的发展)。


我们以美国的Tyson Foods(全球最大肉类供应及生产商)为例。自2022年美联储加息开始,在活牛与牛肉馅的价格不断创高情况下,Tyson Foods的股价却出现了腰斩,企业的利润却在不断下滑。


蓝线:牛肉馅价格;黄线:活牛价格;绿线:Tyson Foods股价。


美国十年债的走势变化与美联储官方利率走势。


结语


这是一个大世代的变化,是金钱资本家(过去15年的0利率时代)与社会劳动力(长期被剥削)对于土地资本家(受益于0利率的资产荒,地产价格一路攀升)与企业家(0利率为企业提供的优越的成长环境)的一次社会资源重新分配的反扑。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